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三百四十章 狼婆

    第三百四十章狼婆

    当然,我也不是无头苍蝇似的瞎逛,有备而来的。

    这里面生活着许多瑶族同胞,想来和金蝉婆婆是一个路数的,临走的时候金蝉婆婆给了我一个虫茧,她说以这个为信物,有人会帮我。先进到一个小县城,住一晚然后不断往乡下走,说实话,我以为那县城就是乡下了,到处都弥漫着清新的气息,就是气温有点凉。

    这里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,夏天的避暑胜地。

    坐车往乡下走,拖拉机到头了,然后用脚走路,我要寻找的是一个偏远的村子。

    这个村子的名字还奇葩,叫格蔽村,金蝉婆婆写过给我看的,然而用说的就不是那么回事了,我找过好几人问路,他们都这样说:“隔壁村?按着大路走就对了,这里又没别的岔路……”

    说真的,他们这里相当偏僻,能两三个人并排走的就叫大路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我已经充分考虑了环境的恶劣,背包里甚至连帐篷都带来了,还带来了好几天的压缩干粮,这好歹比挖虫子吃强。不过不一定能吃完,这山里有狼,有野猪还有熊和豹子,能把带的东西吃完我就算谢天谢地。

    在经过无数次询问之后,我还是找到了那个蛋疼的格蔽村,真够偏僻的,没几个人知道这里,也就是临近的村子人知道多一些,再远的话,也就只有问老头老太太才有印象。

    这么偏的地方,能有什么好事?

    等我找到的时候,天都快黑了,这还算幸运的,其实我也只是问人的次数多了而已,真没浪费太多时间。到这里我先找一个叫狼婆的人,再一路问过去,居然不是在村子里住,而是在村外面另一个山坡上,那里有一栋两层的小木楼。

    山里的少数民族一般都住这种房子,一楼养猪养牛羊鸡以及堆放各种农具,二楼才住人。

    然而我在外面敲门居然等半天没有动静,周围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不会是没人住了吧?不像,看这里周围好像经常有人动过的样子,看门就知道。

    村里的大门都不会锁,所以在这里没人拦着的话你可以去到任何地方,所以我直接就推门进去了,从楼梯噔噔噔上二楼。一切都是木结构,楼梯也是,踩上去咚咚地响,和寂静的周围环境形成鲜明对比,显得那么怪异。

    再推开二楼的门,我就看到了堂屋,里面也是空荡荡的,正面供奉着“天地君亲师”牌位,神龛里黑漆漆的,就知道香火供奉好多年了,这不奇怪,似乎是这里寻常人家的摆设。

    然后我看着一个个房间门开始犹豫,就这么推开一个个找,就有些太不礼貌了吧?

    于是我开口大声喊:“狼婆,狼婆……”

    喊完收工,就觉得周围静得更可怕,有点山村鬼屋的感觉,不行了,我得马上出去,回头再问问村里人这里到底是不是住着一个老太太。

    可我才回头,就看见一个大约十多岁的女孩堵在门口,身穿少数民族服饰,静静地看我。

    不会是鬼吧……怕毛,我身上就带着鬼,还是鬼门的厉害角色。

    于是我壮起胆子问:“小妹妹,这里是不是住着一个叫狼婆的人?”

    她看着我眨眼间,没有回答,也没有其他的动作,我就纳闷了:“听不懂吗?可惜我也不懂你们的话,你这么大了没上过学?不要怕,我不是什么好人,就是想来打听点情况。”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听懂没有,依旧没有回答我,于是我堆起笑容,掏出一颗棒棒糖上前……

    “小妹妹好漂亮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这回她说话了,虽然带着口音,但咬字还是很清晰的,比我强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带鬼进来?”

    我大惊,这居然也可以说,这种村子不是很迷信吗,不是应该有什么忌讳的吗?

    这样一个看起来像是高中生的小姑娘,居然一眼就能看出我我身上的问题,怪不得说高人在民间呢,这么小就有这种本事,也太早熟了吧……不过我身上什么名堂我自己清楚,这种事她不说还好,既然说出来了,我又怎么和她解释呢?

    “这个她不是害人的,这个是我那啥,你懂的……不,你不懂,我怎么说呢?”

    “是冥亲?”

    她居然淡定弟说出了这两个字,我没料到她还不是一般的高人,简直神鬼莫测!

    “是。”我马上承认了,“就是这样的,所以她不会害人,你看我都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却不屑:“你这么年轻,看起来面色也正常,身体是好的,为什么要结冥亲呢?这本身就有问题,一般人有谁肯这样?”

    谁说不是,我苦逼地说:“所以我来找狼婆啊,据说她能解决我的问题,吃糖吗?”

    她无视了我后面的话,问道:“谁告诉你来这里的?”

    我一怔,和一个貌似没成年的小姑娘说这种正题合适吗?于是我问她:“你能做主?”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来这里的?”她不耐烦地又问了一句,人不大却挺刁蛮。

    实在是没办法了,也不好说出金蝉婆婆的名号,她们两个实在不是一个时代的,我只好把那个虫茧拿出来:“你知道狼婆在哪儿的话,把这个给她看,她应该就会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目光一凝,也不知道她怎么走过来的,居然伸手就取走了我手上的虫茧。

    刚才我是恍惚了吗,感觉哪里不对的样子,小姑娘忽然说:“你最好别动,进这里面的时候你已经中蛊了,没什么事的话我自然会放你,但如果你不怀好意……”

    靠,这么霸气,我金蝉呢?

    她拿起虫茧仔细看了看,忽然说:“我明白了,你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我又是一愣:“跟你说?小妹妹,你高中毕业了吗?”

    靠谱吗这个,这个年纪对于山外面的女孩来说也许古灵精怪了,但她只是山里土生土长的女孩,这个时候应该如同一张白纸似的吧……好像也不对,实际生活不会像文青小说里一样,山里女孩其实更早熟,十几岁大就拉着男生钻草丛了。

    我正在胡思乱想呢,她眨眨眼睛告诉我:“我就是狼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你是……哈哈,小妹妹挺幽默,不过叔叔现在又正事,不好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狼婆,我不会再说第三次了。”

    我完全愣住了,虽然年纪看起来有些扯淡,但这架势确实很强大,妥妥的高人风范。

    联系刚才她表现出来的能力,我几乎都相信了,然而她想做这个狼婆还是有巨大的硬伤。

    “别玩了,金蝉婆婆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少来,她说三十年没来过这里了,而你这年纪,有十八了没有?”

    我一语道破,她忽然不说话了,嘿嘿,被我看出来了吧,不过她看着我的眼神似乎有些无奈,有一种大人不知道怎么跟小孩解释的意味……靠,难道说这是一个千年老妖,只是驻颜有术而已?

    别真的是啊,这货不是,这货不是……

    然后我看见她对我招了招手,然后转身,我惊问:“去哪里?你把东西还我,不说清楚我是不会和你去的,你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她叹口气终于说话了:“阿哥,跟我走吧,难道要我放蛇咬你?”

    又拿蛇吓唬人,和金蝉婆婆一个风格的,我有些相信了,金蝉婆婆应该不会坑我吧?

    我只好跟她走,请注意一点,我不是被蛇吓到的,我有金蝉护体害怕她?

    小姑娘把我带到了木楼后面的山坡上,这里有孤零零的一座坟,然后她指着对我说:“见过金蝉婆婆的狼婆,是她,你要找她的话,我可以帮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