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三百零二章 大鬼收魂

    第三百零二章大鬼收魂

    这回江水没有再撞开门,我藏了大概有半分钟,又从门口出去。

    虽然大鬼出现,外面会很危险,但我们不能这样一直躲着,这样躲着只能被江水一个个收拾,我们必须行动起来才能摆脱这个局面。游戏里江水的优势是单挑,而我们必须联合对抗,要找的牌都更多,这是对我们最不利的一点,机动性太差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刚才的嘈杂声也没有了,到底是什么情况我都不知道,小鬼到底激活没有?

    等我回到刚才离开的地方,却再也找不到人了,伍松老豪和金蝉婆婆三人都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我也不敢久待,连忙悄悄离开,当我路过一户人家门口的时候,突然里面伸出一只手,把我拉了进去。差点我就惊呼出声,一只干枯沧桑的手捂住了我的嘴巴,力量也奇大,我瞪眼一看竟是金蝉婆婆,她都这把年纪了还有那么大力气?

    她示意我不要出声,才慢慢放开了我,我悄悄问她:“激活了?”

    金蝉婆婆摇头,压着声音说:“没有,那个可变的空白牌不行,只是假象,不能激活身份的,所以行不通,我们得找身份真正是对牌的人来,否则会很麻烦,隐形对牌被他们抢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大惊,“那他们不是如虎添翼?不对,江水只有一个人,他怎么隐形?”

    “不是还有那个小女娃吗,她不可以跟江水联合?”金蝉婆婆说。

    我还是觉得不可思议:“他们虽然是同伙,但在游戏里他们就不是一个阵营的,谁能跟大鬼联合发动隐形牌?”

    “这个是不可以的吗?”金蝉婆婆也茫然。

    当然我也不知道,只是按照一般公平规则的考虑做的判断,小熊呢,她没找到牌吗?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一直这么藏着?”我感觉这不是办法。

    金蝉婆婆说:“我就是怕他们能隐形,所以不敢乱出去,现在大鬼激活了,我们找牌的难度也大得多,我们有多少人激活了身份?”

    “我的找到了,小熊的还没找到。”我说,“对了,小熊的和我是一对,小小又是空白牌,所以我们的机会还是很大,现在你拿着小鬼牌去给小小定身份,然后再让她找到牌,我们就可以激活你的身份了,再对付大鬼。”

    “有配对的牌就好,小鬼牌我都还不知道该怎么用,能有对牌最稳妥。”金蝉婆婆点头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们可以炸……”

    我想要把四个成炸的规则讲给金蝉婆婆听,这个时候外面冲进来一个人,气喘吁吁的。

    突然的变化让我们两个都是一惊,金蝉婆婆动作比我快多了,也许是这样的情形经历得太多,所以反应也是毫不犹豫,一把就将进来的人制住,同时一条蛇从她手腕里爬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我,是我!”来人惊呼了一声,但马上被金蝉婆婆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是伍松,我松了口气,伍松也是惊魂未定的样子,金蝉婆婆放开了他,问道:“你怎么过来的,老豪在哪里?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四周说:“他追刘芸去了,刘芸拿了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牌……”

    我才刚问,伍松忽然出手,一只手掐住金蝉婆婆的脖子,另一只手擒拿住金蝉婆婆的手臂,这个举动我们谁也没想到,一时间金蝉婆婆这种老江湖也完全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“伍松,你这是干什么?”我警惕地离开他两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伍松发出一连串的笑声,这声音好像越来越不对,“你们看看我是谁!”

    他的面目居然起了巨大的变化,一下子连身形都变了,居然变成了那个小帅哥秦云……不,变成了大鬼,现在他就是江水上身的大鬼,这是怎么回事,障眼法吗,连金蝉婆婆都骗得过?

    此时金蝉婆婆已经完全动弹不得,江水当然有办法制住她,这下太过突然。

    “江水!”我惊呼一声,“为什么会这样,刚才外面看到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金蝉婆婆也很错愕,她挣扎了两下,索性放弃了挣扎,定定地看着大鬼。

    “奇怪吗?为什么刚才看到的是另一个人,为什么连你一个蛊门高手都没看出破绽?”

    江水淡淡笑道,“其实这不怪你们,在外面的话,也许你们就看出来了,可这里是执行另外规则的游戏,我可以变成我已经俘虏的魂魄,完全可以以假乱真,没人可以辨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俘虏的魂魄?什么意思,他是指伍松吗?

&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