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二百四十四章 破阵走七星

    第二百四十四章破阵走七星

    我和老牛两个趁着夜色出了别墅,没再遇到什么麻烦,不过我还是提醒他:“江水是什么人你可能不知道,他手段很多,刚才那个僵尸大婶是一个,同时还会玩鬼……你怕鬼吗?”

    老牛淡淡一笑:“夜路走多了,就不怕了。”

    那说明他是有备而来的,我很欣慰,又提醒他:“江水手下还有三个人,活人,应该和你们以前的身份差不多,身手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老牛冷笑:“那三个,我知道,以前就和我们抢生意,不用怕他们。”

    不愧是老江湖,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,那么眼下就剩怎么找江水了,江水虽然厉害,但老牛这样的混迹时间长了,自然也有几分本事,所以也不是没有希望成功。真正的江湖根本就不是武侠小说里的世界,武侠小说都写得太唯美纯洁了,真正的江湖就是草莽。

    草莽是什么?就是反官方的罪犯,欺行霸市的黑社会。

    江湖人其实大多都不练武,没几个会真功夫,他们靠的是狠,有那么好的教育条件干嘛还混江湖。老牛就给我展示了这其中的佼佼者形象,爱投机,坑蒙拐骗,总之就是不通过正当途径获利,正当途径玩不过别人,他们就寻求这种“不对称作战”。

    老牛把我带上了一个山坡,江水的老巢本就在山区,到处都崎岖不平,海拔不低。

    刚才的别墅就在半山上,一般人也没有财力在这种地方建别墅,除非是山民,但山民不会建造这种豪华别墅,建材都难得运上来,而且你在这里生活吃什么?水也要单独送上来。

    从这里看下去,可以看到大部分的山脊都在低处,不枉我们上来一趟。

    老牛说:“看到没有,天上的北斗星,那七个星星好像一个勺子……”

    这我当然知道,他是当我没念过小学吗?

    “那勺柄就是摇光星,又叫破军星。”他继续说,“勺柄指下来的地方就是七星阵的破军星位置,然后看这山势,一路过来和七星的形状很像,我们可以大致判断出七星阵眼……”

    我很惊讶,他这么好的学问,在外面混着可惜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那勺柄是往上翘的。”

    “蠢,你就不会画一个反向延长线吗?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还知道反向延长线!那么我们刚才是在什么位置?”

    “你看,定下破军星的位置,再画出一个北斗七星的图样,就可以看出我们现在的位置,正是勺柄和勺斗交汇处的天权星,也就是常说的文曲星,这颗星排在最中间,两边各有三颗星,我们按着这个方位就能找到其余六个阵眼。”

    我看起来完全是莫名其妙,当下也懒得请教了:“你说往哪里走吧,我跟着。”

    老牛在指点江山:“我们先往勺子里走,过去那个点就是天玑星的位置,那又叫禄存星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先往这里走?”我虚心求教。

    “不为什么,我们总得往一边吧?”老牛说着叹道:“好吧,因为那里叫禄存星,所以阵眼的地方很可能藏有江水的财产,找不到他也可以顺便搜一搜他的宝库。”

    瞎掰的吧,现在有钱谁不拿来投资,再怎么样也是存银行啊,家里能搜到什么?

    好吧,我就不打扰这位江湖老大的美梦了,让他心存幻想跑得更起劲。

    我看他那就是半瓶子水在晃荡,这些东西都是那位高人告诉他的吧。

    看准了方位我们就开始走,两人的体力都不错,下了山坡再上去,这里林子很密,但我们没有迷路,鬼打墙都没坑掉我们,因为我们有天上的星斗指路,这个是没法骗人的。

    所以我们很快来到了山坡下,从这里看上去什么都没看见。

    “你说,上面会不会也是别墅?”我问老牛。

    他摇头:“应该不是,没事搞那么多别墅干嘛,又是在同一个地方,养小三也太近了些。”

    也对,再有钱也不是这么折腾的,造那么多别墅也容易被人注意。

    “那么我们上去?”我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老牛提醒道:“要小心,每个阵眼肯定都有防卫,这里是七星阵的要害,如果要出去,也必须顺着这几个阵眼走,要按一般山路的话谁也走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意思是这里会出现危险了,怪不得江水那么放心,在别墅那里基本不搞什么防卫呢。

    想要破阵出去,我们就得按照北斗星的走势把几个阵眼都走一遍,所以他随便在其他阵眼一卡我们就必须要去突破,绕不过去的。这样一来江水的防御就想当高效了,他有七个人,我要想从头到尾通过的话,就必须把这七个人一一打过去,每个都必须遇到。

    看来我们要找江水也没那么简单,七个阵眼,横跨有几十里地,我们一个晚上哪里找得过来,所以不一定能碰到江水。刚才说我们所在的位置是最中间的那颗星,往这边有三颗,能在天亮的时候走到勺子口就不错了,山路可不是平地那么好走的。

    如果江水不在这边的话,那我们找完就顺势出山,折腾久了会被察觉。

    老牛打头阵,我紧随其后,两人一先一后就上了山,走没多久,老牛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我没带电筒,从后面伸头望。

    老牛用手电照出去让我看,居然是一座大坟挡在路上,不过我们也都不是没见识的人,一做坟又怎么样,老牛干嘛停下来?在这荒山野岭的有座坟再正常不过了,他敢来找江水报仇难道还怕鬼?

    “坟而已,怕什么。”我对他说,“又不是每个人死都变鬼,埋在荒山里的早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老牛摇头:“这个你就不懂了,看风水的,有的地方会阴魂不散,特别是古坟,很容易出现什么古怪,再看我们面前这座坟,居然能挡住路,显然是不正常的,这条路肯定经常有人走,但一座坟在这里你不觉得古怪吗?”

    当然古怪,我说:“不说没用的,咱们现在该怎么办,绕过去还是退回去?”

    我可不像那些无聊的人,一惊一乍的连个解决办法都出不来,现在得做有用的事。

    “退回去是不可能了,只是我们必须小心,我混过很多地方,邪门的东西也遇到很多次了,这种事情就不能用常理对付的。”老牛小心翼翼地观察大坟。

    我奇怪了:“你刚才怎么进来的,既然这七星阵要顺着阵眼走,你肯定经过几个才到我那里的吧?”

    老牛摇头说:“进来不用那么麻烦,我直接就过去了,以前江水告诉过我们怎么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是进来容易出去难啊,有惊无险地度过那么多意外之后,我的胆子比一般人都壮,直接就走上前看坟。也没什么嘛,就是位置不对,人经常走的山路会很光滑,而这条光滑的路一直通到坟前就没有了,就算是来上坟,也没有这么频繁的吧?

    “你看出什么名堂没有?”老牛跟上来问。

    我看看坟的两边,然后对他说:“看这情况,就好像有人经常来到这里,看一眼坟就回去?坟的两边不像是经常有人走的样子,难道路到这里就断了?”

    老牛又仔仔细细查看了墓碑和坟头,对我说:“也不像是从坟顶上直接走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定有什么古怪,为什么路到这里就荒凉了呢,人不走,鬼也能走啊。

    我再次查看那个坟堆,看起来挺新的,也没有长什么杂草,难道是新挖的坟?

    老牛在前面看墓碑,喃喃着说:“嗯,墓的主人叫熊润杰……”

    我顿时一僵,转过身来:“擦,这是我的名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