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二百六十四章 洞房事发

    第二百六十四章洞房事发

    我开始觉得有哪里不对,听他们的意思明摆着是冥婚没有成。

    这个如果真的没有成的话,会不会对江水的计划造成什么影响呢?从他反应来看是不会的,好像只要我和小小洞房就可以了,第一次看到小小的时候差不多也是这个意思,她根本没有办什么冥婚的意思,直接就要上我,那么之前故意制造的紧张气氛是什么个意思?

    刘芸在江水的指使下怂恿我破坏冥婚,仅仅是一个预防措施吗?

    我明白了,他是在故布疑阵,让我们吧心思都花在那方面,其实那样做是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影响的,反而成了吸引火力的目标。其实他又没有时刻看着我,这个冥婚到处都是破绽,只要我不想,分分钟可以破坏。

    而用小熊来威胁我只是个幌子,江水那样的人不可能信这个。

    用小熊就能威胁我吗?至少在江水看来,如果用刘芸威胁他也是没有效果的吧,在他心里一切都没有自己重要,所以用小熊威胁我在他看来一定是很蠢的行为。

    好了,现在我们两个就在洞房里,小小盖着盖头坐床边。

    我想起了第一次看见她的情形,只要扒下盖头她就可以硬上我,这是个陷阱吗?

    “你不会等我帮你揭盖头吧?”我警惕地问她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以吗,我已经背叛师父这么帮你了,你不能让我体验一下新娘子的感觉?”

    小小动也不动,说好的私奔呢?

    我冷笑:“你以为我记性不好吗,我如果揭了盖头,你就能对我用强,第一次见到你的情形我都还记得呢。”

    小小幽幽叹息一声:“你还真是多疑呢,连一点信任都不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说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,你把盖头揭了,我就能对你用强,可是我不会那么做。”

    说的比唱的好听,轻飘飘的几句话凭什么来保证?信任是需要基础的,我和她没什么基础,她从来就不是我这边的,如果这话由小熊说出来我就信。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表示鄙视,然后问她:“你不能直接用强,是因为还得遵守冥婚的规矩,我不揭开盖头这个程序就不算数,然而今天拜堂的时候没有礼成,为什么你们都不在意呢?”

    “实际上,我们早已经拜过堂了。”小小一把扯下盖头,定定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我发誓这辈子也就醉过那一次,你们怎么在我清醒的情况下做到的?”

    感觉好恐怖,简直无孔不入,和人拜堂这么大的事我这么就不知道,这是可以随便忘记的回忆吗?然而我真的就只醉过那一次,这辈子就没有第二次喝醉酒,莫非他们还能……

    没错,应该就是催眠,可催眠状态下拜堂能算数吗?

    法律都规定了,人没有自主意识的情况下,其行为是不负法律责任的吧。

    哪怕是造成了什么损失,量刑也比一般犯罪要轻得多,再说是他们引诱我拜堂的,他们在进行有意图的行为,法律绝不会承认,难道冥婚规矩允许这样的行为?

    照这么来的话,灌药强娶也能被承认了?

    这也有点太扯了,小小看出我的想法,又解释道:“当然不能全都算数,结婚拜堂的行为没那么重要,关键在于我们洞房,这是很重要的一关,谁也不能操控你进行这个步骤,最后的结合环节需要你亲力亲为,如果没有这个环节,那么成亲也就和做游戏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我明白了,无论前面的步骤再怎么繁琐,最后是不是判定为结婚还得看双方是否结合了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这个神圣的步骤,那么你和一万个人拜堂都不算数,只要你不违反什么规矩不招人恶心就行,那些步骤你随便做,最后都不会判断为结婚。只有洞房结束,婚姻关系才真正确立,冥婚至此才真正成礼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你们把一个婚礼拆开,然后分步进行!”

    我渐渐想通了他们这些神奇的做法,“首先是什么纳采过礼订婚的步骤,这些环节没我也可以进行,新郎不需要出面,然后是迎亲拜堂环节,你们在某个时间用催眠术不把我引来完成了,但最后的环节你们不能控制我的灵魂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对,成亲是双方的事,不能有第三者控制你,我自己来也不行,那样只有一方。”

    就是这样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