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天没更新/没有找到你看的书?通知我
查看更新回复

第二十七章




    对于裴寂来说,比起聊天,在九死一生中越级打怪要更加容易一些。



    他不禁心底一阵烦闷。



    烦他自己。



    “裴小寂别放弃啊!”



    承影在他心里惊声尖叫:“来来来,我给你支招!你就说那个、那个——师姐,我们来比剑吧!”



    这是把同样母胎单身的剑。



    就它这水平,估计也基本告别脱单了。



    “你没有和郑师姐一起去疗伤吗?”



    宁宁带了点好奇地朝他靠了一步,瞥见裴寂脸庞与脖颈上的血痕。她不知想起什么,皱了皱眉:“真奇怪,为什么我每次见到你,你都浑身是伤?”



    ——明明在她看的那本里,身为男主角的裴寂一路顺风顺水,连磕磕绊绊都很少有过,结果这几回却次次成了血人,惨得不忍直视。



    “小伤,不碍事。”



    他答得毫不犹豫,脑子里的承影唉声叹气:“错了错了,你应该做出很难受的模样,从而搏得她的一些关注。这么倔,干脆一辈子一个人得了。”



    它说得越来越起劲,一边说一边嘿嘿哈哈笑:“听我说啊,你就突然捂着胸口半跪在地,努力挤出几滴眼泪,然后声音一定要轻轻颤,可怜巴巴地告诉她:师姐,寂寂疼。嘿嘿嘿!宁宁一定会心软地红了眼眶,一把将你抱起来带入房中,然后你再略施小计嗯嗯啊啊这样那样,嘿嘿嘿!”



    裴寂:……



    “你受了伤,是不是从来不擦药的?”



    宁宁站在门边,朝屋子里望了望,白皙的脸庞被烛火染上几缕绯红色泽,微微扬起的嘴角旁,梨窝如同盛满桃花的盈盈春水。



    然后她又转过头来,指了指自己的右脸:“你这儿在流血。我房间里有伤药,想来用一用吗?”



    承影彻底疯掉,一代巅峰神剑沦为疯癫神经病剑:“用用用!快说你可以你想要!裴寂你要是拒绝,我就每天晚上给你念金刚经和大悲咒,每天早上为你深情朗诵《我和真霄剑尊的365天》!”



    裴寂被它吵闹得不胜其烦,刚要皱起眉,瞥见烛火下小姑娘清丽柔和的笑脸,恼意便不知怎地倏然消散了。



    他说不清此时此刻的自己究竟是个什么心情,抿着唇沉默半晌,用了很小的声音回答:“……多谢师姐。”



    客房的布置大致相同,踏进宁宁房间时,裴寂闻见一股淡淡的树叶香气。



    他们俩都洗了澡,身上难免沾了来自迦兰城中相同的气息,这是种很奇妙的感觉,仿佛树香连着树香,将两人之间的隔阂浑然消弭了。



    裴寂心底的烦闷悄悄散去,低着头不去张望。



    女子闺房不宜直视,这一点他总归是明白的。



    “你在椅子上坐好,别动啊。”



    宁宁用手帕轻轻点在他脸颊,拭去伤口再度裂开后渗出的血迹。



    她的动作小心翼翼,即便力道很轻,裴寂也还是能透过那层薄薄的手帕,感受到少女圆润指尖上温和的触感。

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,其实早已屏住呼吸。



    ……她说来用药,却从没说过,是她替他擦药。



    “你之前诈孟佳期的时候好凶。”



    宁宁的语气里带了笑:“我要是她,一定也会被吓到。”



    承影嘶了一声:“我早就告诉过你,要温柔一点!”



    裴寂自嘲笑笑,眼底阴翳更浓,漫不经心地应声:“师姐,我那不是诈她。”



    他的性格本来就很糟糕,从来不讨人喜欢。



    承影:完了。



    完了完了完了!这臭小子到底会不会聊天?真是句句都把话题往死路上引啊!你还是回答“嗯嗯啊啊”吧求求了!



    它满心忐忑,无比绝望地看一眼宁宁。



    哪知小姑娘非但没生气,反而噗嗤笑出声来,杏眼弯成小小的月牙形状:“是吗?那很好啊。”



    承影噤了声。



    宁宁一边说,一边往手指沾了药膏,抬起眼睛看向他脸上的划伤。



    他很少与谁有过这么近距离的接触,当女孩柔软的指尖落在脸颊,让裴寂无端想起夏天暖洋洋的风。



    宁宁的手指温暖绵软,而药膏又是清清凉凉,被她轻轻地上下涂抹时,牵引了微不足道的些许刺痛,仿佛有一丝丝微小的电流在血脉之间流淌。



    ……真奇怪。



    裴寂喉头微动,偏过视线不看她。



    他听见宁宁说:“每个人的性格都不一样嘛。你如果真像话本里批量生产的大侠那样清风霁月、正气凛然,反而不那么真实了。现在这样就很好啊,有血有肉的,挺可爱。”



    这是她的真心话。



    原著里的他宛如一个惩奸除恶、闯关打boss的工具人,全篇见不到什么喜怒哀乐,简直是一座移动的装逼大冰山,还是贼龙傲天的那种。



    现在的裴寂有点惨,有点小傲娇小毒舌,跟个刺头似的,相比起之前那个,实在可爱到不行。



    承影闻言,久违地安静了好一会儿。



    再开口时,带了点老娘嫁女时的淡淡哭腔:“裴小寂。”



    裴寂在心底“唔”了一声。



    “我如果是你,就在这一瞬间爱上她了。谁能不喜欢宁宁呢?”



