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天没更新/没有找到你看的书?通知我
查看更新回复

第二十七章

    孟佳期好委屈。



    在长老们给出的计划里,身为狐狸的她自带撩人属性, 于真相与谎言之间来回游走, 将这群臭剑修自始至终蒙在鼓中。



    可此时此刻见到秦川,她才后知后觉地明白, 原来自己才是被耍得团团转的那个, 一个人在嘻嘻哈哈演独角戏。



    ——你们这群人很闲吗?啊?堂堂正正打一架不好吗?!



    虽然她也打不过就是了。



    孟佳期与秦川哭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, 差点把原本寂静的长街变成一家动物养殖场, 分分钟就能奏响一出鬼哭神嚎版本的《梦中的葬礼》。



    奈何郑薇绮这女人丝毫不懂怜香惜玉,还没等吭哧吭哧的哭声停下,便火急火燎地上前问道:“孟姑娘, 你说城中妖物只取精元不碰魂魄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

    “什么‘怎么回事’。”



    孟佳期从宁宁手里把兔子接过来, 眼睛里的泪水汇聚成两块摇摇晃晃的荷包蛋:“我还想问你们怎么回事呢!精元被夺走之后, 顶多会身体虚弱四肢无力, 在床上休息几日便无大碍,哪里有你们说的那样严重?”



    郑薇绮颔首凝神,极快地与宁宁对视一眼。



    “可……附近城中的住民并非只是被夺了精元。”



    贺知洲挠挠头,有些想不明白:“你不知道吗?许多人的魂魄被拿走大半,变成了只会一味攻击、不懂沟通思考的活尸——第一次见面时,这兔子不就是在模仿那些人的模样么?”



    不知为何, 听见“魂魄”二字, 孟佳期与兔子的表情皆是一凛。



    “是长老们要我那样做的。”



    秦川缩在孟佳期怀里,两只毛茸茸的长耳朵晃啊晃,说话时三瓣嘴打开一个小小的缝隙, 鼻尖也跟着在动:“他们说外面生了场瘟疫,几乎所有染病的人都是那种模样。只要我演得凶一点、两只眼睛死气沉沉一点,就能很容易把你们吓到。”



    兔子顿了顿,有些委屈地解释:“长老禁止我们与外人接触,更不许我们前往城区,只能在郊外收集精元。所以迦兰城外到底是什么模样,我们一概不知道。”



    郑薇绮愣了愣:“长老?”



    她细细想了会儿,语气终于平和许多:“看来我们彼此之间存了不少误会,还需一一理清。二位可否告诉我们,百年前的迦兰城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


    四周静谧至极,没有风。



    因此这片短暂的沉默便显得尤为漫长,仿佛整个迦兰城都被嵌入一幅静止不动的水墨画,只有头顶上的粼粼水波潋滟荡漾,昭示着时间仍在缓缓流淌。



    孟佳期怯怯看他们一眼,抱紧了手里的兔子:“你们有所不知,吸取魂魄并非我们妖物的法子……只有剑走偏锋的魔族邪修,才会通过炼魂来增进修为。”



    “魔?”



    郑薇绮拧眉:“我听闻自仙魔大战以后,魔族便尽数销声匿迹,再无踪影。”



    “外界或许是这样,可我们迦兰城陷入湖底,是在仙魔大战之前。”



    孟佳期似是有些畏惧,薄唇轻轻一颤:“如果有魔修与我们一同被困在湖底……不就恰好避开了那场大战么?”



    众人皆是目光一震。



    宁宁是最为惊讶的。



    孟佳期在说什么?剧情里怎么会突然蹦出来一个魔修?这和原著里毫无悬念的打怪升级……完全不一样啊!



    上次在古木林海里遇见魔化龙血树时也是这样,明明裴寂遭遇了那样九死一生的境遇,剧情却压根一字未提。



    至于孟佳期口中与迦兰城一同沉入湖底的魔修——



    似乎只要一涉及到“魔”,原著就通通略过了。



    这是为什么?



    她想得头昏脑胀,耳边继续传来孟佳期的声音:“三百年前,魔族正是势力大盛的时候。魔修之中强者辈出,其中七位魔君更是邪道大能,不但性情暴戾,修行方式也一个比一个古怪——其中一位名唤‘玄烨’,便是靠吞噬人魂妖魄,将其转化为自身灵力。”



    宁宁听得更懵了。



    不是说魔族都死翘翘了?这设定是从哪里跑出来的?



    “玄烨已入化神期,修为越强,对于魂魄的要求也就越高。以往只需无休止地屠戮凡人便可,迈入化神大境后,普通人魂带来的灵气无异于沧海一粟,他便把心思打在了其他高阶修士,以及……妖修身上。”



    “妖修?”



    贺知洲似乎明白了什么:“迦兰城恰好是妖修聚居之地啊!”



