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三百七十六章 抢着去死

    第三百七十六章抢着去死

    我们也没什么时间感叹了,烟气已经冲得我们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出去投降吗?”黄胖子首先怂。

    黑胖子讥笑:“有种你自己出去,反正你也是刚变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黄胖子就讪讪笑道:“都是老鼠,哪有什么先后的道理,放心吧,猫的残忍我心里最明白,出去他们真会吃人,可现在怎么办,被吃掉还是被烟熏死?”

    这怎么选,都是很痛苦的死法,恐怖程度是不相上下的,自己用烟熏自己几下就明白有多痛苦了,还得在密室里熏。被吃掉好像更痛苦一些,光是那视觉冲击力就足以让人发疯。

    我只能有样学样,吩咐他们:“遇到火灾怎么办,你们说?街边到处都可以见到的安全宣传里就有的,我们应该堵住烟气,不行的话就挖点泥土用来过滤呼吸。”

    他们俩立即开始刨土,用湿土捂住鼻子,似乎真的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我又说:“挖洞啊,还愣着干什么,该是展示你们特长的时候了,再挖出第三个出口!”

    “老鼠的特长是偷东西,挖洞算什么特长。”黑胖子嘟哝了一句。

    只能挖,不然怎么样,我们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坚持两个小时?我估计能有几分钟就已经很强了。密闭的老鼠窝里,本来空气流通就很成问题,再加上浓烟,可能五分钟就会窒息而死。

    大家吭哧吭哧挖了几下,然后心照不宣地放弃了,氧气都不够,怎么干苦力?

    我靠在洞壁边上想办法,心里盘算着,外面应该不是小小,打死我也不信她会跟来坑我的,那么外面……好像就只有一只猫啊,第三只已经变老鼠了,如果坚决相信小小的话,那么他们是不够人手两头堵的,那么这边洞口是谁在看着?

    赶紧问黑胖子:“刚才你看清了没有,那边洞口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黑胖子心虚地说:“我没有看清楚,那种情况下应该先逃跑的啊,赢了怎么看都行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真是,我追问:“没看清楚,那大概总能知道一些吧,男的女的?”

    “男的,绝对是男的,这个我不会搞错。”他斩钉截铁地说。

    男的,是那只猫?不对,猫也没有分身术啊,难道是猫到了后洞?那前面的是谁?

    黄胖子建议道:“要不要过去看看?如果不行就硬闯了,一只猫只能抓住我们三人中的一个,那样有两个人可以逃跑,也算是保住了大部分嘛。”

    黑胖子鄙视地看着他:“那么你打头阵吗?”

    黄胖子就笑道:“这里还是你比较熟悉,我紧跟着你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真是滑头啊,我想了想说:“如果一个洞口守的是你们找的那个老神仙呢?”

    “那样的话,我们可以硬闯,因为他不能动我们的,动手就是犯规。”黑胖子眼睛一亮,“对啊,我怎么忘记了呢,后面守的肯定是老神仙,他现在是狗,狗是不会抓老鼠的。”

    没错了,如果两头都是男人,那么肯定有一个不是猫,他就是弱点。

    黄胖子提出异议:“还有一个女人是猫,我们刚才只是没看见她而已,有可能她晚来了一步,就留着看前门了呢?”

    “那样的话,我们还是在熏死和被吃之间选一个吧。”我心凉凉地说。

    黄胖子又改口:“那不能,好吧,我相信其中一个洞口可以突围。”

    “你相信个屁啊相信,我都不信。”黑胖子又讥讽人家,“想知道很简单,我们再到洞口查探一下就懂了,一个往前一个往后,怎么样?你去前面,我再探一下后洞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去前面啊,前面烟气那么大,就是从前面洞口来的!”黄胖子不干。

    他俩就吵了起来,我也有些自暴自弃,就打断他们说:“前面我去吧,忍一忍还是能看看的,你们去后面看,也不用回来交流情报了,看着合适可以自行突围。”

    结果黄胖子又怀疑我:“你为什么选前面,看你也不像是个助人为乐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说的,我怎么就不像了?”我不服,争当活雷锋,“我是想着,如果不能干掉那个老神仙,赢了也活不了,已经心灰意冷了,不报什么希望,年轻人,还是看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这下搞得黑胖子也怀疑我:“你绝不是这样的人,看来前洞口突破的希望比较大!”

    靠,我怎么就不是这样的人了,额头上写着吗?

    天地良心,我绝对认为后洞是最可能突破的,因为后洞对方并不确定,所以不太可能重兵把守,熏过烟之后后洞才会暴露,所以真正的猫肯定还在前洞守着。

    熏老鼠就是这样的,等着看周围哪里有烟出来,就过去堵上,这事我以前干过,都是在前洞守老鼠,老子庸庸碌碌二十年,难道就不能伟大一次?

    结果我愿意做出牺牲了,他们反而疑神疑鬼,真让人寒心齿冷啊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想怎么样?”我实在是伺候不了他们了,“要么我去前洞,要么去后洞,要么在中间待着你们去,大家选一个吧,我选前洞,你们谁想争的我也让他去。”

    他俩再次尴尬……对视半天之后,大家买定离手,结果居然是黄胖子去前洞,黑胖子去后洞,我反而在中间等。这叫什么事,最危险的事大家都抢着干了,原因居然是有人在抢。

    有人抢的东西肯定是好的,第一时间跟进就是了,所以他们抢了我这个牺牲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们,好人会有好报……

    那我就坐着等他们去侦查吧,我也不会等太久的,烟气熏得我不行的时候,我也得选择一个方向突围,不管是不是被吃掉,总得拼一把,坐着等烟熏死显得更窝囊。

    他们一前一后出去,好长一段时间的安静,烟气也少了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被前出的黄胖子堵住了,他那个胖胖的身体把小洞封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既然空气污染降到可承受范围,那我就继续等等,也不着急干什么,看看他们回来带着什么情报再说,这段时间的历练告诉我,什么事都需要冷静,判断准确再出招。

    又过了大约一分钟,我听到了老鼠的惨叫声,吱吱的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声音从前洞传来,黄胖子可能要完,有了这种声音,我觉得一定是遇到了猫,而遇到猫的老鼠,遭遇不言而喻。当然现实中是有狗能掏老鼠洞的,南方土狗大多都有这样的本能,这是多年的习惯传承,但从没有人指望过狗去抓老鼠。

    我觉得老宋很有可能再开挂,继续修改规则让狗也可以抓老鼠,这不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他已经修改过一次规则了,再来一次我不会惊讶,所以前后洞的危险程度可以看作差不多,这个我是不会跟她们说的,我就想出去看看,小小来了没有,会不会对我下手。

    惨叫声很快停止,停止的时候黑胖子也回来了,黑着张脸对我说:“后洞被人堵死了,用的是大石头,我们挖不动,也出不去,前面是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他是不是蠢,为什么要娶挖石头,就堵个洞口而已,洞口两旁不是石头啊!

    我只好避过不谈,对他说:“前面的消息不用等了,那位我估计是凶多吉少,惨叫声你没听见?”

    黑胖子张大了嘴巴:“果然还是前洞最危险,现在前后都封堵了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前洞是专门抓老鼠的专用,后洞你很难找的,所以一般情况下都会封死。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,要么熏死,要么继续前洞突围!”我霸气地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