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三百七十八章 赌命魂

    第三百七十八章赌命魂

    我一说老宋就想起来了,他并没有否认,而是感兴趣地看着我说:“你是说那个啊,没错我是说过,只要你同意,我们的协议就算达成,你居然敢跟我来这个,要知道我付出给你的只是一些回答,而你的赌注却是命魂,我当时随口那么一说,你真的要来?”

    “来,为什么不来。”我一点都不怯场,“只是赌注必须要说明一下,如果你回答不上来一个问题,就欠我两个问题,还有问题欠着我的时候,你就算赌注没还清,再想和我赌的话,把赌注结清再说,如果赌注一直没有结清,你就得一直等我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老宋居然满口答应。

    “这你都答应?”轮到我惊讶了,我能刁难他的地方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他微笑着说:“我也必须做一点说明,你必须问有答案的问题,世界上谁都没答得上来过的问题你来刁难我,那就不对了,第二点,关于阴阳的问题你尽管问,但如果问到了其他更广泛的问题,必须是和你切身有关不得不问的问题,那无关的问题来消遣我不算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那么自信?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活得长久了,都会知道多一些的,但你别真的把我当神仙。”

    我试探着问道:“脑筋急转弯的题目你应该也会做吧?”

    老宋当即就皱起了眉头:“这种不行,你想浑水摸鱼还嫩着呢,天下有谁是傻瓜?”

    我又问他:“那么如果是高中学历就可以准确回答上来的问题呢?”

    “你小看我!”老宋忽然怒了,“如果我这样算自主轮回的话,我的每一世都经过苦读,就算再这个现代的社会,我也是有过文凭的,你这是看不起我吗,以为我老古董吗?”

    我摇头道:“你误会了,我听说世界上没有回答不出来的问题,但任何人都有回答不出来的问题,所以在你这里向投机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,现在就可以开始,那你问吧。”老宋这回来劲了,看来是无比自信。

    不自信也不要紧,他要做的就只是回答问题,看起来一点都不严重,回答不对就欠两个。

    反正回答问题又不是要割肉,那总比我抽魂的风险要小得多了吧?

    放长线才能钓大鱼,这个道理他是懂的,他要的赌注是直接要我的命,万一失败了也不过是随时回答问题而已,没有更划算的买卖了,哪怕我再刁难一点他都是会答应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得先赌一次对吧?”我提醒他,“我如果赢了,你无条件回答我的问题,如果我输了,你也要回答我一个问题,答对了才可以抽魂,这个可是之前说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你不是拒绝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我只是说考虑考虑,有游戏作为公正,这个骗不了人的。”

    老宋缓缓点头:“那就来吧,你要怎么赌?大小还是牌九或者麻将扑克也是可以的啊!”

    敢情这还是个老赌棍,赌术无一不精啊,看来不好搞定,太复杂的就不要跟他搞了,以免班门弄斧,越简单越好,记得小时候还有一个猜拳游戏比剪刀石头布更简单,就是猜单双。

    两人先说好各自要单还是要双,这个先协商好再开始游戏,然后两个人出手指。

    两人的手指加起来,单的还是双的这就是最后答案。

    要开始的时候,那旁边掐起来的一猫一鼠已经变回来了,正站在旁边围观呢。

    我对老宋建议:“不如先把他们赶走,我们之间的胜负就是整个游戏的胜负怎么样?”

    老宋从善如流,只要是无关痛痒的事情他都是这么无所谓,绝不和任何人较劲,牵扯到实际利益他才会较真,“人活一口气”是对年轻人说的,对老宋这种鬼精鬼精的人无效。

    把那两人赶走,我们才开始正式进行。

    “猜单双,每人一只手,你五指应该是健全的吧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老宋笑了:“就玩这个,其实你不知道,这个也是有讲究的,并不全靠气运。”

    我不信,先和他演习了十把,结果我输了七次……

    还不信,又和他继续演习了十把,这回我输了八次!

    第三轮热身,还是十把,这回他竟一把没输,在我看来老宋就是人间的奇迹!

    “怎么样,没信心了吧?”老宋笑呵呵地说,“任何的赌术,都是心在战斗,你还嫩。”

    我忍了,以他的资历对我说这话一点都不吃亏,我说:“开始了,咱们三局两胜。”

    老宋说:“可以,但你记住,重复的问题不可以再问,这个你没意见吧?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我意识到这个空子不可能钻了,否则老宋豁出老命也要和我拼。

    对抗开始,第一轮我要单,他是双,我输。

    第二轮我要双,还是我输……

    老宋笑得跟那什么似的:“你还是换个方式赌吧,抽牌比大小什么的都比这个强,你当我那么多年白活吗,人心都能看透,看看输了吧?现在你输我一道命魂,我回答你一个问题之后就能抽走。”

    “抽走一道命魂会怎么样?”我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也没怎么样,因为你也不止一道命魂,顶多有时候神志不清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简单,肯定是忽悠我的,人怎么能缺点东西呢,身体缺东西就残疾,魂魄残缺肯定比这个梗严重,看来今天我是过不去了,早知道就不该来。

    我咬咬牙,对他说:“愿赌服输,那么你得回答我的问题了,加减计算的问题可以问吗?”

    他皱皱眉头:“虽然我可以主动轮回,但头脑智商什么的都和普通人一样,你当我是计算机可不行,再说我也没有什么数学天赋。”

    也是,他就活得长一些,还会点邪术,其他方面也没什么了不起的,能利用的是他的见识,于是我说:“这道题连小学生都可以做出来,需要一点记忆能力,你应该可以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学生都能做出来?那我试试。”他总不能说连小学生也不如吧?

    “我先给你说题,你听听前面部分,能回答的话咱们就继续,不能的话,只有另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耍赖……好吧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记得我谈第一个女朋友的时候花了不少钱,我一边说你一边算,第一次见面我给她买了一束花十块,吃了一碗面十五,我自己用掉的就不算了,去游乐场玩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就回答这个,我不信你那么有钱,算都算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他答应了,我点点头,继续说题:“第二次见面是在公园,去之前买了包纸巾……”

    我说了大约半小时,老宋听得目瞪口呆,同时也皱眉在计算,我最终说出了分手那次花的钱,全部说完之后,我对他说:“好了,你记清楚了吗?我不会再说第二次,确实挺烦人的。”

    他嘴唇蠕动片刻,然后长长出了口气说:“好了,数额都不大,就是连续计算比较麻烦,其实和去菜市场买菜差不多的计算力,需要认真一点完全可以算出来,还有,我怀疑你没有女朋友,这个题目是虚构的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在比试呢,你不要侮辱对手好不好!”

    “我说实话,如果是真的,你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有女朋友,一根牙签都算那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准备好了吗,我有没有女朋友是我的事,咱们现在说题!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准备让我抽魂吧,我已经完全算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:“我题目还没出完呢,你就分心去想别的事,能记得清楚?”

    他淡定地回答:“不需要记,我一路算过来的,要记的只是一个结果而已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好,那我出题目了,我的题目是,我跟她约会过几次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