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三百章 调虎离山

    第三百章调虎离山

    死了个黄鼠狼,没什么了不起的,刚才都是幻觉,肯定是。

    “伍松,刚才你真看见有个老太婆跟我们说话吗?”我不确定地问他。

    “废话,你不也看见了?”他声音嘶哑地说,“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况,以前只是听说,想起来背后凉飕飕的。”

    谁说不是,如果这事情在其他一切都没发生的时候发生了,我起码得惊讶一辈子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这都是小事,我身上的事情都还没个头绪呢,这种问题也懒得管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这个要不要埋了?”我看着地上的黄鼠狼,也就是只大老鼠的个头。

    “要埋你埋,现在我得想办法赢。”伍松转身先出去。

    我喊他:“别着急走啊,这里我们得找找,这个方向有我要的牌。”

    “还找毛啊!”伍松过来拉我,“我们已经具备对抗大鬼的条件了,这不是有一张能变的傀儡牌吗,我拿着去找大鬼单挑,我加上你,再有小鬼出马条件已经足够。”

    也对,按照规则是这样的,是时候跟大鬼面对面了,这老太婆帮了大忙。

    那这么说的话,就不需要找我的牌了?还是先让小熊和小小去找找吧,反正现在用不着她们,如果不成还留有一定的反击力量,不至于被一锅烩了,她们去也帮不上忙。

    于是我和伍松就放弃寻找纸牌,这时候老豪和金蝉婆婆正在隐身戏耍大鬼呢,他们要折腾起来刘芸也没办法。我和伍松出去就看见大鬼被他们一路吊着,张牙舞爪的又毫无办法,刘芸在不断指引方向,但这样显然不能很确切,哪怕金蝉婆婆和老豪牵在一起不方便,他们也不是谁闭着眼睛就能抓到的人。

    折腾那么久老豪也习惯了,不停回头挑逗大鬼,金蝉婆婆不断斥骂他几句。

    我看了伍松一眼说:“到前面等着,他们会绕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伍松点点头,和我一起跑到前面去,蹲在一个草垛后面等。

    “等一会儿你要怎么做?”我问伍松。

    伍松说:“你把那张牌给我,我拿给老豪让他变七,这样就成对了,成对可以激活小鬼,小鬼就有了镇压大鬼的能力……好像斗兽棋有没有,小鬼不能对付其他人,唯独可以对付大鬼。”

    什么鬼斗兽棋,斗兽棋可不需要那么多苛刻的条件,每颗棋子都是单独发挥作用的,而我们这边要出动小鬼威胁大鬼,则需要另外两个人成对,太不方便了。

    他们相互追逐也没发现我们,搞的我们很焦急,又不敢轻易暴露位置。

    转了好几圈,声音终于近了,我倒想看看伍松怎么冲过去,大鬼就跟着老豪他们呢,是不会轻易放松的,因为小鬼就在那里,他只要丢失了小鬼这个目标自己会有麻烦。

    伍松无法靠近,大鬼会对付他,他就算有一万种本事也没办法对付大鬼,因为他不是小鬼,而在这个游戏里单张大鬼最大,如果他还能搞得过大鬼那么规则就白设置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伍松的时候,发现他也在看我……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,让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”我心里一沉。

    果然,他说了:“你去引走大鬼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我去引走大鬼?”我懵了,“在这里面我是最弱的一个,完完全全的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伍松郑重地说:“因为鬼道的缘故,他不会真的杀了你,所以你去是安全的,之后的事嘛……不管他对你做了什么,我们都会为你报仇,只要激活了小鬼。”

    理是这么个理,可让我一个啥都没学过的普通人来应付大鬼,有点说不过去吧?

    “他一下把我秒了怎么办,我对他能形成什么威胁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伍松说:“他要是不理你,你就想尽办法挑逗他,以前的战争不都是先开始骂战吗,骂到他憋不住为止,让他来追杀你,至于你能不能拖住他,尽量吧,不行咱们再说,鬼道一直是你头上的魔咒,但现在看来也是一层保护光环,还有比你更合适的吗?”

    那好吧,既然他都这么说了,我也是挺要面子的人,只能答应。

    伍松先跑出去,挨近了正在追逐的一伙人,看他打出了手势,我才一举跳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江水,是你嘛?”我叉着腰挡在他们面前,豪情万丈。

    大鬼正在按照刘芸的指示追逐老豪和金蝉婆婆呢,猛然间看见我跳出来,冷笑道:“你别太得意,以为我不敢杀你吗?”

    我当然是怎么伟光正怎么说:“敢你就来,我们公平地一对一较量,男人对男人!”

    说得好听,其实是吹牛皮的,明显我做不到的事,这样也能激起他的怒火。

    看见一个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的蚂蚁在自己面前跳,还不能杀一下对方的威风,我想无论是谁都会怒火万丈的,怕就怕他怒火冲昏了头脑,真想干掉我,那就玩大了。

    然而我低估了江水的忍耐力,他咬着牙不看我:“你跳不了多久的,很快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是不想脱离小鬼,只要一直缠着,他认为我们就没办法对付大鬼,而我引开他的意图也是很明显,就是要把小鬼解放出来,然后激活才能对付大鬼。

    又开始追逐上了,居然无视了我的存在,我不由得大怒,是嫌我战斗力低下吗?

    于是我开骂,一口气骂起来不停歇,虽然大鬼看起来毫不在意我,但实际上他还是很纠结。从他不看我的举动就可以判断,此刻他已经处于暴怒的边缘了,再看我一眼估计就爆发,我想,此刻我在他的眼里,一定是很贱很贱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分钟过后,江水还是爆发了,他对刘芸说:“你看着小鬼,别让她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刘芸急了:“师父,别理他,他就是个贱人,只要抓住了小鬼,要怎么样都可以!”

    我不高兴:“刘芸,怎么胳膊肘朝外拐啊,咱们好歹也是一夜夫妻。”

    她以为江水没看出来我是故意调开他吗,当然是知道的,只是这口气忍不住而已,再加上之前追逐老豪他们一直隐身带来的郁闷,很可能理智会管不住自己。

    江水是不知道伍松还在一旁,而且拿着牌要唤醒小鬼了,他也许只是以为我要救小鬼。

    “师父,您走了,我可对付不了他们!”刘芸急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躲一躲,不要和他们正面冲突。”江水似乎已经横下一条心,“顶多让他们唤醒小鬼,只是可以和我抗衡而已,又不是我没了机会,今天我就是要更强势!”

    他说着就冲了过来,我顿时吓尿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要知道我的奔跑速度在运动员里也是有数的,短跑可以达到国家二级运动员的水准,但在大鬼的追逐之下还是心惊胆战,那咚咚的脚步声越来越近。好强大的实力,我从未见过有人的速度可以这样快,没几步就能明显看出我们之间的差距了。

    我的百米速度和世界纪录相比也就差个一秒出头,江水这速度绝对可以破纪录。

    只是要参加正规比赛的话,他体检估计过不了关。

    所以我只有变向跑,才能堪堪拉平这个差距,变向的时候我是主动的,他会比我多出一个反应时间。我们在不大的村子里玩起了狼追兔子的游戏,我就是那只兔子,就是没有三窟让我躲,还没到障碍物就已经差不多被追上了,我只能在心里叫苦不迭。

    忽然“咚”地响了一声,很大的动静,我晃眼回头看,大鬼竟高高跃起扑过来。

    太强了,这体格简直就是生化人,我根本躲不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