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三百一十四章 生离死别

    第三百一十四章生离死别

    在我推门出去的时候,果然看见地上有一滩血迹。

    那小子的尿性我是知道的,先出现血迹,然后人就从血迹里钻出来,墙上可以,地上也一样。下一刻头就出来了,然后继续往外钻,这回不错,他出来一个完整的人形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出来了!”血人看样子吃惊不小,不过他面上没有五官不好确认。

    我要跟他得瑟一下,顺便装高人震慑一下他,不让他看出什么端倪。

    “进得去当然出得来,老子又不是来送死的。”我做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,“而且这里也没有什么能挡我的东西,我就是一个人来的,刚才你不信,现在你信了吗?”

    他刚说要出去收魂,现在已经找过了吧,没有人在外面,只有我一人进来。

    所以他收不到魂就知道我是单刀赴会了,这样也是侧面进行威慑吧,就问你怕不怕!

    他果然犹豫了:“你真的没带人来?这不可能,灯全都亮了,没有人的阳寿可以支撑到整个地步,你骗我的对不对,一定是你让人把吹死的又抬出去了!”

    说真话都没人信啊,我问小小:“搞得定他吗?”

    小小却摇头:“我不行,只能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吓一跳:“你都不行了还我来?我你又不是不知道,什么都没学过的,随便一个小鬼就能把我吓尿,你看他,又是放血又是钻石头,我拿什么来搞他?”

    小小说:“谁都可以对付他,唯独鬼门的不行,阴魂更不行。”

    原来什么东西都有天敌的,阴魂有,鬼门也有,看来这东西就是专门克制阴魂的了,一个个的棺材可以囚禁阴魂。而鬼门里根本就没有正常人,现在就只剩下刘芸一个活人了。

    但我还是不行的,外行就是外行,哪怕这血人真的怕我,我也抓不到他啊。

    那是不是可以直接出去?

    我一拉小小:“走,我带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小小却有些抗拒:“不行,这些灯亮着,我出不去。”

    怎么,阴魂会怕这个灯?嗯,回头我也弄一盏回去照明,就不会撞邪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我能把灯都吹亮了进来,就还能把这些灯吹灭了再出去!”我顾不得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小小和我连起来就是鬼道,不变是说鬼道想当牛逼的吗,当然我不会用,江水会,但我好歹也是吹那么多灯不死的人。按照我对阴阳的粗浅理解,我既然是阳极,小小就是阴极,小小怕的,我必定不怕,血人能对付小小,必然对付不了我。

    拉着小小往前走,我逼近了那个血人,他开始后退,太好了,看来是我赌对了。

    然而没走出几步,我感觉身后的手一沉,立即回头看,居然是小小在往下陷!

    地面全都变得血糊糊的,像是血液的泥沼,我踩在上面感觉很黏,可我并没有陷下去,只有小小陷下去了。我紧紧抓着小小要把她往上提,然而太沉了,像是拔河一样,好像有很多人在下面抓着小小的脚往下拉。

    我怎么使劲都没效果,力量太大了,同时我也怕把小小的手给拉断。

    满是血液的地面也太滑,我一个用力过度,脚底打滑,一屁股就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小小都沉到胸部了,她现在就像是刚才那个血人一样,整个陷到了地里,身上的嫁衣是红的,血也是红的,染着血的嫁衣在灯光下却显得暗黑,小小的手却有放松的迹象。

    我着急地对小小喊:“抓紧,抓紧我的手!”

    她幽幽地说:“你拉不动的,看来我真不能进到这里,进来就再也出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一定有办法的!”我语无伦次,一般是没办法了才说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小小摇摇头:“不行的,放开我吧,这里江水都不敢进来,我还是太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沉下去你会死的,我不会放手!”我已经是用尽最后的力气了。

    小小忽然笑道:“我早就死过了,怎么还能再死?最多我再回到那个石棺里去。”

    又回到石棺里去,永远与世隔绝?不行,这样太可怜了,是我让她来找牌的,有义务把她救出去。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识趣的普通人,该做的我坐,能做的我也做,不能做的我不做,但是现在,我感觉不能做的也要做一做。

    一定有什么办法的,江水都觉得我们俩重要,重要的东西一定厉害,怎么会不行?

    既然是鬼道,那我身体里应该是有什么力量才对,不能是一个弱鸡啊,这样江水也不能够苍蝇一样缠着我不放,那么我的力量在哪里呢?又该怎么使出来呢?

    可能是有什么暗号,比如喊一句口号什么的,赐予我力量吧?

    这么一纠结,小小就只剩一颗脑袋了,我顿时又大急,要不要喊口号试试?

    那会很尴尬的……

    这个时候金蝉又出现了,沿着我的手臂一直往下,爬到了小小的手臂上,它居然吐丝!

    你是蝉啊大哥,又不是蚕,不是飞蛾,也不是蜘蛛,吐个毛的丝啊。

    我好像想起来了,这丝不是它的,是上次吃掉那个大茧的丝,它好像是吃了一段。

    金蝉吐丝,一头拴住了小小的手腕,拉着另一头回到了我的身上,我好像意识到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用丝线把我们两个缠在一起,就弄不丢了?”

    小小不会被淹死的,她自己就是阴魂,只要有丝线连着,我就不会弄丢小小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要放开小小的手吗?

    要知道我是一个男人,爱装逼的男人,爱装逼的男人这个时候是不会放手的,这要是放开了面子上怎么过去?把一个人女人丢在这里了,爱装逼的男人绝不会饶恕自己。

    但要是不放开,我就会被一起往下拉,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结果。

    这手不放也得放,我没剩下多少力气了,刚才体力活太重,也没有得到休息。

    热血上涌我就对小小说:“别着急,我一定要救回你的,如果救不回,我陪你一起死!”

    小小就只剩一张小脸在地面上,灿烂地笑了:“听到你这句话,我很满足,这一切都没有白费,只是遗憾没能活着见到你,够了,放开手吧。”

    越是这样说,我就越不想放手,血涌到头上,血管胀得一突一突的,有便秘的感觉。

    然而小小的手慢慢从我手心里滑走,她的微笑保持不变:“我很高兴,这才是真正的人生,就算不是活人也没有遗憾,有句话不说来不及了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坚持住啊,小小,你怎么这样,我没有和你说过言情故事吧?”

    她竟沉到地面以下了,我唯一还能感知到她的地方就只有那根丝线。

    “你想听我就跟你说,起来啊,我……回头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爱装逼的男人都比较矜持,这种话我还是说不出口,我自己都没搞明白该不该说。

    随便就说太不负责任了吧,哪怕是在生离死别的最后关头,我也不能撒谎骗人,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爱她。我怔怔地跪坐在地上,看着小小沉下去的地方,感觉人生过得真是太出乎意料了,是怎么搞到这种地步的?

    她是阴魂,是鬼,我是活人,普通人,现在却是我和她在生离死别?

    这有点接受得太快了吧,我一定是为了游戏胜利才这样的,没错,就是。

    小小带着梅花九呢,她还是珍贵的空白牌,没有她我怎么炸江水啊?

    金蝉在我手臂上爬来爬去,仿佛是要吸引我的注意,它成功了,好像是在提醒我什么。

    “对啊,她又不是活人,一会儿我再把她拉出去不就完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