    承影凄凄惨惨戚戚:“你知不知道,我恨你像块石头一样。”



    裴寂没理它。



    裴寂脸上满打满算不过几道小伤,宁宁擦完了药心满意足,正要唠叨几句,忽然听见屋外院子里的一阵谈话声。



    她透过窗户向外望去,见到打头走在最前面的郑薇绮,以及叽叽喳喳的贺知洲、孟佳期与秦川。



    贺知洲望见了她,当即咧嘴笑起来:“你们俩还秉烛夜谈呢?快出来快出来,郑师姐储物袋里有好多有趣的小玩意!”



    宁宁也笑:“知道啦——!”



    她说罢便起身准备出门,瞥见裴寂一动不动,于是又低头停下脚步。



    少女的青丝被长明灯光打湿,烛火攀爬上白皙脸颊与乌黑瞳仁,宁宁朝他勾勾手指,声音轻快得像一只猫:“来呀。”



    他坐在烛火昏黄的房屋里,窗外树木的倒影直直落下,覆盖一层浓郁阴翳。



    而宁宁站在长明灯底下,仿佛汇聚了世间所有朦胧却明丽的亮色,笑意盈盈地向他勾了勾手。



    嗓子里前所未有地干涩,裴寂近乎于无措地眨眨眼睛,低低回应她:“嗯。”



    *



    “这个呢,叫花香口脂。和以往的口脂截然不同,无毒无害,甚至可以吃,绝对居家旅行必备良品,买到就是赚到。”



    郑薇绮口若悬河,说得两个妖族两眼放光:“还有这个!秘银簪。簪子里藏了根剧毒的针,戴上它,你既可以是风情万种的祸国妖姬,也可以是游走在黑暗边缘的蛇蝎美人,怎么样,有没有心动!”



    她讲得停不下来,猝不及防听见秦川的雄浑中年男音:“这是什么?”



    郑薇绮笑着扭头。



    笑容陡然凝固。



    她之前胡乱塞给了他们一大堆东西,这会儿秦川左翻翻右看看,从里面挑出了一本拥有鹅黄色封面的书。



    封面上赫然是一串大字:《我和真霄剑尊的365天》。



    秦川已经翻开开始看了。



    还用了非常标准的、充满童心的播音腔念:



    [真霄奋力一顶,长龙陡入三寸。运劲收放自如间,前突后进,左勾右移,有如疾风骤雨,玉蕊飘摇不定,似雨打风吹去。]



    宁宁:!!!



    师姐!这是本什么书!!!



    郑薇绮听得头皮发麻、颅骨升天,赶忙上前几步,试图从他手里夺过那本书。



    奈何秦川人高马大,轻轻一抬手,就把书举到了她够不到的地方。



    “期姐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

    他觉得这些言语生涩拗口,加上人族的字认识不多,于是带了点好奇地翻到另一页。



    [真霄狠狠用力,仿佛要把她揉进自己骨血。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这个女人面前溃不成军,双眼猩红地低喃:“肯认错了吗,嗯?你这里欠我的,用什么来还?嗯?”]



    宁宁快被那个“嗯”洗脑了。



    这不是言情男主,他就是个不停嗯嗯嗯的电动马达。



    “完了完了。”



    孟佳期浑身僵硬,压低声音:“秦川他在沉睡前只是个七八岁大小的孩子,没想到一醒来就成了这副模样——他还只是个孩子,你们千万别带坏他啊!”



    原来这是名侦探柯南的镜像版本,身体变老了,头脑还是一样。



    ——这也太惨了吧!难怪他的言行举止总是看上去怪怪的!



    郑薇绮不愧是带货达人,硬着头皮上去解释:“这、这是在练剑呢!我们不是剑修吗?你看那个‘长龙’,便是真霄剑尊的剑名。”



    危,真霄剑尊,危。



    那是被他知道,自己心爱的宝剑被叫成“长龙”,师姐你就没了啊师姐!



    “对对对!”



    贺知洲信口胡诌第一流:“这两人在风雨中练剑,把花蕊都尽数斩落。你看那‘前突后进’,正是玄虚剑派的一种剑招,名唤、名唤——”



    宁宁顺势接话:“名唤‘雨打风吹剑法’。”



    秦川点点头。



    复而又翻一页,朗声念道:



    [真霄气急,竟从身后抽出几条粗如儿臂的深褐长须,将她绑缚得动弹不得。



    长须纷然,根根入肉。长龙进出之间碾辗反复,痛乐齐驱,身侧端的是莺声啼啼,花蜜四溢。]



    现场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。



    宁宁目瞪口呆,在心里为真霄剑尊悄悄点一柱香。



    ——救命啊!为什么连道具都用上啦!还有那个“莺声啼啼、花蜜四溢”……



    这个作者已经不是“鬼才”能形容的级别了,她就是个鬼啊!



