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天没更新/没有找到你看的书?通知我
查看更新回复

第一章

    远山还未将夕阳吞噬殆尽,冷月如霜便已悬在梢头。暮色将倾未倾,黑云裹挟着绯色薄霞,好似晕开的点点墨团,逐渐把宣纸浸透。



    残阳洒下的血光漫天遍地,染红房檐下的斑驳白墙,以及墙边少女精致的侧颜。



    宁宁孑然立于一处低矮房屋之前,迟疑半晌,用极其轻微的语调低低道了声:“那我……进去了。”



    没有人对此做出回应。



    包括她脑子里那个说完任务就装死消失的系统。



    行吧。



    宁宁在瑟瑟夜风里拢了拢衣襟,接而伸出手去,掌心轻按在虚掩着的褐色房门上。



    之所以会走到今天这一步,前因后果对于她来说,完全是个意外。



    毕竟穿进曾经看过的里这种事儿,无论如何都称不上是“意料之中”。



    那本名叫《剑破苍穹》,单从这四个朴实无华的汉字里,就能让人感到一股单纯不做作的爽文气质,并且爽得高调,爽得毫不掩饰。



    而它的行文与剧情也恰恰照应了这个题目,如果要给此书取个副标题,和茴香豆的“茴”一样,大概有四种写法:



    其一,《转生剑仙会梦见本命剑吗》。



    全文男主裴寂为上古剑道大能转世,仙剑入体、潜能非凡。



    虽然没有了身为剑尊的记忆,但还是凭借这个无比粗壮的金手指一路开挂,终成当世剑修第一人,羽化成仙。



    其二,《千年孤独》。



    但众所周知,为了方便打脸逆袭,爽文主角在前期往往是怎么惨怎么来,什么出身贫苦修为尽失沦为替身,这本书也不例外。



    裴寂为魔修与凡妇之子,他那堪比人间播种机的老爹一夜春.宵后便不见踪影,直到全书结局都没出现过。



    生下所谓的“贱种”后,裴寂生母自然不会多么待见这个毁了自己清誉的小孩,于是常常将他当成魔修的替代品,施以各种责罚与虐待。



    这种畸形的童年直接导致了男主孤僻冷漠、阴鸷恣睢的性格,后来即便离开母亲拜入剑派,也始终独来独往,没什么朋友。



    其三,《后宫成员们想让我告白:天才的不恋爱头脑战》。



    裴寂是匹独狼,但这并不妨碍书里百分之九十九的女性角色都对他颇有好感。



    据说男主长相俊美非凡,无论是清冷出尘的剑宗大师姐,还是娇俏妩媚的魔道妖女,见了他的脸都会“不自觉脸颊一红、心跳加速”。



    究竟因为他是个自带温度的火炉,还是那些女性角色都患有不同程度的心脏疾病,这个问题宁宁不得而知。



    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裴寂亲手把所有桃花碾得稀碎,在结局时忘却尘缘独自飞升,那叫一个我很高贵,你们不配。



    拽上天了都。



    其四,《工具人x的献身》。



    这是个无比悲伤且沉重的话题。



    宁宁只想抹一把心头纵横的老泪,说了这么多,终于来到属于她的快乐老家。



    按照爽文套路,总会有无数龙套工具人上窜下跳,有的给主角送机缘兵器,有的指点他剑法精进,而宁宁属于第三种角色。



    不断作妖的恶毒女配。



    原主也叫宁宁,是门派长老天羡子的亲传弟子,由于出生在富贾之家,从小被家里人娇养长大,逐渐养成了唯我独尊的坏脾气。



    如今皇朝盛世,武、道、儒、修仙之术百舸争流,宁宁拜入的玄虚派,就是其中的剑道第一大宗。



    她天资卓绝,在收徒大会上被天羡子一眼相中,认作亲传弟子。这位师尊实力高深却独来独往,算上宁宁,亲传也不过寥寥四人。



    原主一路顺风顺水,在师门受尽宠爱,却不想在今天陡然生了变故。



    玄虚派每年惊春之日都会举行一次大比,供弟子之间相互切磋技艺。原主心高气傲,全然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,没成想,恰好被分到了裴寂作为对手。