    孟佳期点头:“不错。当年玄烨找上少城主,试图以魔君之位作为筹码,说服少城主助他布下噬魂阵,在大凶之日屠尽城中住民,炼成怨气深重的血魄。由此一来,他的修为便可一日千里,难逢敌手。”



    郑薇绮道:“既然你们收集精元是为了少城主,那他定然是拒绝了。”



    直至此刻,孟佳期嘴角才终于露出一抹极其浅淡的笑,似是疲惫,又像是倾佩与欣慰:“正是。诸位有所不知,三百年前魔族横行,魔君之位高不可攀,无数人与妖争相抢夺,少城主能为了迦兰城拒绝他,已是难得。”



    她顿了顿,眼底浮现起一丝哀戚之色:“玄烨眼看好言相劝不得结果,便起了强行攻城的心思。他实力强横,而迦兰城向来以商贸为重,城中高手寥寥无几,只有少城主与几位长老尚有一战之力。”



    这样想来,迦兰城的覆灭是难以避免的事情。



    郑薇绮思忖良久,握紧剑柄愤然道:“这也太嚣张了!正派仙门难道就没一个能帮得上忙?”



    “那时处处水深火热,仙门早就忙得焦头烂额,加之玄烨攻城只用了半个时辰不到,哪会有人前来帮忙。”



    孟佳期摇头:“为尽快击溃迦兰,玄烨利用水龙术大肆攻城,少城主与长老们在城门上布阵抵抗,却不成想——”



    她下意识咬住唇,深吸一口气:“少城主灵力不支,阵法骤破。他用仅存气力建造出头顶的那面屏障,迦兰城民被两股彼此抗衡的灵力冲撞波及,一时失去意识;玄烨在斗法中身受重创,应该亦被困于湖底之中,至今不见踪影。”



    这一番话下来,像是讲了个极为古老的故事。



    宁宁听罢心下一动,低声道:“于是现今城中妖族渐渐苏醒,为报答少城主恩情,便听从长老们的安排,去为他收集精元。”



    她说着笑了笑:“孟姑娘,长老们让你收集精元,用的是怎样的法子?”



    孟佳期还停在对她的阴影里没走出来,闻言轻轻地颤抖一下,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缩了缩瞳孔。



    “是用这个。”



    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根血色红绳,一旁的郑薇绮脱口而出:“锁灵绳!这是邪修才会随身随带的玩意儿,那群老古董怎么会得到?”



    “这不是还有个漏了网的魔君吗?”



    宁宁眸底微沉,语气仍是淡淡地带了笑:“孟姑娘讲的故事,其实有两个很值得推敲的地方。”



    裴寂看她一眼,又懒洋洋垂下眼睫。



    “其一,既然少城主拥有重创玄烨的实力,为什么守城的阵法会突然失效?只可能是除他之外的其他人出了岔子,少城主自知无法再支撑阵法,这才奋力一搏,全力攻向玄烨。”



    “其二,玄烨身为堂堂魔君,要想攻城,定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,怎会不做任何准备地孤身前来?既然帮手不在他身边,那只可能——”



    宁宁抬眼笑笑,漆黑眼瞳中如坠星辰,看得孟佳期微微愣住:“藏在迦兰城中。”



    孟佳期听得头皮发麻,怀里的兔子更是双眼茫然,满脸都是不敢置信。

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是从长老那里听来这件事的始末,那他们就有充分的时间编造谎言。不难看出,真正的故事剧情应该是这样。”



    宁宁说:“玄烨诱导少城主不成,便将主意打在了长老们身上。孟姑娘之前说过,魔族在当年盛极一时,很少有谁会拒绝魔君的庇护与馈赠,在魔族享受荣华富贵,总好过在一座小城里劳心劳力。无论过程怎样,他们都答应了下来。”



    屏障散发着幽幽冷光,如同一块硕大的莹白美玉,为整座城市笼罩上一层与死亡无异的冷色调。



    孟佳期暗自攥紧裙边,心底森然。



    而宁宁还在继续说。



    “少城主一定不会想到,他为了这座城舍弃前程乃至性命,身边最信任的几位长辈却尽数背叛。当城门阵法做成,他们或许群起而攻之,或许同时放弃布阵——不管怎样,他都能很快明白自己的境遇,于是干脆放弃阵法,赌上毕生修为与玄烨决一死战。”



    “所以说,长老们这次哄骗迦兰城民的目的,不是想要唤醒少城主,而是……”



    郑薇绮吸了口冷气,音量不自觉更大:“为了玄烨!”



    贺知洲啧啧叹气:“少城主既然知道了他们的异心,从那以后就成了敌人,那帮二五仔怎么可能助他醒来——这样一想,他还真是有点惨。”



    确实挺惨。



    醒着的时候拼尽全力只为护住城中妖族的性命,却被自己人背后捅了刀子;沉睡之后也逃不开惨遭利用的命运,成了明面上的傀儡,其实好处全给了势不两立的敌人。



    可怜城中的妖们被耍得团团转,冒着被正道修士发现的危险外出收集精元,却沦为杀人的帮凶,为仇敌做了嫁衣。



    孟佳期听罢,已是脸色惨白如纸,半晌说不出一句话。



    郑薇绮见她这般模样,少有地放柔了声线,用安慰的语气低声道:“孟姑娘,此事事关重大,不如你带我们找到长老,让我等与之当面对质。如何?”



