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三百零八章 人吹灯

    第三百零八章人吹灯

    地道深处传来声音,仿佛是怪兽的喉咙在发出咆哮。

    我下来救心惊胆战,此时更慌了,那里面绝对有一头怪兽,否则哪有这声势。

    下意识地我就想把灯吹灭,脑子里也没经过考虑,本能地觉得黑暗会是我的保护,却不考虑如果有什么会动的东西,人家长期生活在这里哪需要什么灯光,黑暗对我更不利。

    脑子想起不对的时候我嘴已经吹过去了,豆大的灯光哪里经得住我吹这一下。

    我吹……然而那呼吸都会弄灭的灯光并没有熄灭,反而顺着风复燃了起来,呼地一下窜起三寸高,吓得我退出三步。这时候又是一阵阴风过来,比刚才更强烈,咆哮的声音也更加沉闷清晰,然而这么大的风,灯光居然没有被吹灭。

    灯光又亮了起来,我感觉阴风被压制了,仅仅是一盏灯光,阴风又瞬间变小。

    怪不得要点着灯进去呢,这风很邪门,开始就只觉得凉而已,渐渐地开始精神恍惚,感觉一切都不真实起来。既然灯光有作用,那我就放心了,一路点灯进去应该没事,我去找了根树枝,想要引个火,却怎么点也点不燃,树枝有点潮烤了烤居然还是这么潮。

    于是我用手试探,发现那火光居然一点都不热,神奇了,光辐射少说也会有热量吧。

    那没火我怎么点,借着火光在周围转了半圈,也没看到什么提示,又没个人出来跟我说点什么,感觉没头没脑的。干脆摸黑进去一点,试探一下有没有什么情况,万一那怪兽又睡着了呢,常年在这种地方待着,不睡觉它能干什么。

    于是我开始慢慢往前挪,走到这里我基本已经不害怕了,其实是已经麻木了,最害怕的时候还是刚才在井里,我特别厌恶潮湿的水环境,尤其是水里有个洞的。

    越往前走光线越暗,几乎都看不到东西了,忽然咆哮声又响起。

    我靠着角落蹲下来,想安静地蒙过去,可细细一听就察觉了问题所在,那声音不是地道深处传出来的,而是这地道四处的震动发出。是风,风经过特殊形状的通道会发生共振,结果就像是什么怪兽的咆哮声,我蹲着听了半天,才渐渐把自己的心放回肚子里去。

    然后站起来再继续往里摸,借着最后一点光线,我又发现了一盏灯。

    灯下还有字,果然是有提示的,可惜光线不足以让我看清楚,我就用手摸。

    “吹……吹燃两盏灯,可以继续往前走。”

    我摸出了字迹,什么,用嘴吹吹就燃了?我听说过可以把牛皮吹下来,没听说过把灯吹燃的,这不需要点火种吗?那吹就吹吧,随便试试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对着长明灯我就喷了口气,呼地一下竟真的点燃了,看来和鬼火也是差不多的东西,有燃点较低的物质?

    点亮了一盏灯,我发现旁边果然还有一盏,接着吹吧。

    两盏灯吹亮,温度仿佛都升高了一些,我觉得舒服了,看来这样行得通,我接着往下走。借着这两盏灯的光芒我又走了一段,前面居然还有灯,这下我不用什么提示,再吹亮。

    可这一次吹亮的时候,一张大脸就出现在我面前,相距不到一尺!

