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三百四十二章 密林仙踪

    第三百四十二章密林仙踪

    在狼婆这里我度过了平安的一夜,虽然住在木楼里,但干净整洁,环境舒适。

    除了那个杜鹃做菜手艺很烂之外,其他一切似乎都不错,我很想不通,这么一个女孩子悠闲地一个人住在这里,那么有功夫为什么不把手艺练好一点?想当年读高中的时候,我们学校有过一次学生大范围拉肚子,我们宿舍其他人全都拉了,但就我一个正常。

    而这天晚上,我上了六趟厕所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天没亮那小姑娘就嚷着上路了,把我从被窝里赶了出来,在这样一个炎热的月份,我早上起床却有了冬天的感觉。她动作惊人的麻利,那一身看起来零零碎碎我都不知道她是怎么穿上身的,话说就算是少数民族,也不可能天天这样的盛装穿戴吧,她天天过节呢?

    一夜跑六趟厕所,可想而知我现在是多么虚弱,话都懒得说一句就由着她拉上路了。

    还是天没亮的黎明,这个时候路上都是黑洞洞的,在深深的山林里哪怕是正午都很阴暗更别提现在了,冷意深入骨髓。杜鹃举着火把在前面走,蹦蹦跳跳的,精力十足,一边还对我说:“不能让人看到我们的去向,所以不能等天亮再出来,我答应带你去,但你也要保守秘密。”

    本来还想说两句,现在我都懒得搭理她,怕被人看到你举那么大的火把干嘛?

    那些不想知道的谁会管你去哪里,不需要防,而有心人不管你什么时候他都盯着,你这样大咧咧上路也瞒不住。所以她费这些心思就如同脱裤子放屁一样多余,算了,她这个年纪就能获得那么高的辈分,飘飘然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恍恍惚惚走到了天亮,其实也没过多久,然而天亮和天黑也没太大区别。

    山高林密湿气重,这里大清早的山林里总是有浓浓迷雾,迎面扑来仿佛下了一场雨一样,空气湿度大密度就大,大颗的水滴都能在空中漂浮,堪比雨点。哪怕是三伏天,在这里依然能体会到透骨的阴凉,因为周围的山都很大很多,很多地方常年都照不到太阳。

    我一看山势就明白了,林子又密,前面杜鹃姑娘还尽往没路的地方走……

    “我说,你这是要干什么,能好好走路吗?”我哀求道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地方我当然走不过她,她是山区长大的,而我“老家”虽然是农村却没有这样的山区,这不是男女的问题,也不是强弱的问题,关键是看习惯。

    杜鹃就停下看我一眼:“要去找的话,当然没路了,有路的地方代表人经常去,人经常去的地方怎么会有神仙。”

    也对,不过这样走的话,我们的速度可就慢得多了,古人说山里有神仙,歌里也这么唱。

    看来,他们有可能都误会什么了,人活得再长也成不了神仙,但他们会变鬼……

    再往前走,我们遇到了一条小河,清澈见底,其实这条河也是我一路找过来的路线。

    如果你要在这样的地方寻找村子的话,沿着河走再正确不过了,一路往上游走,村子都在河的周围,只是越往上游河就越小,到现在几乎没路了,走着走着就变成了小溪。

    这是一条小溪的主干道,旁边还有许多小溪一路汇聚过来,才形成的小河。

    杜鹃带着我横穿消息,穿过去又穿过来……水并不深,但冰凉刺骨,我喝了几口味道不错,这地方可是纯天然啊,到处的山林都经过了不知道多少层过滤,绝对没有污染。

    但我走烦了,过中午之后忍不住问她:“那个人住在这河的上游吗?”

    杜鹃却还是摇头:“没有这么简单,一般人到不了那里的,还得走,我都不急你急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哪里急,搞得像是郊游一样漫不经心,山路走不惯会很累,我就是典型。

    走不过一个弱质少女是很丢人的事,所以我坚持住没说,再次跟上她前行。

    话说她不会是想把我引到哪里去坑了吧?怎么越走越偏僻,越走越没有人烟,现在可以说是一点点人活动的痕迹都没有。我们往旁边的一条支流岔过去,溪边有大大小小的石头,如果没有这些根本就无法走路,因为真的没路。

    中午太阳最烈的时候才感觉到一点点温暖,这时我听到前面有水声。

    哗哗的声音,依照经验判断,瀑布水潭没跑了,过去一看果然,只是瀑布很小,只有一条水柱从上面倾泻下来,流出水柱的地方居然是一个大洞口!

    一直沿着小溪上来,这里的地势不低,没想到山腹里存了那么多水。

    我问杜鹃:“就是这里了吧?”

    她有些惊诧地看我:“哟,你还挺聪明啊。”

    这不是骂人吗,前面没路了,想要再往前走必须钻进这个洞里,既然有洞,那当然是天然的藏身好地方。不过她这口气真当自己是长辈了,这种也是有习惯的吧,但也不要把别人当小孩好不?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,进去吗?”

    我有点怯,最讨厌这种又是水,又是洞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杜鹃说:“别急,都什么时候了,你不饿吗?先吃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她拿出一个竹筒,里面倒出一团一团的饭,这居然是糯米饭,但我对她的手艺不太信任,想想还是先吃自己的干粮。小瀑布下面是小水潭,我过去想打点正宗山泉水试试,却让我发现了别的东西,这里有烟盒和酒瓶,显然这是人造的东西,而且刚丢下并不久。

    我连忙把杜鹃叫过来看:“深山老林的,不可能有什么人过来吧?这些东西是老神仙的?他的爱好很正常啊,就是和身份不太对得上,他是抽烟喝酒快乐似神仙吧?”

    杜鹃走过来看了看:“不是他,是另外的人过来找他,我知道有很多人一直在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还能找到这种鸟地方来?”我表示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你说进来搞个徒步旅行丛林求生啥的还可以,真在这里面找人,丢进来上百万的队伍都掀不起一点风浪。这里是看不到边的山区,而随便一个山头就可以蹲上几万人了,还找人,找一辈子都未必会有收获。

    杜鹃却说:“那是你不懂,普通人想要金子,知道内情的人想要神仙不老方,他们找起来才真是狠呢,有专门的队伍寻找,他们的职业就是做这个的,是长期职业,不仅有五险一金,还有工资等级制度,不仅自己做一辈子,有的人还把这职业传了几代。”

    我去,这就骇人听闻了,专门找神仙的工作,还当成手艺传几代人?

    “这么多人过来,他们和你没有冲突?”我想着杜鹃是香饽饽了。

    她还是摇头:“我还不一定知道得有他们多呢,能有什么冲突?你以为我能带你来,就知道多少秘密吗?其实我并不为老神仙保守什么秘密,也不需要,他不想见的人谁也见不着他,所以要看谁有缘了,你如果真的有信心,就做好长期在这里寻找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什么,有信心了还要弄那么久?那意思就是没信心的话还是走人算了……

    可我不能耽误时间啊,小熊还在江水手里呢,那些专业寻找神仙的肯定是受雇于人,想也知道,雇主那么有理想,怎么可能会把自己的时光浪费在大山里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不亲自找,派人来找有用吗?

    好像哪里不对,我问杜鹃:“你说的老神仙,他出现的地方不止这里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止这里,否则人家早就找到了。”杜鹃白了我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