    孟佳期眼底血丝上涌,闪过一缕沁了猩红的恨意,咬着牙重重点头。



    *



    长老所在的星机阁人去楼空。



    他们在当年的大战中同样受到灵气波及,加之少城主很可能也对他们下了杀手,听孟佳期的描述,状态虚弱得跟半只脚入土的老人差不多。因此才会设下阵法,试图以卧底之计除掉玄虚派一行人,而非正面解决。



    如今想必是不知从哪儿得到消息,知晓谎言被戳穿后,便毫不犹豫地逃离了此地。



    星机阁保留着数百年前的建筑风格,雕有龙凤图案的木窗被长明灯照成浅浅的朱砂红,纱幔低垂,静默无言。



    袅袅白烟自香炉升腾而上,如同女人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,一点点拂过窗台、轻纱与银丝织就的帐缦,香气无影无形,随白气一起蔓延至房屋的各个角落。



    宁宁奔波许久,好不容易能坐下来好好休息。一边兴致寥寥地打量着周遭建筑,一边听郑薇绮问:“他们会不会已经离开迦兰城,逃去了岸上?”



    孟佳期摇头:“姑娘有所不知,从屏障外进入迦兰城轻而易举,但若是进来后再想出去,便不得不花费极大的灵力。以他们的状态,应该没办法离开此地。”



    “所以那群老大爷最可能去的地方,”贺知洲来了兴致,腰间长剑发出一声嗡鸣,“应该就是那什么魔君的老巢——咱们是不是也有机会屠魔了?”



    “现如今尚不知晓玄烨的所在,我会告知城中已醒的妖族真相,拜托他们寻找玄烨与长老踪迹。”



    孟佳期喟叹一声,似是已在今日耗尽了毕生的力气:“诸位不如在城中歇息一段时日,也好治治身上的伤。”



    郑薇绮笑呵呵地应声,视线穿过窗户,直勾勾看着街边林立的店铺,又拿出了那个记录灵感的小本本。



    裴寂蹙眉把玩着剑柄,似乎有些不耐烦,就差直接来一句:怎么还不打?



    ……说的就是你们两个啊喂!



    *



    于是一行人在城中歇了下来。



    迦兰城里的妖族们在水中沉睡百年,醒来后也很少与外界接触,因此个个都憨厚朴实得过分,像是刚从某个儿童动画片里穿越过来。



    宁宁被几个热情的小姑娘带着选了身新衣服,又舒舒服服泡了个热水澡,思来想去,总觉得心烦意乱。



    自从来到这个世界,她便笃信了一切都是书中内容,没想到先是出了贺知洲那样一个大意外,如今的剧情还跑得没了边,在崩坏的道路上一路狂奔。



    这实在不是多么愉快的体验。



    现在看来,以后究竟要不要继续信任原著和系统……也是个大问题。



    宁宁洗完了澡闲得无聊,又因为心里翻来覆去的思绪没办法专心,只得放弃继续思考,打算到街道上散心。



    众人都住在城主府的客房,彼此之间只有一墙之隔。她刚推开门,便感到一阵剑风。



    是裴寂在练剑。



    他换了身新衣服,仍然是与夜色无异的黑。少年人黑衣黑发,剑光却是雪浪般纯净的雪白,映照在他棱角分明的侧脸时,照亮冷白色皮肤。



    周围无风亦无声,只有屏障之上白茫茫的莹光缕缕坠落,让人想起破碎的浪蕊浮花,如月色般倾泻而下,又被他锋利的长剑斩断成零星几点。



    宁宁很认真地想,或许裴寂之所以喜欢穿黑衣,就是因为黑色浓郁,不会让他满身的血看上去十分明显。



    听见她房门打开的吱呀声,裴寂停了动作,垂眸转身。



    宁宁很少与裴寂单独接触过。



    他们之间总是隔着层透明的薄膜,彼此礼貌却有些生疏。



    本来么,她秉持着恶毒女配的自我修养,一直刻意与男主拉开距离,但现在被系统狠狠诓了几遭——



    这原著本身就先天畸形后天发育不良,似乎也没什么理由来管她。



    她正要开口,没想到裴寂居然抢先出声:“师姐。”



    宁宁笑了笑,脸颊上隐隐显出两个浅浅的梨窝:“这么晚了,你还在练剑啊?”



    裴寂:“嗯。”



    这句话说完,便不知道应该怎样接下去。



    他儿时成天被娘亲关在家里的地窖,几乎与外界完全隔绝。后来长大拜入玄虚派,又因为魔族血统的关系受到排挤,连愿意与之接近的人都寥寥无几,更不用说所谓的“交朋友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