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三百六十八章 你有多大

    第三百六十八章你有多大

    然而老宋并不追,他只是站了起来,又捡起自己的拐杖,重新坐下了。

    他脸上又恢复了正常,盘腿坐着纹丝不动,眼睛斜着看我们,有种尽在掌握的感觉,目光仿佛可以把人看穿。我觉得非常失败,在这老司机面前演了一出戏,还被识破了,好丢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愧是比别人多活了好多年,老宋一如既往地稳,看我出现落败的沮丧就说:“还有什么招吗?没有的话就等着吧,游戏一结束就是你的死期,碰到我你没有别的路好走,能活一分钟就享受一分钟吧,不是有一男一女吗,趁还有点时间,赶紧把该办的事都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”我听不懂,他说得好奇怪。

    杜鹃面红耳赤:“你无耻,我一定会战胜你的!”

    她也觉得装逼失败很丢脸吧,要不然怎么这么激动呢,没事,她以后就会明白了,人活在世上靠的其实是脸皮。

    老宋又说:“还有什么办法你尽管试,不光是你这稚嫩的演技骗不了我,从大局上说你也没有什么胜算,只要我诚心回答就不可能死,而游戏结束我不会放过你们,这样一比较你看出谁才是最终胜利者了吗?无论你问什么,只要我不骗你最后都是你死。”

    我不信,一定要问出他的弱点,游戏是白来的机会,没有游戏我们早死了。

    “好,你有种在这里等着!”我颇有些“放学以后小树林”的架势,决定和他拼了。

    老宋的回答更直接,两眼一闭,干脆谁也不看,我是彻底拿他没辙了。

    我和杜鹃败退,出去以后再想办法吧,最关键是我能弄只猫来,然而我没有这种本事,面对小小都拼命想逃……这次我不逃了,努力抵抗这个心理难关,回头再看见小小的时候和她商量商量,她不就是想问我几句话吗,老实回答她就是,我又不欠她什么。

    出到这边的隔壁墓室,原来那个被互换身份的胖子早已不知所踪,他变成老鼠了就会本能地害怕,这个我深有体会。再加上他们这些胖子本就不齐心合力,相互之间有诸多猜忌,所以能多则躲,不小心说不定都能被自己人坑了,所以他们是比我更胆小一些的。

    刚才老宋算是回答了我一些问题,搞得我心痒痒,打定主意必须问个明白。

    哪怕真的被他困死在这里也要问,自从江水出现,这些事遇到得越多,我就越看得开。

    我要是死了,最不甘心的肯定不会是我!

    正寻思着从哪里引只猫过来,忽然猫就出现了,是小小!

    小小现在是半猫的形态,普通人看上去挺可爱,但我们老鼠不那么认为,杜鹃都被吓得脸色苍白,退到一边的墙壁缩在墙角动都动不得,而我被小小的突然袭击摁在那里同样也不能动。小小并没有用上多长的时间就掌握了做猫的精髓,神出鬼没动作敏捷,突袭成功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她根本就没有真正做过人吧,反正适应是挺快的。

    我甚至相信她能一口咬下来,把我撕成碎片,没做过人不知道这有多恶心。

    “有话好说!”爪子到了胸前,我不得不怂,“小小,你冷静一点,最多你想知道什么我回答你就是,其实有的事情不问更好,我不想你伤心。”

    小小淡淡地说:“其实是你误会了,我没想从你这里获得多么了不得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我选择了跟你,就没有退路,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,我都不可能回去,都不可能再喜欢别人,你忘了吗?我们有相同的命运,不管是死是活,在江水那里我们的用途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小小眼神里似乎有哀伤:“所以,我就想知道一些简单的东西,关于你的一切我都想知道,哪怕是一些琐事,别人不在乎的东西,我如果能知道都会欣喜若狂,这个你恐怕是不会理解的,但我能理解你,我这样缠着你,如果别人对我这样,我会和你对我一样不理他。”

    她是在说绕口令吗?我听到最后什么也没明白过来,弱弱地问:“那你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小小幽幽的目光变得柔和,她问我:“你有多大?”

    我目光瞟向别处,心里没底,弱弱地说:“十六厘米……也不知道这个尺寸合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小小呆了,微微震惊了一下问:“这是什么单位?我是问你年纪,岁数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问这个。”我松了口气,“本命年刚过,这个应该不用解释了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用解释,本命年有好多次的,十二年一个轮回啊!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的第一个问题结束,我回答得很诚实,你是不是该放我一马了?”

    我得意地拍了拍她的爪子,为自己的机智点赞,只要我诚实回答了这个问题,就能逃脱。

    刚才我还为自己搞出的这个设定不满,现在觉得很合适,没这个设定我就惨了。

    小小立即就放开了我,变回人形,又不甘心地说:“你又要跑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跑,不是我要跑,而是我们现在必须做点事了。”我终于迎来了理智时间,“你就埋伏在这里,那老头变了只狗,我得想办法让他先变老鼠,你来盯住他,我想办法,记住别去惹他,真正的猫他是要追的,你不要冒这个险,我再引只猫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去引他,你怎么还去惹猫,你可是老鼠!”小小急了。

    我学老宋淡定的样子说:“别担心,现在我知道怎么对付猫了,没有问题的,你千万别出来,藏好一点,我们需要保持有一只猫的威慑力,记住,老神仙现在的嗅觉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盯着他干什么?”小小问。

    “别让他溜走了,看好他的行踪,你能跟着他最好,如果他换了地方,你能通知我在哪里吗?”我问道,记得小小有这个能力的,毕竟是我命格里的人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:“这个容易,如果他换地方,我派金蝉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小小手上出现了一只金蝉……好像就是我那只,我左看右看:“你哪里弄来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就是你的啊,只是它也听我的命令。”小小解释说。

    奇了,金蝉婆婆告诉我金蝉是认血的,别说小小跟我没有什么血缘上的关系,她根本就没血啊,金蝉怎么能认她,难道金蝉婆婆骗了我?

    这时旁边杜鹃的声音传来:“低等级的蛊认血,真正顶级的蛊会测你的命格。”

    是不是真的啊,高级的蛊还能算命?

    我对此存疑,别说它有没有这个能力,有没有这个智商都是麻烦,不过细想起来,这个解释好像也说得过去,因为金蝉似乎真的能听从小小的命令,它居然没有回我这里来!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吧,我去另找只猫,你在这里盯着。”

    我重复一遍刚才的决定:“记住不要现身,别让那老家伙闻到你的气味,现在那老小子鼻子灵着呢,有什么变化你用金蝉引我过来,反正我现在是老鼠,不怕他这条狗,杜鹃和我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和你一起?”她们简直是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小小明显是在吃醋,一般这个时候男人都会沾沾自喜的,然而她不是活人。

    而杜鹃怕的是冒险,接着说:“你去找猫,我跟着干嘛啊,什么忙都帮不了还累赘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别想多了,我纯粹是为了安全考虑。”

    我解释道,“首先要说的是,小小就是猫,你留在这里不怕被吃了?其次,我现在已经有了对付猫的办法,埋伏一条狗人太多是不好的,最后,杜鹃你毛都没长齐我能看上你哪点?”

    杜鹃顿时大怒:“你说谁毛没长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