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四百章 不死江水

    第四百章不死江水

    隽绣出来,换小熊进,她也完成了合体。

    我快被她们两个吸干了,明明只是气而已,我却感觉天旋地转,不过好像也不是因为吸了什么阳气的原因,任谁跟两个这样的美女连续亲吻都会神魂颠倒的。

    休息了两分钟我才缓过来,眼睛也看不到金星了,却看见小熊……

    “小熊,你擦嘴什么意思,嫌弃我?”

    “可是,有口水……”

    好失败,人生都没有意义了,也罢,随它去吧,多情总被无情伤。

    我慢慢站起来,又头晕目眩了一阵,才慢慢能站稳,看着两位美女欣慰地说:“你们能有了生命,我感觉很欣慰,不用太感激我,我不求什么回报,你能过得好我就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电视里主角经常用的欲擒故纵之计,我是专门学过的。

    据说男主角用了这招以后,各种美女无不扫榻相迎,虚枕以待。

    然而我身后却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:“这么快就完事了?”

    这是……小小的声音?不对,她再怎么样也不至于这么冷酷吧,我转过身就看见了刘芸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被金蝉……”我话都没说完,就看见江水从她身后走出来,手上还捏着金蝉。

    “小强!你把小强怎么了?”我悲愤地要冲过去,却又怕江水挟持“人质”。

    谁知道江水毫不在意地往旁边一扔,拍拍手说:“我是来看看你到底要搞什么鬼的。”

    那么老宋呢?我看看他身后没有老宋的人影,慢慢开始淡定下来,老宋怎么说也不该是江水那边的吧,同行是冤家。老宋没有跟着来,肯定是他觉得我可以对付江水了,一定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于是我慢慢放松了神经,大笑三声: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江水果然发问,“难道是你在我这里搞了什么阴谋,已经得逞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我接着笑,“你猜得没错,虽然你很自信,我也只是个普通人,但我这个普通人和别的普通人不一样,我掌握着你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”江水的脸色变了!

    连活死人的脸色都变了,可想而知我这一次逆转得有多厉害,我整个人都爽了。

    “江水,你已经玩到头了,受死吧!”我意气风发地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这回轮到他大笑了三声。

    难道他还藏着什么大招没出?我疑惑地问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笑你。”他神情一敛,“你什么事都做完了,然后呢,我死了吗?”

    对啊,他怎么没死,他怎么可能没死?老宋是这么说的,难道是他骗我?

    这个不太可能,骗我他能有什么好处,对手换成了江水,这个对手更难坑,他绝对是自找苦吃。两个都要搞什么鬼道,不得抢资源吗,三个和尚就没水喝了,他不懂?

    江水哼了一声:“看你纠结的样子,肯定不敢相信吧?实话跟你说,其实你的做法不算错了,针对以前来说,想杀我还就是得这样。”

    这么说老宋并没有坑我,总算还有让我欣慰的事,我问他:“你意思是现在不同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同了,你这些办法是那个老鬼教的吧?”江水又冷笑两声,“他的见识不少,但太老了,世界是不断变化的,人也是不断强大的,以前的人不可能强过现在的人,否则就越活越回去了不是?现在你做这些对我已经没用了。”

    没用了?这么说江水现在怎么都不会死了吗?

    好可怕,他放弃了鬼道,却获得了一样的好处,竟有这么神奇?

    我看看江水,他身上似乎有一种奇特的气质,越发显得高深莫测起来,我问他:“你放弃了鬼道,难道不怕生老病死吗?阴魂也有消亡的时候,再说你肯以阴魂的状态存在?”

    江水平静地看了我一眼:“没见识就是没见识,鬼道是什么?其实连那个老鬼自己也没搞清楚,你把禾苗种在田里,秋天收获的时候难道吃草梗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比喻,和种地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没听明白?你就是我种的秧苗,长大了变成了稻谷,长出了稻穗,结出了米粒。”

    江水慢悠悠地说:“所以我收获的不是你,而是你长出来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一拍脑袋忽然明白了:“其实鬼道真正的关键在于小熊,她的能力才是鬼道的精髓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终于也明白了!”江水笑得很开心,他好像不是活死人了?“我现在的状态可以永生,不属于你们想的任何概念,我是依凭规则而存在,规则不变我就不死!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就只活在自己的游戏里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但我的游戏,可以连通到整个世界,游戏规则在,我就不死,我不死游戏就在,没有人可以消灭的,现在,你觉得怎么样,想好怎么求饶了吗?”

    求饶?是得求饶,都那样说了,都成为规则了,反正我无论如何都搞不死他的。

    但是,我感觉不太对,好像还有哪里被我忽略了:“不可能有谁永远不死,好像哪里不对。”

    江水眯起眼睛注视我:“哪里不对呢?再想想,有什么事情是你忽略了的?”

    我看着小小和小熊两个,活色生香,水灵灵俏生生地站在那里,忽然觉得不对劲了,不是她俩不对,而是这个情况……我怎么说呢,往回一想,这一切都像是过家家的感觉,一点都不真实,如果这是一个故事,那么逻辑上是极其幼稚的。

    如果江水已经达到了这么完美的状态,那么他为什么要放我进来做了这些事?

    完全多此一举的行为,就因为他想看戏,想看我出丑吗?不对,他不是那么无聊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故意放纵我做了这些,对吧?”我问他,不知道为什么,我感觉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他的回答不是我想听到的:“你终于发现了,我给了你这么多机会,你都不怀疑有问题的吗?当然,你做的就是自己认为该做的,相当符合逻辑,不符合逻辑的只有我的反应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这么干到底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当然是为了摆脱死亡,你已经是我的累赘了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江水越说越激动,他也许真的活了:“鬼道已经成了我的束缚,我要获得好处,又要摆脱不利的境地,我培养你是为了鬼道,但你也是鬼道的副作用,你死我就得死,她们活我也得死,传说中的鬼道就像是个玩笑一样,我必须改变它,不能像那个老鬼一样生死折磨那么多年!”

    “那么你是怎么做到的,她们活过来了啊?”我想不通,这个规则也能变?

    江水又哈哈大笑:“那是你们理解错误了,之所以培养阴阳,是让你们平衡而已,如果一方消失,那自然我就会死,说的是没有了,不存在了,不是什么普通意义上的死活,懂吗?所以,你们并没有哪一方消失,只是你们的力量平衡了一下,阴阳互补了。”

    我去,还能这样解释?

    这么说我不是救活了小熊和小小,而是和她们平衡了一下阴阳?

    貌似强词夺理啊,她们原先不是阴魂吗,阴魂不就是死的吗?而现在变成了活人,有自己鲜活的身体,那不就是被我给救活了吗,此时已经不存在阴极阳极,难道江水能逃脱?

    江水说道:“看你这样子,想不通吧?想不通也是正常的,古往今来就没几人能想通,如果不是我也获得了游戏的能力,估计我也想不通,其实不是阴极阳极能左右我的生死,而是阴阳是否平衡,就像天平一样,两边同等增加重量,和放空完全是一样的效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