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天没更新/没有找到你看的书?通知我
查看更新回复

20、020

    叶文哲觉得这个问题不能再深入探讨下去了, 换了个话题,“正卿他们到哪了,怎么还不来?”

    程子默被转移走了思绪:“我发个短信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他刚拿出手机, 包厢的门就开了。

    顾正卿和沈珩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程子默看到沈珩的第一眼, 脑海里莫名浮现出顾正卿描述沈珩的话, 有些理解顾正卿为何一直护着他了。

    沈珩气质有种不染俗尘的干净,清冷又疏离,身上没有一点烟火味,好似是炎炎夏日的一抔雪, 这样的人很容易和“干净”“单纯”等词联系起来就, 也不怪顾正卿会把他宝贝一样护着。

    只是明明是很透彻一人,却像深渊一般, 让他一点也看不透。

    他不敢小瞧了沈珩,笑着打招呼:“你好,我是顾正卿的朋友, 程子默。”

    叶文哲也说道:“我是叶文哲, 也是正卿的好友。”

    沈珩礼道周全,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:“程哥叶哥好, 我叫沈珩。”

    顾正卿见程子默装得人模狗样, 把他那些坏毛病都收了起来, 这才松了口气, 招呼大家道:“都别站着了, 坐呀。”

    四人在包厢里坐好。

    程子默和叶文哲对视一眼, 担当起了顾正卿老父亲的角色,查起了户口。

    程子默:“你家是哪里?”

    沈珩:“也是本地人。”

    程子默:“你以后都想演戏吗,我听正卿说你挺有天赋的。”

    沈珩:“以后还不确定,现在主要是想脚踏实地做好这一行。”

    程子默:“嗯, 不错,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吗?”

    沈珩:“母亲已经去世了,父亲好多年没见,上面有一个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正卿一开始还有些担心程子默会戳到沈珩的伤心事,但见沈珩回答的游刃有余,这才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他转过头,看到叶文哲若有所思地看着沈珩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叶文哲收回目光,压低声音说道:“我觉得沈珩有点眼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顾正卿问道,“是不是因为你看过他演的戏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。”叶文哲顿了下,问道:“你不觉得他眼熟吗?”

    顾正卿很坚定地摇了摇头,“一点也不。”

    叶文哲实在想不出来在哪里见过沈珩,索性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了,和顾正卿闲聊起来。

    程子默对沈珩的考察也告了一段落,加入了顾正卿和叶文哲的话题。。

    一瓶红酒喝完,程子默对顾正卿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顾正卿完全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程子默在心里叹了口气,决定他亲自来,他转头看着沈珩:“你会打台球吗?”

    沈珩点点头:“会一点,但是打得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程子默接着说道,“会馆一楼有台球桌,他们两个都不太会,要不你陪我玩几局?”

    沈珩清楚程子默是要单独考察他,点点头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先一步走出了包厢。

    顾正卿有些不放心,一把拉住了程子默,说道:“你可别太为难他了。”

    程子默见顾正卿满脸担心,啧啧了两声,打趣道:“行,我知道了,才认识多久啊,你就这么护着了?”

    说完他没再给顾正卿说话的机会,抬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程子默和沈珩到了会馆一楼。

    程子默有意试探沈珩的水平,示意他先来。

    结果台球桌上的球都快没了,还没轮到他。

    程子默在桌边站了十几分钟,忍不住说道:“你也太谦虚了,你这水平不能只用还好来形容吧?”

    沈珩笑了笑,“之前打过一段时间,已经好久没玩了,今天发挥好,纯属是手气不错。”

    沈珩虽然嘴上说着凡尔赛的话,但表情淡然,一点没给人炫耀的感觉。

    程子默对沈珩的观感不错,开玩笑道::“你放个水,好歹让我上场打一个。”

    沈珩对程子默做了个请的手势,说到:“那下个球就交给程哥了。”

    程子默建沈珩如此有眼色,也没废话,上场过了把手瘾。

    两人棋逢对手,一连pk了五局,虽然没太多聊天,但比刚开始的气氛融洽了不少。

    沈珩在打球时,程子默一直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还是挺满意沈珩的。

    沈珩年纪虽小,为人处事却很成熟老道,气质样貌也不错,最重要的是顾正卿喜欢他。

    只是有一点他不是很满意,沈珩在床上过于凶猛了些,他怕长此以往,顾正卿的身体会吃不消

    程子默咳了一声,委婉道,“顾正卿其实性格挺软的,也特别重感情,对身边的人总是予给予求,但你也别太过了,他年纪也不小了,每晚都要来一次,每次还……他身体也受不住啊。”

    沈珩愣了一下,脸上露出茫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程子默见状,把话说的更明白了一些,“就是每次的时间稍微短一些,一个小时也太长了。”

    沈珩仔细思考了下这句话,这才明白过来,他说道:“每次夜跑一小时确实有些长了,下次我会缩减时间的。”

    程子默彻底傻了眼:“…

    …夜跑?”