    这大脸盘足有一米宽,两只眼睛比鸡蛋还大,圆滚滚地突出来,硕大的狮鼻有层层叠叠的褶皱,嘴都有一尺来宽,獠牙从嘴角伸出来,匕首一样尖锐锋利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当时我吓得有多惨,心仿佛都从嗓子眼跳出来了。

    看见的刹那我就急速后退,直到背部靠在地道的另一边墙壁上,这个是能吓死人的。

    还好我没被吓死,心脏在不受控制地突突跳动,我这才发现那张脸不是活的,而是一个巨大的石像。石像嵌在洞壁里,一只大脑袋伸出来,还有一只大手掌托着灯,仿佛是一个巨人蹲下来在托着灯看我。

    我不停喘气,平复着受惊的心灵,哪个缺德的货搞出这种幺蛾子,吓死爹了。

    喘了好一会儿才镇定下来,这样过日子还真是活不了几天,我真是受够了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字,没有任何提示,就只摆了一个吉祥物而已。

    接着走,没办法,小小就在里面,我得救她,还得依靠里面的牌对付江水,话说这个场景不是江水自己搞出来的吧,这个村子也许本来就有问题,被江水利用了而已。

    第三次又摸到了灯,这回是三盏,当我再把这三盏灯吹亮的时候,又有了字的提示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吹亮三盏灯,如果你能完成,考虑一下是否往下走,如果身体不支就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提示?我仔细感觉了一下,没什么身体不支的迹象,貌似就是感觉很闷而已。

    再看看这句话,说得很牛逼似的,不就是吹吹灯吗,至于那么严重?

    我一点感觉都没有,就接着往里走,能亮一点就好了,一路的灯光在驱赶前面的阴风,我进入了地道深处。这灯也有讲究,第一次是一盏,第二次两盏,第三次一盏,第四次三盏,仿佛是某种数列的规律,布置这个墓室的人很有学问啊,可为什么让人吹灯?

    第五次一盏,第六次果不其然要吹四盏灯,到达吹四盏灯这个位置,我才吹亮了一盏灯,就发现字有不少,先看看再说:“能到达这里,如果是一个人把灯吹亮的,那也证明你是个生命力旺盛健康长寿的人,但建议别再往下吹了,除非你带了足够的人命。”

    我咂摸出味道来了,这字里行间的意思,就是说吹灯会死人?

    四处看看,这里果然开始不同寻常了,我发现墙角处有尸骨,腐烂得很彻底的尸骨,肉都没了,只看见森森白骨。这里开始出现死人,说明活人的极限就在这里,吹灯是真会死人的,而且确实死过人,留在石壁上的提示没有撒谎。

    然而我却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,莫非是年久失效了?

    我查找了几副尸骨,没看出什么特殊的地方,衣物也基本腐烂,我没空细看。

    我在犹豫是不是把剩下的灯都吹亮,如果吹灯真会死人的话,那是怎么死的?突然暴死还是说慢慢消亡?这都有可能,算一算我吹了几盏灯,开始第一盏不是我吹的,那么连同刚才那盏一共是八盏,第二关的两盏第三关的一盏第四关的三盏,第五关的一盏,这一关的第一盏。

    再往下吹会不会出事?

    我用棍子翻动那些尸骨,找找有没有打火机什么的,结果没有。

    用手或者其他工具扇风也没有用,非得用嘴吹才能有效果,那么这意味着什么呢?

    吹到这里有人死了,说明人命也就只值这几盏灯而已?

    还是不要胡思乱想了,以我自己的身体来感受吧,如果身体承受不了再说。

    身体总是最诚实的,我又连吹了两盏,这一关就亮了三盏,还剩下一盏,而我到目前为止吹了十盏灯。最后一盏还要吹吗?我不知道,得吹完才能继续吧?

    我不是没有考虑,看见死人的时候我就产生了各种幻想,比如这灯代表三魂七魄什么的,每吹一次会消耗自身的阳气,等吹掉了三魂七魄人就挂了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我胡乱的猜测,编成小说忽悠人还差不多,吹口气都能把阳气吹掉的话,那么我们生下来就快死了,哪有人不喘气的?

    我决定吹,继续吧第十一盏灯吹掉,刚吸气的时候,怪事发生了。

    撑着灯刻着字的墙面上,居然汩汩地冒出了浓稠的液体,腥臭气味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那是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