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三百五十六章 猫捉老鼠

    第三百五十六章猫捉老鼠

    老头不信这个邪,他还真动手了,当时我特别紧张,万一不靠谱呢?

    紧张也没什么用,我只有这么一招,如果不灵的话迟早也是个死,还不如爽快点被他一掌拍死呢。他冲过来,自信地扬起拐杖敲我,一看那姿势就是行家,然而……他打偏了!

    不仅打偏了,他攻击我的刹那四周空间仿佛变得扭曲,地洞都好像变形了,那一棍子打下来从我身边擦过,没等打空,竟然反弹了回去!

    砰地一下,拐杖直接敲到了老头的脑门上,我差点没笑出声来,成功了!

    这时候我身上的冷汗戛然而止,浑身暖融融的通体舒泰,心再次放回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前辈自重,现在你必须听我的。”掌握了局面的人都十分有风度,这时候恐怕我的身上都能嗅出点高手风范来,“如果你不服的话,可以尽管再试试,我还没有说规则,此时你的任何攻击行为都是非法的,那么你愿不愿意陪我玩这个游戏呢?”

    没错我是故意的,如果他拒绝,那就直接被搞定了,游戏不容拒绝。

    也没想到小熊的这个能力居然可以直接过到我身上,不知道她这样做会不会有什么反噬?我觉得没那么容易的,她自己用得都不是很溜,还转移到我身上使用,按照正常的思维必须得付出什么代价才对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顾不得那么多,不使用这个能力我就没了。

    老头并不急于回答我的询问,这时候老司机的经验就体现出来了,我如此强势地要求你这样那样,照一般年轻人绝对不信邪,死杠到底。到底人家活了那么长时间,不是没有理由的,老头没有回答,却先问我:“这到底是这么回事,你竟有神一样的能力?”

    “怕了吧,等下还有你受的,趁现在乖乖投降送我们出去,再把你财产移交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吓唬他,然而他也没有被吓住,情绪拿捏得很好,不搞什么无畏的冲动,也不会轻易被吓退,这是个劲敌。总的来说是太稳了,双方对峙从来都是此消彼长的,当你不被吓到的时候,对方士气就会滑落,就比如我现在,觉得这老头真的是好强。

    他只是淡淡地说:“不对,你不可能将这天道都改了,只凭一句话?这肯定是有条件的,而且也布置了陷阱让我踩对不对?我猜猜,这可能是一种特殊的能力,但你也不可能因此获得绝对优势,天道是不公,但这是对所有人不公,所以我未必就会怕你。”

    我去,这家伙真是神仙。

    确实,这个能力不会太过分,不能让我直接碾压一切,双方机会均等。

    但双方机会均等已经是最大的不公,天道酬勤,人家刻苦折腾那么多年,我得过且过还能获得均等的机会,已经没什么话好说了。毕竟有些人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,而我是带着小熊长大的,因为江水的阴谋使得我和别人不一样,本身没什么能力,小熊就是我的能力。

    我打心眼里很佩服他:“能第一次就看得这么透的,你是第一个,怪不得叫你神仙。”

    他还挺谦虚,淡淡地说:“天道无常,本该如此,你别想太好了,但也不会太坏,有时候再多的努力也白费,有时候白捡个机会就坐享其成,我那么多年过来有什么看不开的,只有一点,大道无疆,任何时候你都有机会,所以我绝不轻易放弃,机会是老天给的,给别人,也给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是因为这样的心态,你才能熬过那么多年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,其中有一段岁月,比死还难受,你们不会懂的。”

    他摇头苦笑,这个逼装得我给满分,就好像有钱人经常苦恼自己钱多一样,帅哥大清早经常被自己帅醒……不是我这种屌丝能理解的,活得长不好吗,好死不如赖活,还能比死难受?这叫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,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
    老头继续说:“当你活得足够长了,很多事就看得很简单,其实复杂的只是你的心。”

    我好不习惯这种感觉,仿佛面对一个德高望重的师长,然而我知道他有可能下一刻就弄死我,气氛让我十分别扭。这才是装逼的最高境界吧,要生死相争的两个人如同好友一样交谈,一般人是装出来的,然而他竟然好像真的完全不在意,没有情绪,没有仇怨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如果你对面是一个马上要和你撕逼的人,心里能不别扭吗?

    也是,人家活得太长了,什么都看淡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你同意陪我玩这个游戏?”再说下去太打击士气,我还是进入主题比较好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: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是你来定游戏和规则吧?”

    为什么,为什么总有人喜欢说这样的废话?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……”这不是废话是什么,你没猜错就是猜对了,如果猜错,那么你这句话就已经把锅甩了出去,所以这是废话。

    而杜鹃在一旁傻傻看着,完全不懂我们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那我就直说了:“我们来玩猫捉老鼠的游戏,游戏里有人是猫,有人是老鼠。”

    老头笑了:“有意义吗,这是讽刺我住在地洞里?就算我是老鼠,以你这猫的能力抓得到我?”

    他还真有自信,我笑道:“游戏是讲究规则的,违反了规则,整个游戏就等于废了,所以规则制约下哪怕你老鼠再强,也会被猫杀死,别怪我没提醒你,刚才你感受的就是规则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老头似乎一僵,竟也接受了这样的设定,问我:“那你是打算自己当猫,我当老鼠,我就肯定得死在你手里?这也太没意思了吧,游戏还有什么意义,你不如一开始就宣布我死了。”

    当然没这么容易,能这么做我就真的是神,游戏也完全没了意义,所以我不能指定身份。

    于是我说:“抓阄吧,抓到猫就是猫,抓到老鼠就是老鼠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你就把自己的生死交给命运吗?”他反应比我期望的要平静很多,“不用写上猫和老鼠,直接写生和死,意义差不多也是这样了,你敢直接抽生死签?”

    我最讨厌他这样了,说实话,我还真不敢……我要做的,就是把游戏设计得意外情况多一些,有个回旋的余地,要知道我也可能是老鼠。

    于是我说:“当然没这么简单,得有个抓的过程,我忽然想到你对这里的地形比我们更了解,所以要平衡一下你的优势,游戏中还有一种角色,那就是狗。”

    “狗?”

    “对,狗的作用就是牵制猫,但没法对付老鼠,那是狗拿耗子。”

    我真有点佩服自己了:“狗会疯狂地抓猫,猫见着了就会跑,还有,这里面如果有什么鬼打墙以及什么机关暗道之类的,你也不能再动了,完全交给游戏顺其自然。”

    老头挠挠脑袋:“我不明白,这里就我们三人,如果我抽到了狗怎么办?那你们一个是猫一个是老鼠,不是必须得死一个?而我却能跳出追逐之外,对了狗能杀猫吗?”

    “狗不能杀猫,只能抓住。”我连忙解释,“而且为了防止狗怠工不去抓猫赶猫,我给狗加了个限制,遇到猫捉老鼠必须去追猫,而且一小时内必须追到一只猫,否则狗会变老鼠。”

    他怔了怔:“你还真是能折腾啊,变来变去的。”

    废话,不折腾我还真不一定能搞得过他,毕竟他人生的经验比我丰富。

    我又说:“还有,谁说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,还有一群胖子呢,杜鹃,去把胖子们都带来,剩下的人都要和我玩这个游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