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二百九十四章 傀儡牌

    第二百九十四章傀儡牌

    我说的当然是刘芸和小帅哥两个,不管我们这里谁是大鬼,出了游戏都是自己人。

    伍松也一拍脑袋说:“对,我利用这个优势逼他们,她们……到底谁是谁啊?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我朝那两姐妹看过去,好家伙,蛋疼了,两个居然是一模一样的!

    刚才刘芸为了忽悠我穿上了嫁衣,而小小一直穿着嫁衣,她们从小一起长大当然很了解对方,所以一举一动都难辨谁是谁,我又没有他们那种特殊能力,被忽悠很正常。

    可是伍松都认不出的话,那就不同了,不是伍松没水平,而是刘芸水平太强了。

    他冲到两个小小跟前傻眼了:“那我打哪一个?”

    没办法,我只得求助于小熊:“到底是哪一个,你悄悄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然而这一次小熊居然也摇头:“我不知道,他们两个现在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刚才还是你提醒我的呢。”我感觉不可思议,这回有什么不一样?

    小熊忽然说:“她们可能拿到了一样的牌。”

    “一样的牌?”我听不懂,“小小不是空白牌吗,怎么可能一样?而且小鬼牌她也没拿到,还不能变其它的牌吧?”

    “她是不能变,是等于没有,透明的。”小熊解释道,“只要在她身上装了其他牌,至少对其他人来说,是无法分清身份的,她可以伪装成为其他牌,但不能发挥对抗大鬼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我明白了,没变牌之前她就是透明的,身上有什么牌就可以表现出什么样,但在变牌之后就不再是透明的了,也能发挥对抗大鬼的作用。可这有个辨别的问题,她无论是不是透明的对我都没什么作用,因为我一概认不出来,这个能力也许对伍松和金蝉婆婆他们有用。

    现在小小也认不出了,但小小本身是我们这边的,我大喊:“小小,快找找你身上,是不是有张牌,她放到你身上别人就认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旁边那个小小意识过来,开始在身上查找。

    刘芸再怎么装,小小一旦把她身上的牌找出来,刘芸的计划就破灭了,此时刘芸忽然靠近小小,两个姐妹就这么贴身缠在一起,她说:“这叫傀儡牌,找出两张成对的牌,贴在空白牌身上就成立了,空白牌会成为我的傀儡,跑不掉,也无法反抗。”

    伍松不信邪,冲过去,而刘芸只转了一个圈,结果我们就看花了眼。

    两个新娘子手搭着手,全都面无表情,我去,还真能控制住啊。

    这时候左边那个新娘子说:“看到了吗,这是无法反抗的,只要我接触她。”

    哈哈,这个傻姑娘,这么看着是很难区分,但此时伍松都快到眼前了,她还说话不就暴露了吗?居然犯这种低级错误,看来是得意忘形了,这可是天大的机会,错过了这次就不好区分了,希望伍松能抓住。

    根本不用我说,伍松是个机灵的孩子,刘芸说话的时候他就一个箭步冲上去,直接拽住那个说话的新娘子的手,大笑道:“现在错不了了吧,哈哈,我拿着大鬼牌,你不能动我,我可以随意,让你们尝尝郁闷的滋味!”

    好像有哪里不对,我说不清楚,伍松死死拽住其中一个新娘子不撒手,在那里得意着:“咬我啊,打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估计我刚才的样子和他一样贱,这叫得意忘形吧,才说刘芸呢,伍松就喘上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忽然小熊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什么不好?我们都毫无察觉,旁边那个新娘子悄悄伸出了手,刚开始我们谁也没注意,但后来我们都看到了,只有近在咫尺的伍松没看到,擦,这个才是真正的刘芸!

    我张大了嘴巴要喊,可惜已经晚了,有心算无心,刘芸这次比我们都快。

    只见她手出如电,我们眼睁睁看着她手伸出去,抓住了伍松另一只手上的大鬼牌……

    完蛋,这下大鬼牌要易手,我估计几个人都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伍松抓牌却抓得很紧,刘芸突然地一抽,居然没抽掉,伍松还惊讶:“哎呀,你这是什么意思,大熊你看看,你老婆又要反水了!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我无奈地想说不是要反水,小熊抢先道:“她不是爸爸的老婆!”

    伍松呆了呆,忽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:“我明白了,这是傀儡在说话,她不是,旁边这个才是!”

    小熊又急道:“旁边那个也不是,她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