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三百八十六章 自己做墓碑

    第三百八十六章自己做墓碑

    花姐终于还是照我说的去做了,我这是为她好。

    想到后面几个人的反应肯定很蛋疼,我决定不管他们,反正是拿来当炮灰的,没道理说得自己都烦了,他们爱听不听,我现在得找到自己的墓碑,别到头来他们没事我却搞砸了。

    然而我找了半天没发现有什么墓碑,虽然是晚上,但这荒山野岭的,出现个人造的东西应该很明显。野外就不可能有什么东西长得像墓碑,一眼看过去没有就是没有,甚至轮廓相近都不可能,哪有一块这么平整的野生石头?

    所以毛都没见着,另外几人也没走太开,我们相互之间都能看到。

    回头我看见他们大多都挺认真找的,只有那个壮汉小强不以为然,我也不说什么,因为连我都觉得这种事情很扯淡。一路找过来,如果有墓碑的话我们能不发现吗?一开始他们可能还在意,可越往后就越容易颓废,估计都以为我在耍他们玩呢。

    那大块头还在嘟哝:“还找什么,人家如果有这个心机,不如直接弄死我们。”

    说句公道话,如果我在不知道有这种游戏的前提下,也会觉得他说的话很对。

    既然是对手,对方肯定就巴不得用全力弄死你,怎么可能还做没用的事,有这个功夫搞那么多墓碑,搞几把刀枪弄我们不是更干脆?所以他们这样说,我确实不能反驳什么。

    “都找到什么了?”老严问其他人,他也有些想要放弃这种无聊的举动了。

    花姐在那边说:“墓碑没找到,坟倒是看见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有坟?”小陈忽然声音放大,然后急急地说:“有坟就对了,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壮汉小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:“什么叫有坟就对了,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到处是林子风水还不好,谁跑这么大老远来埋人,完全没有道理嘛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不错,坟地虽然偏僻,但也不是走上几小时都到不了的地方。

    有坟的地方,四周方圆一两公里内必定有人居住,除非那人死后乡亲都搬走了。

    而我们现在这里,完全就是荒无人烟,谋杀才这样处理尸体呢。

    那个叫老猫的老头已经有所领悟:“看来,这就是对方设的局了,真是有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有什么意思,他懂毛,他哪里知道这个游戏的可怕,真正的专家在这里呢,你们五个算是入坑了,而这个坑对他们这些不老实分子来说最残酷。想赢当然不能老实,但如果让游戏察觉到你不老实,很有可能就被灭了,所以这个状态很难控制,既老实又不老实。

    老实人很难赢,但不老实肯定死。

    这里说的“老实”指的是行动,你可以存着各种心思,但不能做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信。”小强是这里面最楞的一个,性格充分和他的体型相貌匹配,“有什么了不起的,遇到了打就是,除非对方埋伏的人比我们多,那就开溜。”

    他的心是真大,所有人都很无语,我估计这小子如果是自己出来混,早就死没影了。

    老严咳嗽两声: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们在不知道怎么应对的情况下,先照做为好。”

    很老道的套路,既然怎么做都是错,那就向对方展示一下诚意,伸手不打笑脸人。

    小强不耐烦:“那就随便找块平整一点的石头,写上我们自己的名字,不就是墓碑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样能行吗,连夜我们有时间打石头?”我表示反对,“这种地形要找大点的石头,除非往下挖,厚厚的土层会把石头埋住,你有力气,我们可没那个力气去挖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我自己来,也给你们探探路。”小强豪迈地说,“首先,我得找块石头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们也不看好他,哪怕壮成这样,没有工具的情况下一晚上也搞不出一块墓碑,就算有工具,你娶问问那些老师傅,有人和他们现做现要石碑试试,他们肯定一锤子过去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定了,那边有情况!”小强急急地说了一句,连忙冲出去。

    他跑得干脆利落,我们都没时间拦他,小陈看了看说:“那边好像有鬼火。”

    老严摇摇头:“我们是要跟上去,让他单独过去容易出事的,一起跟上吧,这也是为我们自己好,还有大家小心一点,千万别乱碰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们随即以其跟过去,我不想过去的,可他们一走我就落单了,所以还得跟着。

    去到那里一看,好家伙,那是一截腐朽的老树桩,那点点鬼火就在它枝头燃烧着。

    “是被火烧死的吗?’应该不是,我就没见过鬼火能烧死人。

    小强抢先一步过去,抽出一把砍刀来,猛然往下劈,我拦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这么奇怪的一个东西应该保存着好找线索,他倒好,直接一刀劈下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那也不算大刀,自己也不是无敌大力神,所以每次都利用力气解决当然不行,树干虽然腐朽了,但也不是那么好劈的……我了个去,这个时候就只听见咔嚓一声,大树居然垂直被劈裂了下来,真的被从中间剖开两半!

    这是真的吗?我们都看愣了,他们的人也发愣,显然小强以前没强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树桩被劈成两半,一半掉落了,一半连着根还在那里伫立。

    小强抓起半截木桩,看上去居然还挺平整,于是他拿起来对我们说:“就用这个,我把名字写上去,就是我自己的墓碑了,不就是写个名字而已,又不是真的,他喜欢我就写。”

    这个“他”显然是指和我们作对的人。

    花姐看得都浪起来了,伸手摸了摸木桩破开的截面,惊讶道:“没有腐坏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小强一愣:“其实,我也没用多大的力,这么大的木桩,我本打算分几次劈开的,用力过度如果没劈开也会受伤,所以这一下还不是全力,我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我就说:“这半截树桩肯定有古怪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废话吗?”小强就是看我不顺眼,“也没有人能劈得这么平整,肯定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“有木头做的碑吗?”小陈也不怎么信。

    老严说:“有是有,可那只是临时的,而且也没人自己写名字啊。”

    小强都已经开始动手了,一边说:“为什么自己写不行?以后我也要自己写,这叫亲笔签名,提前一点就可以了,看自己过不去了就写,以后如果真有谁看到我写的墓碑还知道这是我的字,肯定会吓尿的。”

    他竟还有心思打趣,心果然是大。

    而且写得也快,刷刷两下写好,用的居然是黑泥,他撒泡尿搅拌了一下……

    这样做的墓碑,也有点太扯了吧,哪怕人家临时放个象征性的东西意思一下,也不会放这个啊,更何况这是他自己弄的,为什么要和自己过不去?

    我知道,这大块头根本就没当真过,这回他肯定是完蛋了,概率极大事件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就写了两个字:强哥!

    真是不靠谱,看来是真没文化,名字都不会写,写自己名字都用简称。

    “没救了,你就等着死吧。”我没再看他一眼,已经是个死人,再看还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然而我的目光转向别处的时候,却看到了另外一边的木桩,上面有字!

    连忙打手电过去看,一排字:“有人先找到了自己的墓碑,在接下来的行动中会有优先权,先找到墓碑的,有资格优先选择安全的藏身场所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老严察觉我发愣,警惕地过来凑热闹。

    “看看,看看这都写着什么!”我指给他看,“无知果然是福,这都能让他蒙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