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二百七十四章 水鬼河

    第二百七十四章水鬼河

    小时候,我和其他的小朋友一样,都爱到河边游泳。

    所以我们村旁边的那条河每年都要死一个小孩,至少会淹死一个,所以有水鬼找替身的传说。我认识的好几个童年小伙伴都挂了,到现在已经毫无印象,所以他们都去做了水鬼的替身,还有人说是河的问题,每年都要填几条命进去。

    现在老豪的做法异曲同工啊,都是要带一个替死鬼过来,其他人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老豪对我说:“不用惊讶,这一手在古巫术中经常运用,叫祭礼。”

    “这居然能叫祭礼?”我嗤之以鼻,“就是把老虎喂饱它不吃你了呗,居然叫祭礼这么冠冕堂皇,也不问问人家老牛愿不愿意,这就是陷害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不是想取代老牛呢?”老豪隐隐威胁。

    我立马赔笑:“他可是您老人家选的,我何德何能取代他,这里没我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谁都想主持正义,然而我不是老豪的对手,这个时候反对他除了坑掉自己外毫无作用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老牛忽然再次冲出睡眠,离我们岸边很近的地方,仿佛一伸手就能够到,刚才是因为真救不了他,现在一伸手就能救,我干嘛不救呢,于是我一伸手出去……

    老牛再次往下沉,我失去重心也往水里掉。

    看着那漆黑一片的水面,我的魂仿佛都离体飞了起来,太吓人了,我会不会也沉下去?

    噗通一声……我居然站在河里,河水都还没到我膝盖。

    我站着怔了十多秒钟,然后开始在周围试探,左一步右一步,前一步后一步,水深没有变化,之后我再裤扩大范围……最后我想到了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:老牛是怎么淹死的?

    正纳闷间,老豪一大步也噗通跳了下来,站在我旁边说:“快走,我们的时间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有时间限制?”我怀疑水鬼的表是否对得上网络时间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,要不我也不会每次过河都带祭品了。”老豪拔脚就往河对岸走。

    我得赶紧跟着,这个时候跟他总没错,我也不敢说话了,什么事都得上了岸再说。

    老豪在前面走得很稳,我再后面亦步亦趋,走了大约一分钟,老豪忽然顿住,问我:“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对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对你也不该问我吧。”我有不好的预感,“老大,你说你过了很多次的。”

    老豪点点头:“我是过了很多次,可以前都是我自己过的,没带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“靠,你不会是又想把我干掉吧?”我警惕地拉开了与他的距离。

    老豪那陌生僵硬的脸凑过来,吓得我后退两步之后才呵呵笑道:“吓唬你呢,胆小鬼。”

    “吓唬我,开玩笑?你说的是哪句?”

    “过了很多次那句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我也感觉到了异常情况,疑惑地用脚试探河水:“这河水为什么这么凉?”

    老豪也说:“是啊,你也发现了,象冰一样冷呢。”

    “意思是说你之前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,异常情况我遇到过一次,就是第一次,我回头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意思是我们这次又遇到了异常,过不去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好说,等你看到异象再说吧,我也不是很清楚,也许每个人都不一样?”

    这话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什么叫每个人都不一样,难道会出现幻觉?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我前面好像出现一片荧光,并不亮,隐约能看见点点的轮廓,比萤火虫的光更暗一些。荧光里一个人影从水里站起来,也不知道是不是人,反正是站起来的,我心头一跳就停住脚步。

    那个好像真是人,但两只眼睛很大,比鹅蛋还大,呈荧光散发出来,否则我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他脑袋和身体一样粗,憋着嗓子对我说话:“回头是岸……”

    好鸡汤的感觉,就如同以前看读者知音一类的杂志,瞎编出许多寓言故事名人名言,一会儿是某某名人小时候怎么样怎么样,一会儿是一个老和尚又怎么样怎么样,佛说……

    预感前面这个怪物要跟我讲什么人生道理了,我照抄下来就能领稿费。

    怎么遇到了这种事,水鬼还要害人吗?

    按常理我是干不过水鬼的,那几年没被淹死是我运气好,有别的孩子替我们死了,还有人曾断言有名堂的几条河每年都有死亡名额,名额满了就不用死人。

    但我现在正在河中间,前后都看不到岸,回头还是继续走?

    虽然江水肯定更凶残一些,但水鬼才是现实的威胁,眼前这个东西是不是水鬼?

    “回头是岸……”

    他又说了一句,我想起了刚才老豪的话,他第一次是往回跑的,也许我也要试试?

    我想到哪里不对劲了,水是冷还是热,老豪怎么可能知道,他是活死人!

    活死人不可能感觉出温差,除非温度破坏了他的身体才可以察觉到,所以刚才老豪在骗人,他不可能知道水变冷了。然而他却知道在这里会有变化,难道是以前留下的经验?

    那么他说的肯定就是错的,肯定是在骗我,我不该回头。

    我前进两步,看见那个“水鬼”的脑袋,有三块光斑,三块荧光的区域。

    是两只眼睛和一张嘴?这也太粗糙了,这种画工超过五岁就不可能画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我装傻走上前,想看清水鬼啥模样。

    “回头是岸,回头是……”

    回头是江水,我才不回头,拼你一万个我也不敢拼江水一个,天很快就会亮了。

    我勇敢地几步跨过去,却发现那个什么鬼在后退,这好像也是水鬼的花招,经常会把人引到深水区,不过好像不是这种,这种没什么技术含量,好歹你变个美人鱼啊。

    再冲过去,“水鬼”不见了,居然是老豪出现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靠,原来是你,居然装鬼坑我,信不信我回头叫江水咱们同归于尽!”

    我大怒之下威胁老豪,他也急了:“你冷静一点,到底看见什么幻觉了?”

    “还有幻觉?那为什么你之前不告诉我,打的什么主意?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过来了,我就说一下,其实有两个祭品,遇到变化时,祭品死,就能通过。”

    擦,那这么说的话,老豪坑掉了多少同门师兄弟师姐妹啊,没准鬼门还不是江水灭的。

    我问他:“那现在怎么办,这一关我们全都过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没想到,这回我们真是幸运。”老豪兴高采烈地说,“走吧,我们很快就能过去了!”

    我呸,老子信你才怪,这下知道老豪找人过河就是来垫脚的,没准连我都是。

    但目前来说,还不是和他翻脸的时候,只能各怀着猜忌前行,还要装相亲相爱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加油,对岸就在前方!”

    “好兄弟,有什么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
    继续往前走,真的没再遇到什么诡异情况,但不诡异才是最大的诡异,我们足足走了半个小时没再遇到什么意外,一切都那么平静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走了多久?没有遇到什么情况吗?”老豪一直在追问我。

    “半小时,有这功夫我们能好几条河了,这种深度半小时哪怕长江也能过去吧?”

    “也许是鬼打墙,别以为水鬼就不会这个,我们有可能一直在河水里转,你没有感觉到别的异常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我坚决不告诉他,现在水已经变得滚烫了,但由于黑暗还没看到淡淡的水蒸气,刚才我就一直咬牙忍着,老豪没有温差感觉,我就不告诉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