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二百九十八章 找牌神器

    第二百九十八章找牌神器

    这回变了个黑桃四,也不行。

    金蝉婆婆就喜道:“我明白了,这个是可以临时变的牌,变到出来为止,拿着可以有临时身份,但不能改变自己的底牌,可临时变这个又有什么意义呢?”

    “意义就是成了个炸啊,可以搞定江水!”我兴奋道,“终于等到这天了,我要在游戏里炸死江水,这就是他的死期,什么活死人,经得起我一个炸吗!”

    这一刻,我心里充满了光明,终于让老子占据优势了吧,江水,我要代表月亮……

    这时金蝉婆婆淡淡地说:“高兴什么,你还差一个九。”

    “不差了,这张空白牌变出一个,我们就凑齐炸弹了!”我兴奋道。

    金蝉婆婆继续给我泼凉水:“还差一个空白底牌呢,没有小鬼,她是没办法变牌的。”

    对了,我把这茬儿给忘了,小小要变成九,需要小鬼的帮忙。

    金蝉婆婆的底牌是小鬼,但现在小鬼牌在老豪手上,她的身份也不能激活,更不能给小小变牌,所以我们还差一个九。早知道就揍老豪一顿抢过来了,那老家伙太得瑟,和江水耗了那么久都是悲剧,结果到了现在还是我们的拖累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出发,去找小鬼牌。”我站起来,意气风发地手。

    有了炸,还怕江水吗,还怕大鬼吗?

    金蝉婆婆忽然冷汗直往下冒:“但愿他们还没有被追上,大小鬼一旦重合的话,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擦,那是绝对无敌的存在啊,现在小鬼在老豪手上,而大鬼追着他。

    赶紧走,小熊爬上了我的脖子,旁边小小不甘示弱地挽住我的手,我无奈:“这是什么时候了,你们还有这闲工夫,拖泥带水的咱们一个都别想出这游戏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我们又没有重量,你嫌弃就直说。”小小瞪我。

    好吧,我只是看着不习惯而已,这时候不能惹她们,否则给我来个二鬼拍门就热闹了。

    村子里老豪还在带着大鬼乱跑,刘芸帮忙拆人,打得也是激烈,只是附身的江水帮不上忙,那两个一拉手他就看不见了,急得哇哇叫:“你们是不是男人,有种撒手打一架!”

    “你有种把大鬼牌给我们啊,怎么样?”老豪冷笑着挑逗他。

    论仇恨,这里老豪对江水的仇恨是最深的,他有空就必须讥讽江水两句,现在是江水在上身,肯定能收到他的评论。我们不需要追他们,只等在旁边,就能看他们四个跑过,并且找机会出手。

    金蝉婆婆对我说:“人多反而不好,你们先去找牌,还差几张九都必须找到,我在这里找机会出手抢夺小鬼牌,就算找到小鬼牌了,我也要先激活自己的身份,才能帮你们变空白牌。”

    有道理,人越多就越容易被抓住,这是给江水降低难度呢。

    我把小熊和小小拉到一边,吩咐说:“现在我只拿到了黑桃九,还差三张九,我们分头找,争取尽快把三张九找来,这是组成炸弹的关键。”

    小小立即来了精神:“每人找一张,谁找不到的,另外两个人谁也不理他!”

    小熊冷冷看了她一眼:“你好奇怪,好像谁跟你很熟似的,我们干嘛要理你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不敢吗,不敢和我比一比?”小小好像故意在挑起争端。

    我就疑惑了:“小小,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可以使用的东西,特殊道具什么的?”

    小熊也明白过来:“肯定是这样,还遮遮掩掩的。”

    小小一顿,连忙说:“没有,我什么牌都没有找到。”

    小熊激将法就来了:“这么说你到现在连张牌都没找到?那你还跟着有什么用,拖累而已,先找个什么地方藏起来吧,我和爸爸还要忙呢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没有!”小小瞪起眼睛,“好吧,我说,我发现一张找牌神器。”

    “找牌神器?”我都不知道她这话应该怎么理解。

    小小拿出了一张没有花色也没有点数的牌,和空白牌不一样的是,上面有箭头。

    纸牌上还贴心地给了说明:“将牌贴在背部,旋转等停下,箭头所指方向有近似牌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找牌神器,有了这个我们起码不用翻遍整个村子了,别看江水在小村里找我们容易,可我们是那么大一个人,还会动的,怎么和小小的纸牌比?如果纸牌夹在什么地方的床板或者墙壁的夹缝里,那我们有什么理由找得到,除非用推土机把村子都推了。

    小小把“神器”给我,我把自己的黑桃九贴在背面,手一弹牌开始旋转。

    旋转的牌凌空落地,箭头就指向了一个地方,就是说这个方向会找到近似牌。

    这样的旋转我做了十次,多次重合最后得出三个方向,正好,小小小熊和我,都分到一个方向,各自找牌,我对她们说:“老公考验你们的时候到了,各自选一个方向,把牌找来,找不到的人由我来惩罚。”

    终于有员外老爷的气派了,左拥右抱的,晚上罚完一个到一个。

    这关键时刻她们也懒得跟我贫,干脆地各自选了一个方向,一左一右,我选中间的。

    不用说在哪里会和,反正她俩都能找到我,无论我躲到哪里她们都不会丢失,听起来是不是很浪漫?嗯,如果是活人就好了,不过如果都是活人的话,今后还有得撕呢。

    分开走,我这条路房屋较多,看起来难度很大,不过不要紧,她们找完了会过来帮我。

    为记清方向,我一路摆下树枝,确保不会搞错。

    结果走着走着就遇到伍松了,我奇怪:“怎么回事,你怎么在这里,不是和老豪牵手了吗?大鬼还让你跑出来?”

    “找机会换的,金蝉婆婆换进去了,她和老豪牵手。”伍松说,“她说她是小鬼,需要小鬼牌激活,所以我让他们折腾去了,有机会不跑白不跑,你在干嘛呢?”

    我拉着他:“正好,你帮我找牌,这个方向,找九。”

    房屋多的地方也最复杂,前院后院,里屋外屋,说不好还有密室地窖什么的,别说两个人,两百个来找说不定都有漏的。

    所以我们决定两个人在一起,一个个地方来,然而我们走进第一间屋子的时候,就看到一个老太婆坐在正屋中央,看着我们不断嘿嘿地笑,看起来十分诡异。

    我是有些腻了,这一天到晚的遇到了多少老太太啊。

    所以当伍松还在发愣的时候,我直接上去问她:“你有没有牌?”

    按理说她是藏着一张牌的,然后给我一个什么任务,一点什么蛋疼的事做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说:“没有,我不会给你们牌。”

    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,不需要在这里浪费时间,让伍松看看这到底是什么鬼怪,能除掉的除掉,除不掉的就别理他,找到牌后撤退。

    但她继续说:“不过我可以帮你们害人,给你们一次机会,你们想害谁,害到什么程度?”

    “害人是什么意思?”我觉得有点意思了。

    老太婆忽然一挥手,一块布就落了下来,这是一块大黑布,黑布上贴着各种扑克牌,五十四张都有,这是要搞什么呢?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任选一张牌,我替你们害他,选哪一张?”

    我们顿时安静了下来,对视一眼,五十四张都有啊,那么我们是不是……

    “害大鬼!”我们异口同声地说。

    “把他弄死,不,魂飞魄散,永远不能再出现!”我补充道。

    搞死大鬼游戏就赢了,再不济我们也可以获得江水的身体,当然要搞他了。

    不过,只凭一个身份不明的老太太就能搞死江水,这游戏也太扯了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