    沈珩点点头,不明所以道:“你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吗?”

    程子默嘴角抽搐,他又不好意思说他搞了乌龙,便硬着头皮说道:“啊对,我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沈珩总感觉他话里有话,但他并没有多问,而是很有情商的转移了话题:“程哥,要不我们再开一局?”

    沈珩得救般的松了口气,连忙说道:“好,我们再开一局。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与此同时,顾正卿和叶文哲坐在包厢里聊天。

    叶文哲见顾正卿忧心重重,还时不时的看眼门口,笑着说道:“你放心吧,程子默很有分寸,不会下到沈珩。”

    顾正卿点点头,“我知道,可是总是忍不住会担心。”

    叶文哲想起顾正卿之前看沈珩的眼神,知道好友这是走了心,便笑着说道:“别想了,喝酒吧。”

    顾正卿也笑了起来,向叶文哲举起了红酒杯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一起饮尽了红酒。

    叶文哲比顾正卿大五岁,性格沉稳温润,是大哥哥一般的存在,小时候顾正卿十分依赖他,被同龄人欺负后,便哭唧唧的去找叶文哲,总能得到叶文哲温柔的抱抱。

    现在两人都长大了,顾正卿还是十分享受和叶文哲相处的时间,只是他们两个都太忙了,聚少离多,仔细算来已经好长时间没有闲下来聊天了。

    叶文哲看到顾正卿心情不错,顿了一下,忍不住说道:“怎么处理顾南他们。”

    顾正卿愣了一下,抬眼看向叶文哲。

    叶文哲接着说道:“顾南和顾志雄都是贪得无厌的人,只要没有得到顾氏,他们就会一直不停的折腾,给你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顾正卿何尝不知这些,他之所以没有彻底狠下心来断绝关系,都是为了……

    叶文哲见顾正卿满目悲戚,表情中还有一丝不舍,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也不想逼顾正卿,只是总要有人做那个恶人。

    叶文哲十分心疼顾正卿,不想让他在这趟浑水里面了,“我知道你对顾志雄没有感情,恨不得跟他断绝关系,顾家的其他人都是牛马蛇神,你也根本不留恋,你舍不下的,只有顾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顾正卿被戳中了心事,抬头看向叶文哲,表情有些无助,“叶哥,你觉得我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其实你什么都清楚,只是太重感情,割舍不掉曾经的那段回忆。”

    听到叶文哲的话,顾正卿眼前浮现出一双布满皱纹,但十分温暖的手,这双手轻拍他的背,哄他睡觉,也会在他迷路时,牵着他回家。

    只是,印象里的这双手早就不温暖了。

    叶文哲看出了顾正卿的狰狞,替他说出了心里话:“顾老夫人早就不是你印象中的奶奶了,她又变成了那个高高在上,不近人情,心中只有家族门面的活牌坊,其实你早就清楚这一点,你已经好久没有称呼他为奶奶了吧?”

    顾正卿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“对,好久了。”

    从改变称呼的那一刻起,他便明白那个温暖的老人已经彻底消失了,这么多年,他都是在汲取回忆里的那丝温暖。

    但即使他知道,他也没有办法主动割裂和顾老夫人的祖孙情。

    叶文哲见顾正卿把话听了进去,语气缓和了一些,“我没有逼你和顾老夫人断绝关系,我只是想让你提前做好准备,万一真的有那一天,你也不至于束手无措。”

    顾正卿点点头,感激地看向叶文哲,他知道叶文哲是全心全意的为他着想,

    叶文哲舰顾正卿重新振作起来,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你不再是当初那个只会抱着我哭的小男孩了,我相信你能处理好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顾正卿笑了笑,接着说道:“当初妈妈创办公司时,感念旧恩,将公司法人的位置给了顾老夫人,但妈妈又重新注册了一个公司,之后承办的所有业务都在这个公司下,如果彻底和顾家断绝关系,只有那个小的陶瓷厂会归顾老夫人,但是那是妈妈创办的第一个公司,我实在不忍心。”

    叶文哲安抚道:“顾阿姨其实早就想到了这天,否则她也不会重新注册一个公司的,我想顾阿姨如果还在世,也一定会支持你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顾正卿想到妈妈去世之前对他说的那一番话,缓缓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叶文哲又问道:“顾家有几个人知道,顾阿姨把所有业务放在新注册的公司下?”

    顾正卿想了想,语气肯定地说道:“应该没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叶文哲若有所思道:“如果顾志雄他们想强占公司,必定会从这方面下手。”

    顾正卿点点头,说道,“叶哥你放心,我已经做好了准备。”

    叶文哲文也愣了一下,看着顾正卿平静的目光,失笑一声。

    他只记得顾正卿是那个重感情,会在他怀里哭的小男孩儿,却忘记了顾正卿,现在已经蜕变成了能够有条不紊管理公司的顾总。

    顾正卿的城府之深,可能跟他不相上下,只是他们关系太好了,所以才没有把各自冷酷无情的一面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刚商谈完,包厢的门就被推开了,程子默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顾

    正卿见他只有一个人,好奇道:“沈珩呢?”

