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二百七十六章 脱离苦海

    第二百七十六章脱离苦海

    在老豪的提示下,我一只手拉着他,一只手拎着小鬼的尸骨往前伸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有没有用,我就是在吓唬一个仿佛不存在的对手,反正我没见到谁,就知道水下有只手而已。一瞬间和我对抗的力度松开了,我没想到对方松得那么果断,还是被小鬼吓的?总之像拔萝卜一样突然就把老虎从水下拔了出来,我们一起反向又掉到水里。

    这一下“噗通”,我一屁股坐在水里,老豪也一样,不过他下一刻就跳了起来,仿佛掉进了一锅烧开的水,我不屑地说:“还鬼门大师兄呢,这么浅的水就能把你吓成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越是浅水越能淹死人。”他惊慌地看着脚下。

    就吹吧,我还没天真到这个都信,反正他的话在我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可信度了。

    老蹲在水里也不舒服,我站了起来,看着黑蒙蒙的河面发愁,怎么走才到岸呢?

    突然河面远处又出现了两只大眼睛,看来我现在不无聊了,不知道怎么上岸,我就追着它们玩,反正现在我拿着尸骨比较威风,不趁机威风一下恐怕以后都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于是我拿着尸骨就追了过去,拉风地大喊:“来啊,看看谁牛逼一点!”

    那大眼睛转身就跑,我喊老豪:“快点,放什么鬼火跟住它,别让它跑了,抓回来研究一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老豪着急地跟在后面:“你这是干什么,这个地方瞎闯是很危险的,别闹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瞧他那胆子,连我都能吓唬他,还指望他对付江水?

    我侧着耳朵听水声追过去,现在要打破僵局必须抓个“活的”……意思是会说话,至少也要能动的,否则凭我们两个只能一整晚泡在水里,天亮以后是江水接管我们。

    老豪看我心意已决,跟在后面也放出了鬼火,把附近的河面照亮,一边对我说:“打个商量吧,一会儿你如果真的闯出事来,就把我的尸骨还给我,我们不能都挂了,总得有人对付江水吧?”

    对付江水那种人人得而诛之的大魔头,也轮不到我们两个险境中的人来拯救世界吧?

    一路追过去,老豪忽然喊:“前面那是什么,到岸了?”

    我眯着眼睛一看,借着鬼火的幽光也能看见似乎有黑乎乎的岸堤轮廓。

    “真的到了?”

    我们两个齐声欢呼,泡得脚都皱了,说不定老豪的脚都肿起来,因为他那个算尸体,要再不能出去,他那个脚肯定得烂掉,而我也好不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稀里哗啦的一路冲上岸,我们仿佛被鬼撵了一样,上了岸一起倒下来躺着。

    “江水好厉害。”我感慨地说,“就没见他吃过什么大亏,我们从智商到体力一直被压制。”

    老豪恨恨地说:“总有一天,我会让他知道我的厉害,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我转头看着躺在旁边的老豪:“其实你更厉害,明摆着干不过,你还一趟趟地来,被虐得都生死不知了,还如此有动力,每次看见你,我都觉得好励志。”

    “靠,你这是骂我吗?”

    “骂你怎样?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你尝尝厉害,治不了江水我还治不了你?”

    “你敢吗,我手上有你的尸骨,你敢乱来我拿去喂狗。”

    我们刚准备开撕,一道雪亮的光芒照射过来,谁把车停这里了,是江水?

    老豪反应极快,一个激灵就地翻滚,钻到路边的灌木丛里去了,而我没有像他一样经受过长期的战斗考验,所以根本不会有那种反应,直接就站起来,被光线刺的眼睛眯起。

    一个人影背靠着光线过来了,很拉风的样子,我一直期待能有一次这样的出场方式。

    “江水,你说过今晚不能拦我的,现在可不能动手啊!”我对那个人大呼小叫。

    他果然算计长远,说好的不能拦我,但准备了一辆车跟着,等天亮就动手,实在是太阴险了,这种情况下我根本就跑不远,两条腿怎么跑得过他四个轮子?

    不远的地方停着一辆越野车,我忽然计上心来,如果把车抢过来怎么样?

    没错,他不能拦我,不能对我动手,可没说我不能动手啊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我瞎跑什么,如果不是不知道怎么才能干掉他,我直接把他弄死都行,游戏奖惩的交换是他不能对我动手,这完全就是单方面对我有利啊。

    既然你来了,那我勉为其难虐一下吧,哪怕打你不疼,也让你狼狈一下。

    等江水近身我再出手,事先想了想,踢小弟弟估计作用不大,江水那里基本已经没有了功能,他也不会痛,那我拧脖子把,将他整个脑袋拧下来,看他还怎么动。

    还有两步远的时候我出手了,虽然我不是什么专业杀手,但拧死人的脑袋也许会有点用,活人的身体韧性好,想必死人的身体会容易一些。

    “哎呀,疼……你干什么!”那人大叫了一声,甩开我的手连退回去。

    靠,是伍松!

    我听到这个声音就大喜:“你怎么来了,我还以为江水呢,为什么出场这么拉风?”

    “我来接应你啊。”伍松捂着脖子过来,“你来救小熊,我就在后面跟着呢,一直到他们带你进入鬼门七星阵里面,我就不敢跟了,你再不出现的话我都想回去求援了,毕竟小熊是目前对付江水的唯一有效手段,不容有失。”

    有人接应我的底气也足了很多:“你来得正好,那个老豪也自暴自弃了,现在是活死人,我拿着他的尸骨呢,你懂一点看看怎么弄,他不怎么可靠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我直接就把老豪的尸骨给了伍松,伍松拿到后有些喜意:“这个好,我们也有活死人标本了,我试试看怎么对付,老豪也是鬼门的资深门人,今后对付江水会提供很多帮助。”

    有帮助就好,我不懂这些,让伍松来办。

    伍松虽然本事也不行,但好歹这也不是什么复杂的活儿,相当于拿遥控器控制玩具,你会使这个遥控器就行,不需要什么百年功力。

    “出来。”伍松举起那个盒子,仿佛拿着号令天下的屠龙刀。

    老豪哆哆嗦嗦从灌木里出来了,一边还埋怨我:“你把这个给他干嘛,鬼门虽然和茅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,可基本价值观还是不同的,让他控制我怎么可以。”

    我没理他,这个时候了你还有选择吗,不幸福就不干,这可由不得你。

    伍松看到老豪的活死人身体也很诧异:“你是老豪?活死人不错啊,这个身体比你原来的年轻英俊很多,如果是这副模样的话,你师妹怎么会变成阴魂藏在村子里,早就双宿双飞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靠,老子和你拼了!”老豪大怒。

    也难怪他发怒,变成活死人这副模样,他就完全失去了男人的重点能力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别闹,都什么时候了。”我阻止他们,“老豪你成熟一点,一把年纪了还不知轻重,弄死江水随你们怎么玩,江水就快追来了,我们现在去哪里?”

    伍松走过来:“上车吧,先回到金蝉婆婆那里去,现在看来还是她比较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呢,你们要走,尸骨给我留下!”老豪在后面大喊。

    “差点把你给忘了。”伍松回过头又对他说,“你过来,装到后备箱里去,缩一缩刚好塞得下,反正你也不需要喘气,进我车里说不定什么时候身体就发臭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老豪想要反抗。

    伍松不说话,只摇了摇手里的盒子,老豪就乖巧地过去了,主动钻进了后备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