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三百六十章 作战计划

    第三百六十章作战计划

    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变了的人还能变回来,只是印记没改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,这么一来的话,狗拿耗子的可能性就更多了,因为可以变成正常状态,你看不出来那个人是猫还是老鼠……如果是猫的话,身份已经成立的情况下你不追就自己变老鼠,你追吧,万一真是老鼠呢?至于额头上的印记,这个又不大,完全可以遮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,当狗也这么纠结,游戏看来做了一次调整,就不想有人消停。

    现在狗也不是好当的了,我还不如安心做老鼠,和小小身份换来换去,两人中保证有一个是猫,等一下好抓那老神仙。

    “打开看看吧?”小小压我身上妩媚地看我。

    我的压力很大,虽然说相互之间有信任吧,可不知道为什么,我对她这猫的形象怀有一种奇怪的恐惧,难道我天生适合当老鼠?我坚决地对她说:“你到一边去,我心里有点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肯定是老鼠没错了,否则为什么这么怕我。”

    小小拍了我一下,也没有坚持,站起来就走到一边,“你赶快,让你回答个问题而已,你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好了,也没有太过分吧,你放心,我会很温柔地问。”

    猫对老鼠会很温柔吗?我才不会相信,到时候她成了我的天敌,我就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,非要我回答一些不愿意透露出来的问题怎么办,很难为情的!

    我打开纸条,清晰地看见了纸条上的字,那就是我写的:鼠……

    好像是哪里弄错了,我的心一下子开始慌了起来,小小就站在我身后,虽然现在已经恢复了一个人的模样,但猫的气息我能清晰感觉出来。不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,也许是因为这张纸条吧,看见“鼠”字的刹那我就察觉到自己的感官变得清晰了,仿佛有了老鼠的感觉。

    小小如同是夺目耀眼的探照灯,看过来的目光都让我感觉异常灼热。

    好可怕的感觉,我现在根本不需要改变什么形象,就能清楚知道自己已经变老鼠了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很奇妙,也让我心里很恐惧,深深地体会到了什么是面对天敌的感觉,内心对小小的畏惧压过了一切,这时候她长得再漂亮都没有卵用,我就是怕,毫无理由地怕。

    所以我在没变化的时候就撒腿逃跑,完全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跑出去十几步了小小的声音才传过来:“你跑什么,还有两只猫呢,他们可没那么客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跑啊,总之很害怕的样子!”

    我悲愤地说着,一转身拐进了另一个通道,此时就能感觉到身体的变化了,浑身仿佛发汗一样长毛……但我已经没功夫看自己变成什么样,后面我察觉到了动静,是小小追来了!

    动作很轻,但我好像忽然听力变得很好的样子,一点点细微的动静都可以察觉到。

    狭窄空间,我居然运动自如,一点都没有局促感,仿佛这里和宽阔的大陆一样通畅。然而后面的小小追得也轻松,我回头一看,就看见了小小烁烁放光的眼睛,还有我的长尾巴。

    “别跑,我就问你两个问题!”小小在喊我。

    我没法回答了,恐惧心理压过一切,尽管知道怎么回事,但还是不由自主地跑。

    当然,身体变化了,思维只是受一定影响,大致还是人类的思维,理智也不至于一点没有,小小就追得不是那么坚决。对猫来说,老鼠只是一种诱惑而已,所以她面对我可以不被猫的思维影响,而我就不一样了,那种遇到天敌的感觉就是生与死的考验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,胆子差点就吓破了。

    没有亲自体验不会知道这种恐惧,以前我就看见过老鼠被吓傻的,蹲在大路中央浑身发抖,一步都不敢挪动,无论你怎么逗它都不会跑,那是真被吓傻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,没做过老鼠,永远不知道真正的恐惧是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无论小小再怎么说,我也没有本事抵抗那种恐惧心理,头也不回地逃跑。

    渐渐地,我就察觉不到后面的追击了,又跑了一阵,我才慢慢收住脚步,仔细听,好像周围没了动静,一片安静的样子。心情略微放松,我低头一看自己的一双前爪,太恶心了,指甲里灌满了泥,这种爪子并不锋利,却很结实,是挖土的好工具。

    不行,我得变回来,老这个样子我会被自己恶心死的。

    忽然奇妙的感觉充满了全身,我发现自己能控制变化,一下又变成了人样。

    摸摸额头,好像是有个印子,不用看了,那肯定是老鼠,我不由得担忧起来,这貌似也不是什么大招,把我自己也绕进去了。小熊的这种能力厉害是厉害,只是自己不能作弊,一旦规定了规则,所有人都得遵守,我唯一优势的地方就在对规则的全盘理解吧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刚才的计划,真变老鼠了,运气不怎么好,那我怎么对付那老神仙?

    首先要抓他必须有两个前提,我得是猫,他得是老鼠,狗虽然也可以抓猫,但这个没有什么强制威力,就是抓着好玩的,我不能问他问题。

    那么老神仙现在是什么呢?

    我看着四通八达的通道,简直就像是老鼠的洞穴,这个游戏在这里还挺应景。

    一开始的时候只能拼运气,虽然他传说中神仙般的能力没有了,和我一样是平等的游戏者,但我运气一向不怎么好,现在已经是老鼠,对方不可能坏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作战计划需要小小的配合,但现在我连小小都怕。

    于是我设想了几种情况,第一种老神仙也变成了老鼠,那样我可以让小小抓他,估计现在小小已经在搜索了,虽然小小又时候比较任性,但大局观还是有的,正事应该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最有利的情况了吧,老鼠名额最多,老神仙变老鼠的机会也很大。

    第二种情况,老神仙变狗……

    那小小就得躲他了,我反而不怕,可以由我来引诱对方抓我,然后对方和我互换身份变老鼠,小小再抓他……然而我互换身份后就变狗,还能不能跟小小做配合呢?

    第三种情况,老神仙变猫,这个最麻烦,小小奈何不了他,他还是我的天敌。

    如果老神仙是猫的话,对付我们两个就毫无顾忌了,我和小小还不能有配合。

    猫其实不怎么怕狗的,相互间最多是追追赶赶,但老鼠怕猫却可以排名世界恐惧之首!

    要战胜一个神仙很艰难啊,哪怕把他放到和我一个水平,我好像也没有丰富的经验去战胜他,他自己说轮回了许多次,那么多年的岁数绝不可能活到狗身上去了。

    我蹲在黑暗里思索片刻,一点头绪都没有,变老鼠这么恶心的事我都做了,居然也没占什么便宜。我手气不好,但愿那老头抽到的也是老鼠,否则我还真不好弄他。

    正在感叹世事无常呢,忽然前面一条岔路,我听到了有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对了,躲在黑暗里并不安全,我记得书里无数次科普过这一点,猫在夜晚的视力其实要强于白天。也就是说猫在黑暗的地方比有光的地方看得更清楚,而之所以发生这么奇怪的事情,就是因为它们吃老鼠……

    会不会是猫?

    我的心提了起来,打算一有动静马上变老鼠跑路。

    心惊胆战地摆好往回跑的架势,我发现岔路两边都有人过来。

    打左边来了个胖子,打右边又来了个胖子,腰里没有喇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