    程子默说到,“沈珩去卫生间了,我快步赶回来,是想问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顾正卿看着程子默凝重的表情,也不禁有些紧张,“你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程子默凑到顾正卿身边,压低声音问他,“你到底和沈珩睡过没有?”

    顾正卿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了!”顾正卿接着说道:“你思想能不能纯洁一点?

    程子默文言,整个人都震惊傻了:“你跟他已经相识了一个多月,为他精心挑选经纪人,让他搬进家里,还每天陪他出去夜跑,你费尽心思做了这么多,竟然不是为了睡他?!”

    顾正卿表情认真地说道:“我这么做都是为了让沈珩开心,过得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程子默:“……”

    程子默难以置信的看着他,发出了灵魂的质问,“你到底是在养情人,还是养崽子?”

    顾正卿:Σ( ° △°|||)︴

    顾正卿这才发现他陷入了误区,可当着程子默的面,他梗着脖子嘴硬道:“阿珩那么乖,我把他当崽子养也没什么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没问题!”程子默语气认真地说道:“这关系到我们做金主的尊严,你做了如此恶劣的示范,万一有人效仿怎么办?”

    顾正卿还觉得这是小事,反驳道:“效仿就效仿呗,养崽也是很快乐的。”

    见顾正卿如此执迷不悟,程子默嗤笑了一声:“快乐?我看你是脑子锈了,26岁的年纪,费那大劲,就是为了包养一个只比你小七岁的儿子,你是老父亲情怀无处发泄了是吗?”

    顾正卿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一想,好像是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至今为止我见过最离谱的包养,就是花钱雇人来上自己,如今你又给我开了眼界,搞一出金屋藏娇,就是为了把小美人当儿子养!哪怕你是那个在下面的,我都可以接受,可以竟然……”程子默继续毫不留情地说道道:“你怎么还没开过荤,就没有了那种世俗的欲望呢?顾正卿,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不行?”

    一个男人绝对受不了被说不行,顾正卿也被挑起了怒火,话不过脑子道:“我当然行,我今晚上就回去睡他!一定睡!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包厢的门就开了。

    沈珩出现在门上,他今天穿着一件白衬衣,清冷得像是山巅上未被尘俗污染过的白雪。

    他只听见了最后一个字,笑着问道:“你们刚才在聊什么,我好像听到了睡……”

    顾正卿见沈珩突然来了,没了刚才的神气劲,十分心虚,说话都说不利索了:“我们在说,睡……睡袋熊,对就是睡袋熊,睡袋熊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沈珩:“???”

    他好像只听过树袋熊。

    程子默看着惊慌失措,怂得不敢看沈珩的顾正卿,无奈地以手掩面。

    他的兄弟好像真的不行。

    对上程子默失望的目光,顾正卿控制不住地红了脸。

    他一边用手则脸边扇风,一边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说道:“屋里怎么会这么热啊,我脸都烫了。”

    沈珩说道:“那我去把温度调低一点。”

    顾正卿见沈珩只穿着单薄的衬衣,连忙说道:“不用了,再调低你会着凉的。”

    程子默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正卿从程子默眼睛里看出了“把你老父亲慈祥的光环收一收”,瞬间了闭上嘴,试图把头埋在茶杯里。

    还好来送菜的服务员,缓解了顾正卿的尴尬。

    气氛再次变得融洽起来,饭吃到一半,三人的手机突然同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正卿愣了一下,低头看着手机,说道:“这周末好像是高中母校的校庆,邀请我们回校参观。”

    叶文哲和程子默也看到了消息,程子默问道:“你们去不去?”

    叶文哲说道:“我这周末有事,去不了。”

    顾正卿想了想说道:“我倒是有空,但我不想去演讲。”

    “巧了,我也是。”程子默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痛苦。

    校庆都要邀请优秀毕业生回校参观,他们三个作为其中的佼佼者,校长每次都请他们做演讲。

    校长当年挺关照他们的,他们也不好拒绝,只能硬着头皮上,想起之前的痛苦回忆,两人都有心理阴影了。

    顾正卿顿了下说道:“要不我们偷偷去吧,别让校长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程子默点点头:“行,不过我要晚一点到。”

    两人定下之后,不自觉聊起了高中的旧事。

    沈珩一直没有插话。

    等开车回家时,顾正卿才察觉到吃饭时冷落了沈珩。

    他刚想关怀一句,突然想起程子默说他像老父亲的话,便又默默地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不过顾正卿没有注意到,继续问道:“对了,阿珩你周末有没有时间,要跟我去高中转转吗?”

    沈珩点点头:“好,我周末没有别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顾正卿随口问道:“阿珩,你高中是哪个学校的?”

    沈珩顿了一下,说道:“我高中是在国外上的。”

    顾正卿有些吃惊,但并没有再开口,只是笑了笑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沈珩主动开口之前,他是不会多问的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秘密,他在等沈珩向他敞开心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