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二百八十四章 抢牌之战

    第二百八十四章抢牌之战

    我看到伍松还是把扑克牌装了起来,忙问他为什么。

    他说:“这个可以交换啊,万一是他们需要的呢,我可以和他们换我的。”

    有道理啊,没想到伍松还是挺机灵的一个孩子,我给他点个赞,就一起走吧。

    我们开始不知道村里这情况,早知道就不分散了,没想到寻宝还得打怪,最怕这种悍不畏死的东西,不说能不能打得过,首先一点就是亏,打过了受一点小伤都是亏。

    往里走一看,这是一个挺正常的小村,当然除了人不正常,其他一切都正常。

    “前面有个牛棚,我去看看。”伍松对我说。

    我就纳闷了:“牌还能藏在牛棚里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之前有一张就是在猪圈里找到的……”伍松说着看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好啊,还藏着一张,是什么拿我看看,是不是鬼牌?”我揪着他不放。

    伍松紧张了:“谁知道你是不是大鬼啊,还有你背上这个,虽然在现实中你是正面人物,可这游戏的设定就不按照现实来,随机抽取的。”

    “靠,我还没怀疑你呢。”我用上了力。

    伍松威胁我:“你注意点啊,大鬼没有激活之前,我们之间是不能有冲突的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:“是不能相互攻击,但没说不能抢啊。”

    伍松就怕了:“好了,你们当中至少有一个游戏掌控者,我不跟你们一般见识,刚才我找到那张是红桃三,不是什么鬼牌,拿给你看也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他果真拿出来了,这也不是我想要的,于是我把两张牌都收走……

    说得对,如果遇到别人,我拿着他想要的牌,那么有可能可以交换一下,因为谁都不知道谁是大鬼,交换是比较顺利的方式,这里每张牌都没有重样的,别人拿了你再找没可能。

    伍松被我抢了牌,扭头就跑,一副“不跟你玩了啦”的模样。

    我无语地看着他跑开,现在的孩子,心理承受能力怎么都那么差,至于那么害怕吗?

    继续往前走,我忽然想起刚才伍松说的,牛棚里可能也有牌,就掉头回去找了一下,结果牛棚里一只大公牛眼睛瞪得圆圆的看着我,那双铜铃一样的双眼闪烁着绿光。

    我去,这到底是什么村子啊,怎么什么妖魔鬼怪都有?

    这时我终于相信金蝉婆婆的话,江水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我,我走一步他就走了一百步,早在这等着我们呢。我有预感,等一下战胜大鬼的条件就是我跟小小洞房花烛什么的,否则怎么给了她一个跟别人匹配的空号呢,难道这个牌局也被江水控制了?

    不可能的,他不能操控游戏,这不利于游戏的公正性。

    我立即退出了牛棚,问小熊:“这大牛你能搞定吗?”

    小熊摇头:“不一定,我能吓到一些阴魂,那是因为他们有脑子,牛是没脑子的,它不知道什么是害怕,所以不一定给我面子,打起来会很累,爸爸,咱们逃跑吧。”

    那还用说,要打怪也不和这种无脑的动物打啊,简直是对牛弹琴。

    不过这牛好像不太灵活,看着吓人,我绕了几圈之后发现自己还能勉强应付。

    结果我把牛骗了出去,自己钻进牛棚里,很快发现了一张牌,黑桃K,这个不对,我转身又跳出了牛棚。不知道里面还有没有,但不能再找了,再找我就被牛堵在里面,拼力气我可不行,再说那两只牛角是天然的武器。

    一路往村中央跑,忽然我脚下一绊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幸亏我反应敏捷,踢球的时候经常被人铲翻,对倒地特别有经验,刚接触地面就是一个翻滚,大牛呼地一下冲过头了,装进了一个黑乎乎的巷子里,里面好像还有几个人影。

    他们缠住了,我不管是谁,自己继续往前跑。

    反正不管是谁,本事都比我大,这里也只有我一个普通人,完全仗着小熊狐假虎威。

    这下跑乱了,我都不知道刚才从哪个方向进的村,干脆直插村中心,再慢慢分辨方向。

    村子中心是一片开阔地,好像还有鱼塘,我才跑近,就发现村子的另一头好多人过来,领头跑的居然是老豪,他身后是小小!他们身后是一群不知道是人是鬼的东西追着,我也没好好研究一下这些到底是什么生物,尽忙着找牌了。

    他们跑近,我喊道:“你们两个有这么怂吗,这些什么鬼啊,哪里是你们的菜?你们两个还都是鬼门的人,一个还是师叔级别的高人,至于吗?”

    “光是他们当然不怕……”老豪断断续续地说:“关键是还有人压阵,我不行了,这身体也快垮了,得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活死人也要休息,太弱了,看看人家江水。

    他们身后是砰砰地跑步声,那群怪异村民前面带队的居然是刘芸。

    “丢人啊,作为师叔,你居然怕她!”我恨恨地说了一句,也开始掉头跑。

    回头跑没几步,我就看见后路给堵住了,又是一大群什么鬼围过来,这要是撕起来对我们可极为不利,排除游戏的因素,我们好像也应该联手对抗,但江水在我们之中埋下了不安的种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搞的过吗?”我问他们。

    虽然技术不怎么样,但是临敌经验还是老豪比较多,他说:“先跑吧,跑不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怂了点,不过人在江湖飘,理想和现实总是差别巨大的,武侠小说和江湖也是两码事。

    我们果断跑,前后堵了,还有左右呢,左边一跑,居然是伍松也被追过来了,他看着我们大喊:“怎么你们那里也有啊,看来得来硬的了。”

    老豪也是这个意思:“大家凑一起,硬干吧。”

    “右边还有路,要不先试试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我们就看见金蝉婆婆也被追了过来,她跑的居然比我们都快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也这样了?”我绝望地喊,高手形象在我面前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金蝉婆婆也不脸红,说:“我的蛊虫还没调过来,再等等,不至于怕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干吧,反正集中对我们有利。”老豪说着,又嘀咕:“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内奸,大鬼到现在没找到呢。”

    小小却不怎么担心:“硬干的话不见得会怕他们,我姐姐我来对付,其他的也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金蝉婆婆这时却摇头:“不是打不打得过的事,他们是要拖延时间,你们看,如果不是赶时间,我们其中一个就能收拾这些家伙,不算什么厉害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去,这是要嘲讽我的实力吗,我一个都对付不了。

    此时刘芸已经带领那群村民把我们围了起来,冷笑着说:“我可没动手啊,这些不是我的人,我只是来抢牌的,没说不让抢啊。”

    伍松看了我一眼,是,我刚才也说过这话。

    刘芸是不会对我们下手,但现在我们被这些奇怪的村民攻击,她不用自己动手,光是拉个偏架我们就已经很难受了。

    金蝉婆婆忽然说:“他们确实是在拖时间,我们也得赶快,我猜大鬼已经快露出真面目了,这里围着我们就是为了纠缠,让大鬼有时间去找牌。”

    老豪也醒悟过来:“那么,现在不在场的人,就是大鬼了?”

    是那小帅哥?江水这一手还真是中规中矩啊,没上我们,上了自己人。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,赶紧突围啊!”我急得大叫。

    伍松摇头:“不行的,这些东西很难缠,虽然我们不怕,可要安心找牌却不行。”

    我推了他一把:“你这么老实是装的吧,找什么牌啊,我们突围找到那小帅哥,哪怕有这些家伙缠着,让他也别想安心找牌就可以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