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三百二十二章 我有异能

    第三百二十二章我有异能

    我不理解小熊的做法:“你刚才浪费时间玩那一套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了给我们多一点获胜的可能性。”小熊说,“如果他找到了假的大鬼牌,自己不能激活身份,就有可能相信我们刚才重新设定的身份,那时候你猜他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我不假思索地说:“他会帮我激活身份,因为他知道我是大鬼……刚才你出老千?”

    小熊贼兮兮地笑道:“反正是不算数的,又没说不让骗人,我们只是玩了一个没用的花招而已,信不信在他,既然不是真正确定身份的牌局,我玩点花样也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果然啊,小熊出老千了,目的就是让小帅哥认为我是大鬼,这样我们能有很多便利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老豪抓到了大鬼搅乱了局面,搞得一阵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“可是,最后还是得把大鬼请出来吧,要不怎么结束?”我发现了事情的关键。

    没和大鬼撕过逼,游戏是不可能结束的,刚才那一下没结束我也是很意外,攻击是有效的,然而不算成功。就因为可变牌的出现给我们提供了炸弹,这是对游戏的逻辑性构成威胁吧,所以说有两个规则制定者就会出现矛盾,有对手就有撕逼。

    “但愿我们的努力可以骗过他们一下,有时间寻找制胜点。”小熊说,“现在我们没了小鬼,炸弹也凑不齐了,所以获胜的可能性很小很小,唯一能做的就是逼和,有开始就必须有结束,如果变成了僵局,我会提出和局条件,大鬼意识不到自己的身份也算一个和局条件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,也对,我们基本已经没可能获胜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我们就不再激活身份了,想办法先找到大鬼牌,让那小子也没法激活。”我灵机一动想出个妙计,“多放点没用的大鬼牌,让他找到,然后发现大鬼牌不能激活自己的身份,于是他肯定就相信我是大鬼了,于是放弃继续寻找……”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那张黑桃九还在我身上,赶紧掏出来扔掉,怕什么时候又沾血了。

    然而我掏出来一看,上面好像有字?

    “有效攻击大鬼,可获得一次规则便利。”

    看完这些字我不明白什么意思,茫然看了看小熊,小熊也不解:“这不是我设定的,我想也许是游戏自己平衡的吧,攻击大鬼的努力也不能白干,所以会给予一定的补偿。”

    “关键这是什么意思啊,什么叫规则便利?”

    “就是可以制定一条利于你的规则,对整个游戏范围都有效。”

    规则?好高大上的东西,一般人没想过这个有多恐怖,我是想过的。

    夸张到什么程度呢?就比如说我扭转了规律,说大象能装在冰箱里,那么大象就能装进去,不管那个冰箱有多小,反正规则是这么制定的,它就必须能装进去。

    又比如说规则设定对手看不见我,那我就是隐形的,不用搞什么科技玩这个。

    小小的游戏规则,对应广阔宇宙就是各种规律,规则说铁比棉花硬,固体比液体硬,那就是必须实现的,没人可以阻挡,你们只能适应这个规律。

    哇,那岂不是说我可以拥有异能?

    没错,我可以做设定,然后成为金刚狼一样的男人,或者什么蜘蛛侠闪电侠之类……

    “那我可以便利到什么程度?”我问小熊,说太厉害不会让游戏感觉失去平衡而无法实现吧?

    小熊也不大清楚:“你可以先试试吧,我也不知道,说是我可以制定规则,但其实也要遵守规则的,太离谱的条件我也不能设定,不平衡的游戏根本就不是游戏,结果就是游戏不存在了,你提出便利条件的话,直接要求大鬼失败肯定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要大鬼无法攻击我。”

    我也觉得太过分人家不会满足我,所以直接提了个效果,倘若变什么侠的我还要和他撕逼,而大鬼在游戏里就是无敌的存在,这是规则的基础。所以我不能要求自己是什么侠了,那样没用,孙悟空都没用,我提的规则不能大过之前的规则。

    所以我认为,让大鬼不能攻击我已经是最大极限。

    等了一下好像没反应,我忐忑地温:“成了吗?”

    我提出这个规则就不可能有立竿见影的效果,这是看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小熊指了指我手上的牌,我看到牌上的字逐渐在消失,看来是成了,然而我又开始后悔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浪费了这个便利条件?”我问小熊,“江水本来就不会对我下死手,我多余又要了一个保护……擦,刚才我怎么不提把金蝉婆婆的魂给招回来,那样我们又有对付大鬼的手段了,我可真蠢啊!”

    小熊也想到了这个,看着我说:“我也觉得是。”

    这么说我们真的浪费了一个机会?如果我要求给金蝉婆婆招魂的话,规则肯定会成立的,因为这能让游戏更加平衡,而不是现在大鬼一家独大,让我们只想着逼和。

    然而我却没有往这方面想,也怪刚才想出了逼和这个办法,让我一时没转过弯来。

    如果之前一直为没有攻击大鬼的手段担忧,此时我就提复活小鬼了!

    意识到刚错过一次机会的我无比悔恨,但悔恨又有毛用,我们只有继续努力。

    我唉声叹气地开始找,那张把我们一方两人收魂的大鬼牌在哪里,现在秦云也暂时丢失了身份,大家不可以相互攻击,相安无事,于是开始了地毯式搜索,挨家挨户地找。

    才找了两三家,我一无所获,出来的时候就发现那个小帅哥秦云堵住了我的去路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,他找到大鬼牌了?

    “我找到了。”他对我亮出了牌,“你就是大鬼,我第一次抓鬼的时候看见了,所以,你把自己激活吧。”

    我眼神掠过那张大鬼牌,上面只有大鬼,没有被收魂者的形象,不是真的大鬼牌。

    回头看看小熊,她凑过来小声说:“我让那个刘芳去放的假牌,他发现不能激活自己,肯定把我刚才的话当真了,现在来找你激活大鬼呢,还得继续骗下去,直到我们找到真正的大鬼牌,只有我们拿着大鬼牌才有可能逼和,所以不能让他发现你也激活不了。”

    那怎么办,我得逃跑啊,不让他尝试激活我。

    “你别过来!”我把声带控制得声音都跑了调,“不要靠近我,把那张牌拿开!”

    真该为自己的演技点个赞,小帅哥绝对相信了,拿着牌逼近过来:“认命吧,谁让你就是大鬼,赶紧激活自己的身份,否则我们谁也出不去,你逃避对大家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会不会穿帮,反正我不能让他靠近我,只能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小帅哥就在后面紧追不舍,我们在昏暗的小村里又开始了追逐的游戏。

    “别跑了,你跑不过我的。”秦云一边跑还能一边呵呵笑着,“哪怕你再能跑又怎么样,我是不会累的,总能追上你,你还是正常人,就有正常人的极限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追我就不跑!”我感觉自己快累垮了,刚才在坟堆里就已经透支。

    秦云还在锲而不舍:“这样有意思吗,游戏就好好游戏,你一直逃避多无聊,来吧,变成大鬼,你就可以随便伤害我,不是讨厌我吗?变成了大鬼,你随便怎么样都行,蹂躏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小熊忽然在背后拍了拍我:“有办法了,你骗他攻击你,现在大鬼未激活,他攻击你就犯规,犯规就出局。”

    “天啊,我不是才设定了不能被大鬼攻击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他不是大鬼,还没有被激活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