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二百六十章 老豪的大招

    第二百六十章老豪的大招

    完蛋了,刘芸也看出来我背叛了她,今后我无端多出两个敌人。

    两个都是疯子,其中一个是亡命徒,不顾自己能力都要追杀江水,我扛得住吗?还有一个趁着男人酒醉逮着就上,第一次她都敢这么做,还有什么事情是她做不出来的?

    所以,我用脚后跟都能想象自己今后是多么悲惨,哪怕能逃脱江水的魔掌,也架不住他们两个的报复。我会过得很惨的,对立双方都要弄死我,那么我除了死就没别的选择了。

    江水也注意到了老豪的神态,看着刘芸疑惑道:“你?你们什么时候搞到一起去了?”

    刘芸不动声色,老豪却哈哈大笑:“刚才他们两个在路上说的我都听到了,以为我不知道吗?你这徒弟已经意图背叛你,活死人始终和活人走不到一起去,当年师父遭到的背叛,你马上就要再经历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江水也没有急躁,看了刘芸一眼,刘芸却不动声色,结果现场陷入了尴尬的沉默。

    大神们都不说话,当然也没有我说话的份,在一旁看戏就好,反正我不急。

    看起来只有老豪急了,他再次开口:“刘芸,别以为你们在路上说的话我没听见,你就是要破了冥婚跟那小子私奔,你敢不承认吗,现在不承认,万一我能拿得出证据呢?”

    什么证据,难道他还录音了?

    我和刘芸商量这些事完全是随机的,他怎么可能有准备。

    刘芸却说:“你说得对,几个阴魂身上都可以拿得出证据,记忆还没有被消除呢,但我现在可以跑,你不行,因为我实在没把握对付我师父啊,只能跑了,再见。”

    还真有证据啊,阴魂的记忆你们都拿得到?

    这么说的话,刘芸也暴露了,怪不得她刚才阴森森地看我呢,还以为是为我不选择她而伤心……江水就是厉害,只说了几句话,甚至都没动手,一场巨大的阴谋就此瓦解了,而他的对手逃的逃,困的困,还有一个畏畏缩缩抬着轿子装木头,还有一个在这边告密。

    有实力就是任性,根本不在乎你们背叛,反正全灭就是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老豪大喊,“你真以为我没办法对付他吗,真以为我缺心眼送上门吗?”

    刘芸站住了脚步:“哦?这么说你还真有什么依仗了,能说服我救你吗?”

    老豪呼哧几下才说:“好,反正你现在也背叛了,我就和你说了吧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刘芸往这边看,江水依然纹丝不动,她就走到老豪身边,老豪对她嘀咕了几句,然后她伸手就在老豪伸手掏了起来,也不知道在摸什么,真是不知羞耻啊……片刻之后,她掏出了一个小瓶子,好像是陶瓷的瓶子,做工不错,还反射着灯笼的光芒显得锃亮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手里的瓶子,又看了看江水。

    就听见老豪问她:“你会用吧?有了这个,整个鬼门都是你的!”

    什么东西那么夸张,我不信了,难道小说里的法宝都出现了?江水的本事我领教了不少,我不认为一个很弱的人拿着什么法宝就可以对付他,到现在为止怎么弄死他我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刘芸微微点头:“这个当然知道,只要学过鬼门的秘书,这也是入门级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老豪就哈哈大笑:“那么,现在放开我身上的禁锢吧,相信这个你也会,要和你的师父作对了,没有我这个帮手可不行,我是你师伯,但不会像你师父一样没有人情味的。”

    如果他们优胜的话……我紧张起来,捅了捅江水说:“你就无动于衷吗,那到底是什么厉害的东西,老豪都到这个地步了,没道理说假话,你却好像不在意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怎么在意?”江水依旧云淡风轻,“我都搞不清楚他拿了什么,还能怎样在意?”

    也对,可看老豪的样子我很担心啊,刘芸看过那样东西,也没说要跑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老豪开始叫嚣:“江水,既然你逼到这个地步,那么就认真一点,我今天就跟你同归于尽吧,只要再有一个帮手,我就能彻底将你解决掉!”

    江水能忍住,我忍不住了:“敢情你以前都是不认真的,耍我玩呢?”

    “告密者不要跟我说话!”老豪对我很愤怒啊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,为什么以前干不过人家,现在反而有信心了呢?”我驳斥他,“刘芸你别听他忽悠,他有这本事也不至于成为今天这样,别犯傻害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我不是希望刘芸站到江水这边来,我是不希望她直接和江水对抗送死。

    老豪有多不靠谱我是知道的,他说自己有能力对抗江水,逻辑都过不去。

    老豪被我逼得冷笑了:“如果你知道些情况的话,就会明白我说的有多靠谱,知道这是什么吗,哈哈……江水,这是你的骨灰,没想到吧,还被我弄到了这么一点,一直都没有机会使用,现在又了,我也和你成为一样的存在,使用这个,我就立于不败之地!”

    我傻眼了,骨灰又怎么样,他是不是脑袋被轿子夹了?

    问江水:“他不是瞎说的吧?”

    江水摇头:“不算瞎说,如果那真是我的骨灰,他确实可以对付我,我拿他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这么说局面真的翻转了,我站错了队?

    天杀的老豪,怎么这个时候又出这样的事,有这本事他不早用,非要把自己害得人不人鬼不鬼才拿出来,有意思吗?我们这么多次和江水对抗,机会大把,他有大招不用是和江水有基情吗?

    江水好像看出了我的想法,又说:“不是他以前不用,以前用来根本没有什么好的效果,他非得变成这样才有用,时机倒是抓得好,只是他一直舍不得自己的命,没有舍哪有得。”

    到底要怎么做我不关心,我关心结果:“这么说,他确实有本事逆转局面了?”

    江水点点头:“如果那真是我的骨灰,他确实有这个本事。”

    好怪异的感觉,我和一个人在谈论他自己的骨灰?

    那意思就是说,他本来的身体死了,还拿去烧了,现在这个根本就不是他原来的身体,而是他自己DIY组装的?就像老豪现在可以用别人的身体一样,和鬼上身异曲同工,可我有一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,既然江水可以组装自己的身体,为什么不弄得帅一点?

    我心存着一点侥幸:“意思是说,那有可能不是你的骨灰?”

    江水说:“我判断,那十有八九就是我的骨灰。”

    真的好蛋疼,我也没想到有今天,曾经我希望老豪能干掉江水,可现在我却反过来希望江水可以镇住场面,在我看来这也是个神转折了,江水居然成为我暂时的护身符。

    “哈哈,怕了没有?”老豪大笑说,“当然我也要付出代价的,但既然你把我逼到了这个程度,我也不抱什么继续活着的希望了,我们就同归于尽吧!”

    江水却依然淡定地说:“你如果早能这样做,说不定还能给我造成点麻烦,但现在却不好说了,所以我早就说过,师兄你注定不能成事,做事畏首畏尾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啥意思,就是还有再次逆转的可能?老豪的最后大招也不怕?

    我问他:“你刚才还说他能逆转局面呢,怎么又变了,还是你神功练成了刀枪不入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说他有这个能力,但没说他一定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江水就是有一种霸气,对着那边说:“大大,把骨灰拿过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咦,这又是什么一种节奏,刘芸还肯听他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