几天没更新/没有找到你看的书?通知我
查看更新回复

第二十八章

    等众人参观完郑薇绮的储物袋,已是半个时辰之后。



    迦兰城沉眠三百余年, 对于城中住民而言, 如今司空见惯的许多事物都称得上十分新鲜。秦川和孟佳期看得兴致勃勃,不时两眼放光地发问, 大致看完一遍之后意犹未尽, 又拿出几个小物件细细端详。



    “对了, ”孟佳期想起什么, 突然把手里的水粉盒搁置在一旁,抬眸与郑薇绮对视,“如果我们找到玄烨踪迹, 诸位打算怎么做?”



    郑薇绮不愧是个精明的生意人,在大事上很有眼见力和自知之明:“玄烨乃化神期魔修, 就算在多年前的一战中精疲力竭, 也绝非是任人宰割的池中之物, 以我们的实力,恐怕难以抗衡。我已用灵鸽通知师门,等候师尊回音。”



    这是认真思忖之下的权宜之策。



    他们中绝大多数人是金丹,在化神期大能前宛如蝼蚁。如今玄烨身受重伤、体力不支,充其量只是个元婴大乘的水平,但化神的牌面毕竟摆在那里, 要是硬碰硬, 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

    追捕魔族不是小事,因此郑薇绮干脆将一切告知天羡子,想必他看罢信封, 很快就会有所动作。



    郑薇绮说着顿了顿,再正色开口时,终于有了几分名门弟子的风范,不再像个成天没个正形的推销商:“如今魔君蠢蠢欲动,不知迦兰城少城主情况如何?”



    “少城主——”



    孟佳期神色微黯,欲言又止,沉默好一会儿,才低声应道:“诸位请随我来。”



    *



    孟佳期带领众人前往的,正是存放少城主身体的城主府。



    城主府称不上豪华,却足够风雅。高墙朱红、石阶流光,院落两旁的树木花草尽数枯萎,只余下枯骨般瘦削嶙峋的黑影,但放眼望去,还是能想象出数年前花木丛生、绿意幽寂的景象。



    穿过漫长的石阶,便来到府中尽头处的楼阁。孟佳期颇有仪式感地敛了神色,极快回望众人一眼后,转身轻轻推开房门。



    随着一阵吱呀响声,房屋里的灯火如流水淌到门前。



    这里是间卧室,屋子里只有简简单单的桌椅书柜和床,皆是木质,瞧不出有什么独特的地方。从极致简约整洁的布置来看,房间主人应该是个非常认真、做事利落果决之人。



    宁宁心生好奇,跟着孟佳期的脚步慢慢走进房屋。



    在那张暗红色的床上,静静躺着个人。



    男人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,如果非要形容长相,宁宁愿意称之为“霸道总裁文男主经典模板”。



    面部轮廓宛如被精心雕琢过,斜飞入鬓的剑眉下,细长凤眼紧紧闭阖,鸦黑色长睫覆盖下一片浓郁阴影。



    墨黑长发倾泻而落,毫无拘束地平展开,有几缕落在脸庞之上,衬托着毫无血色的苍白皮肤,便更显出病弱之感。



    然而他虽则沉眠不醒,却并不会让人生出颓然之感。两只眼睛的眼尾都晕染着火红色纹路,如同一笔浓墨重彩的小钩,微微向上翘起,平添几分张扬冷戾的侵略性。



    让人忍不住去想,要是这双眼睛睁开,究竟会是怎样的景象。



    “少城主名唤‘江肆’。”



    孟佳期怅然道:“他在百年前的大战中耗尽灵力,加之受到玄烨与长老的合击,一直不曾醒来。万幸长老们在离开之前没对他下手,不然……”



    郑薇绮好奇:“看他眼尾的红,少城主莫非是凤族?”



    孟佳期点头:“正是。”



    与寻常精怪不同,龙凤两族属于当之无愧的妖中贵族,不但行踪罕见、数量稀少,力量也是天生一等一的强。



    更不用说这位少城主是数年难得一见的妖修天才,实力就更为惊人。



    “当年城主病重,城里的大小事务都是由少城主经手解决。他天资聪颖,身旁又有一位多年的长老辅佐,将迦兰城治理得井井有条。”



    孟佳期看着男人棱角分明的面庞,不知为何,眼底闪过一丝戾色:“谁能想到,即便是那位陪着他长大的长老,也在日后毫不犹豫地背叛了他……甚至不惜欺骗全城百姓,也要协助玄烨恢复实力。”



    她说着不由得冷笑一声,语气里满带着憎恶:“那群井底之蛙的老古董还以为自己能得到魔君的庇护,在日后享受荣华富贵。殊不知自仙魔大战后,魔族的境遇如同过街老鼠——不,连‘魔’这个族类都销声匿迹了。”



    她的反应有些过于激烈,郑薇绮心直口快,略一怔愣后开口:“孟姑娘与那位长老,可是有什么过节?”



    房间里短暂地沉默了一阵。



    最后还是由变成了兔子模样、被孟佳期抱在怀里的秦川弱弱出声,耳朵软绵绵耷拉下来:“那位长老……是期姐的爹。”



    竟然还有这层关系。



    宁宁微微一愣,心里很快便明白过来,正是因为这个理由,所以当初孟佳期才会对长老们那样信任,在听闻真相后亦是面如死灰,消沉了很久。



    被亲生父亲欺骗背叛,还成了召之即来的工具,这种感觉实在不怎么好受。



    眼看气氛有些尴尬,孟佳期别开视线,语气僵硬地转移话题:“少城主看上去性子冷淡,但其实为迦兰城奉献良多。然而如今我们非但没帮他,还助纣为虐,滋长了玄烨的势力……实在惭愧。”



    “魔族早就销声匿迹,等玄虚剑派的人赶来,想必不会再出岔子。”



    贺知洲双手环抱在胸前,拧眉自言自语道:“但玄烨他会藏在哪儿呢?”



    这是最为不可思议的地方。



    按理来说,湖底的迦兰城城区不大,就算展开地毯式搜查,也不至于次次无功而返。



    可玄烨仿佛当真没了踪迹,不管怎么找,都寻不到他的半点影子。



    由于和主线剧情毫不相关,宁宁曾经对仙魔大战的背景故事没什么兴趣,直到之前在客房里,才从大师姐口中得知了一些信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