    裴寂血脉不纯,剑意被魔气压制大半,因此在当年入山测试时表现平平,被分配做了外门弟子。



    但主角毕竟是主角,一时的落魄只是打脸逆袭的前奏,通过不断修习,裴寂渐渐学会了收敛魔气,展现出无比凌厉的剑意。这个秘密无人知晓,只有他自己能感受到身体的变化,等待着有朝一日扮猪吃虎。



    原主就是那头老虎。



    太惨了,真的太惨了。



    如果她全力一战,理应是不会输的。



    但那姑娘看不上一个普普通通的外门弟子,只用了五成左右的力道,等察觉对手实力不俗,已经陷入了难以招架的死局。



    输给他,小姑娘直接炸了。



    宁宁就是在这时候穿过来的。



    按照剧情,她要一步步走好恶毒女配的老路,不仅得在男主身边持续作死,还必须厚着脸皮折腾身边其他角色,一直到故事大结局的时候。



    这作死的第一步,就是在比试结束后前往裴寂住处,当面羞辱他。



    把她带来这儿的系统是这么说的:“你想想,这就类似于你是全班第三,结果期末考试被倒数第三给反超了,你说气不气,想不想报复?”



    宁宁没试过。



    宁宁常年稳居年级第一。



    而且她从小到大连脏话都没怎么讲过,更别提欺负人了。



    “你不用有太大的负罪感。”



    系统安慰她:“反派也是剧情里必要的一环啊!你想想,如果你不欺负男主,他就不会为了超过你拼命修炼;不拼命修炼,他的修为就不可能一日千里;以他那性格,修为提不上去,哪儿能在修真界苟命啊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翘辫子了。”



    最后还加重语气,一槌定音:“天之骄子啊!全文男主啊!就因为你不肯欺负他而陨落了,你怎么忍心!”



    简直歪理邪说。



    然而宁宁很没出息地被它说服了,她觉得自己就是个立场不坚定的小垃圾。



    毕竟按照剧情,原主的作死行为不仅不会给男主带去任何实质性伤害,还能让他阴差阳错得到各种机缘宝器。



    反倒是她自食恶果,每次都狼狈得下不了台。



    以至于当初看原著时,只要女配一开始作妖,宁宁就会不由自主地想:好,男主又可以装逼打脸了。



    见她态度有所缓和,系统继续道:“最重要的是,等任务结束,我自会助你假死脱身,在这个世界开始新生活——上辈子那么轻易地死去,你很不甘心吧?”



    这句话出来,宁宁便噤了声不再反驳。



    在原本的世界里,她是重病去世的。



    十七岁,胃癌晚期,浑身剧痛地躺在床上,动不了也说不出话,连呼吸都是负担。



    系统说得没错,她是真的不想那么早就白白死掉。



    宁宁不是个矫情的人,当即点头应下来:“好的老板,谢谢老板,我会努力工作的老板!”



    于是她最终还是来到了男主角裴寂的住处。



    与亲传弟子们独立的小院不同,外门弟子居住在三人一间的弟子房中。这也直接导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裴寂都遭受着室友们肆无忌惮的欺凌。



    他的出身实在贫苦,从小在小村落长大,见识浅薄得厉害。更何况裴寂体内有魔气,是魔修的子嗣,修仙界也存在血统歧视。



    他们笑他是不干净的杂种,时常对他拳打脚踢,至于裴寂今日在大比中脱颖而出……



    这会儿正值晚宴,大多数人都不在宿舍之中,宁宁之前站在门口,隐隐约约听见从里面传来的声音。



    “快说,你到底用了什么下作手段?不过是个废物,怎么可能一夜间有这种长进?”



    “咱们搜一搜他衣服,准能发现不入流的东西!”



    “臭小子敢打我?看我不弄死你!”



    之后声音渐弱,她便听不清了,只能依稀辨认出类似于拳打脚踢的窸窣响声。



    眼看屋子里没了动静,宁宁担心男主被打个半死,来不及细想太多,当即掌心发力,把木门轻轻推开。



    随着吱呀一声响,门外铺天盖地的绯色一同涌进来,当真有几分像是潮水一样的血迹。在昏黄烛光与残阳碎影之下,她看清屋里的景象。



    一共有三人。



    白衣弟子背对着她站在一边,不知为何浑身剧烈发抖。回过头时满目惊恐,仿佛见到了会吃人的洪水猛兽。



    黑发黑衣的少年持剑而立,剑锋正好对准另一人的咽喉处。推门而入时,宁宁恰好听见他未尽的余音,冰冷得瘆人:“……我不介意杀了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