    郑薇绮努力保持着表情管理,柔声解释:“这个呢,是说真霄剑尊被八爪鱼附身,竟从身后长出触须,将女主人公绑起来后这样那样……”



    可恶。



    她真的编不下去了啊啊啊!



    “将女主人公绑起来后!用触须和长剑一起捅进她小腹里!”



    贺知洲赶紧抢白,加大音量斩钉截铁:“为什么说痛乐齐驱?痛的是钻心之痛,乐的是能死在心爱之人手里。你看后面那莺声啼啼,其实是一个可怜女人临死前的幻觉啊!”



    秦川恍然大悟:“原来是这样!”



    难以想象,在他心里的真霄剑尊是个什么样子。



    长着粗如儿臂的触须,拿着把叫做“长龙”的剑,最大爱好是用剑捅自己心爱的女人。



    恐怖,究极无敌之恐怖。



    秦川在神志上毕竟是个小孩,稀奇一阵后便把黄色封皮的书丢在一边,转而翻看怀里的其它物件。



    宁宁暗暗松了口气,忽然听见身旁的裴寂低声道:“师姐,那雨打风吹剑法,为何我从未听闻过?”



    宁宁愣了愣。



    对了。



    裴寂从小跟虐待成瘾的老妈长大,基本不和其他人接触,每天接触的东西,除了打骂还是打骂。后来来到玄虚派,也不会有人教给他这方面的东西——



    男主,你怎么了男主?



    你的邪魅狂狷和冷若冰霜呢?你怎么成了只小学鸡……不,一个鸡蛋壳啊男主?



    一旁的贺知洲满脸惊恐地看着他,如同在看来到仙侠世界进行友好和平交流的外星人。



    宁宁忍着耳根上不断升温的热度,板着脸回答:“是吗?可能你入门比较晚,没机会接触。其实那也不是什么厉害的招式,无论会不会都影响不大。”



    裴寂极少主动找人搭话,此时得了回应,便多了几分信心,连言语之间都含了点微不可查的笑意,沉声继续道:“那我回去之后向师尊请教一番。等学有所成,再来与师姐切磋。”



    郑薇绮的表情已经无法用阳间的言语来形容,老脸一红,欲言又止。



    宁宁勉强扯出一个笑:“有、有缘……有缘再切磋吧。”

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我终于考完了t t少城主和boss战下一章应该就来了hhh



    以后每天固定晚上12点更新,我会努力爆肝的!大家晚安!



    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:樱笙 1个;



    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小宇、yvette、予禾、糖夜、黑贞强无敌 1个;



    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西原 78瓶;阿哟哟 30瓶;响不辞声、sakura 20瓶;若愚 15瓶;我没有我不是 13瓶;33540096、沐木、41225101、麦艾斯、樱笙、我家斑最帅、天天要天天开心、eva小可爱 10瓶;虬髯 7瓶;温嫮、一只喵、杲杲是个主角控、静影沉璧、有哦、可可爱爱、大魔王爱丽丝 5瓶;西柚 4瓶;口腔溃疡好难受、不吃鱼的星星、南风、abcde、暖阳以南浅眠未安、fy9945 3瓶;38115413、雎鸠炒荇菜、花花世界迷人眼、hess、z、钻出书的小可爱、今天多吃几碗、零、卡卡呀~ 2瓶;tuzi123、38308797、觅海、墨小叶、嫆榕絨、王三岁的五岁、幼.稚园小梦、寒筱、轻心 1瓶;

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感谢在2020-06-25 16:12:31~2020-06-27 01:07: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

    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:樱笙 1个;



    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小宇、yvette、予禾、糖夜、黑贞强无敌 1个;



    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西原 78瓶;阿哟哟 30瓶;响不辞声、sakura 20瓶;若愚 15瓶;我没有我不是 13瓶;eva小可爱、33540096、沐木、41225101、麦艾斯、樱笙、我家斑最帅、天天要天天开心 10瓶;虬髯 7瓶;有哦、可可爱爱、大魔王爱丽丝、温嫮、一只喵、杲杲是个主角控、静影沉璧 5瓶;西柚 4瓶;暖阳以南浅眠未安、fy9945、口腔溃疡好难受、不吃鱼的星星、南风、abcde 3瓶;38115413、雎鸠炒荇菜、花花世界迷人眼、hess、z、钻出书的小可爱、今天多吃几碗、零、卡卡呀~ 2瓶;幼.稚园小梦、寒筱、轻心、tuzi123、38308797、觅海、墨小叶、嫆榕絨、王三岁的五岁 1瓶;

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