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三百五十四章 天敌

    第三百五十四章天敌

    我话一说出来杜鹃就感觉不对:“为什么他就能发现你,你这是不信任我的蛊术?还是说……你有什么特殊的身份?”

    果然不愧是狼婆,哪怕年纪这么小,心思都这么深沉。

    我打消她的疑虑:“你想多了,这里是他的地盘,他想怎么样不行呢,主场作战是有光环的,这个我比你懂,他既然怕蛊,那就应该怕我们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怕你的金蝉,其他蛊不一定怕。”杜鹃摇头,“我来的时候也没用充足准备。”

    我奇怪了:“为什么唯独怕金蝉,难道它是树妖?”

    “和树妖有什么关系?金蝉和其他的蛊不一样,你知道很厉害就对了。”杜鹃解释。

    这什么解释啊,我把敌我双方态势捋一遍:“现在的情况是,那老神仙要干掉我们,而我们出不去,打也打不过,他可以慢慢折腾直到我们到死为止,你也没用把握对付他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杜鹃一愣,忽然害怕起来:“对啊,既然他是那个老神仙,那我有什么底气对付他?”

    没办法,名气太大了,杜鹃也就是狼婆支撑起来的自信,平时被村里人捧得有点飘飘然吧?就在刚才,看见我的时候还十分镇定,那是她手里有蛊心中不慌,蛊的威力让她拥有了强大的自信,所以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抄家伙开搞。

    可在我分析局势之后,她又没了信心,毕竟是一个没有什么实战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老神仙的名气多大啊,光那岁数就压死人了,无论是谁活那么长时间,想不厉害都难。

    “你要有信心,狼婆在你们村子传承多少代人了?”我鼓励她。

    “可我们毕竟是一代传一代啊,这对手他是一个人就活了那么长……”杜鹃越想越心虚。

    这都什么队友啊,之前看起来还不错,怎么越来越不靠谱,也怪我,一开始就跟她提什么老神仙,名头就把她吓到了,不利我方士气。如果我跟她说,只是外面的村子进来一个二傻偷了她们村的鸡,她肯定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就上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不过是想谨慎一点,没那么严重。”

    轻敌是大忌,我不得不说得严重一点,可现在看来有些过了,这只是个小女孩,她的心思很容易被别人的话影响,如果你绘声绘色地说什么东西好可怕,她就真的会怕。

    所以我只得鼓舞士气:“没关系的,现在已经能够肯定的是,他害怕金蝉,我们有金蝉的保护怕什么,你别离开我就对了,至于那几个胖子,随他们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小狼婆经历了如此巨大的态度变化,我也是没想到,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啊。

    杜鹃点了点头,目光看起来也有些怯怯的了,完全没有之前狼婆的架势。

    还真是奇怪了,有本事的是她不是我,现在靠我有毛用,现在就只希望老神仙真的怕金蝉,让他一直不敢靠近我们,指望我们先饿死……到时候杜鹃的蛊虫大军过来,看看有没有用再说吧,之前老神仙说话并不怎么张狂,仿佛他也怕狼婆似的,但这有可能是假象。

    能活那么长时间的人,早已过了得瑟的阶段,他不会介意让我得意,只要最后能赢。

    所以我现在不能误判,唯一有把握的是金蝉!

    杜鹃忽然又说:“他现在既然是死人,那我想本体应该是住在棺材里,我们先找找。”

    对啊,找棺材,像是江水一样,身体对他们也是很重要的。

    死人的状态,身体肯定不能动,对付身体比对付阴魂要容易,我们可以凭着金蝉靠近他的棺材,把他的身体毁掉或者抢过来要挟他。

    继续往前走,我忽然听到一阵刺耳的声音:“这是什么声音,好熟悉,好恶心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杜鹃脸都白了:“是老鼠,好多的老鼠,他居然也会养蛊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有老鼠还是蛊?”

    “老鼠就是蛊!快,我们要赶紧找个大一点的地方周旋,这个地道太窄了。”

    说的是,这么窄的地方,都不方便躲闪,杜鹃既然擅长蛊术,那她应该是不会怕什么老鼠蛊的吧?我看着前面空间变大,不管了,先冲进去再说,听不出老鼠是出现在前面还是后面,但一个足够宽敞的空间对我们来说意义重大。

    一冲进去,我手电就照到了几只大老鼠,还好,我没有被吓到。

    反正没有那天江水搞出来的生肖兽大,数量也不多,老子也是有见识的人,这点场面还吓不到我的。不过坐以待毙也不合适,我随手一扔,把金蝉丢了出去:“战斗吧,金蝉!”

    杜鹃死命拽我:“你怎么回事,这样就扔出去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说金蝉很厉害的吗?”我不明白,“既然厉害,它理应干掉那些老鼠啊。”

    杜鹃快哭了的样子:“可老鼠是它的天敌啊!”

    我靠,不是最厉害的蛊吗,这都有天敌,也说不过去吧?

    紧接着,事实证明了杜鹃没说错,一只大老鼠蹿过来,直接叼着金蝉就走,金蝉居然都没有反抗!我看呆了,这天敌的说法太牵强了吧,比如那天我看见的牛鼠,难道用一只小猫就能干掉?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一阵笑声传来,地室里忽然亮起火把,一个干瘦的老头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那个老神仙?”我疑惑地看着他,“不对啊,你怎么不穿古装?”

    再想想,废话,他又不是一直活着,只是活一段死一段而已,所以穿着打扮不可能跟我的时代相差太远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杜鹃还打了我一下:“谁让你乱来的,金蝉用来对付他啊,老鼠我来对付!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早说,当时的情况是随便能耽误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也没等我说啊,那些老鼠不敢冲过来你没发现吗?”

    我们俩在争吵,那老头忍不住了:“你们别闹了,真当老夫对付不了一只金蝉吗?笑话,这些年遇到的高手多了,一只金蝉算什么,又不是没遇到过,只是不想那么麻烦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吹牛皮吧。”我冷笑,“既然有本事,干嘛还费尽心机搞那些老鼠,有种正面对决!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受激,那样一把岁数,我这手段还是显得太嫩了,淡淡笑道:“不管你们信不信,你们两个也不是我的对手,只是之前不想那么高调而已,狼婆如果没了我也会被怀疑的,其实我真的很厉害,现在有了你,我感觉也熬到头了,终于可以不再压抑自己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吸了我大功告成的节奏吗,我可不能让他得逞。

    于是我掏出手机看了看,说:“其实我也很厉害,可以和你一战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他用怪异的目光盯着我的手机看。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没错,这么多年了你不寂寞吗?高手总是寂寞的,既然那么有信心,和我公平一战如何?”

    老头摇头笑了:“你少来,想用那东西忽悠我是什么强大的法宝对不对?不好意思,这个吓不到我的,你以为住在山里就没有见识吗,那个是手机我知道,真以为我是古代人啊!”

    我很尴尬,对他说:“其实我只是看看时间而已,没想着拿这个吓唬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时间干什么,多没有意义,看时间本就是浪费时间的行为,你时间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他笑得好邪恶,我咽了口唾沫说:“我没骗你,看时间是因为我要准备一下,你给我十分钟,不,十五分钟,我让你领略一下当代高手的风范,这么多年都过去了,你在乎这点时间?”

    他摇头:“没有用的,我再给你一辈子,你也不是我的对手,死心吧。”

    我真诚地对他说:“其实,我就只是想和你玩个游戏而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