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二百三十六章 逼婚来了

    第二百三十六章逼婚来了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他不会过来吗?”我着急了,江水的阴影在我心里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金蝉婆婆遗憾地说:“那是一般人,他是活死人不一样,魂魄可以自由离体的。”

    房子开始咣当响,仿佛外面有许多人在拼命地拍打,到处震动,伍松站起来,小心翼翼地四处看。他去到窗边,伸出手犹豫了一下,然后慢慢打开那木板制作的老式窗户,只打开了一点点,然后用眼睛往外瞄,这一看,他居然被吓得往后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眼睛,好大的眼睛!”伍松惊呼道。

    我看了金蝉婆婆一眼,她马上把小人放在地上,然后用那个瓦罐盖了起来说:“你们小心一点,不过也不需要太担心,我这里他是进不来的,要不然我这些年就白混了。”

    看她这么有把握我也稍微放了心,站起来走到窗口,也打开一点点往外看。

    之前伍松那样我也有了心里准备,但还是被吓了一跳,就看见一只巨大的眼睛在窗外瞪着我,吓得我赶紧又缩了回来。这时候房屋各处开始连续响,我可以脑补出外面的情况了,那就好像有一个巨人在外面捶打这间小屋,还用眼睛往里瞄。

    我赶紧关了窗户,用手捂得严严实实的,转念一想这也没什么用,回头问金蝉婆婆:“该怎么办,外面好像有个大家伙,江水这又是什么手段?”

    “别多想,他进不来。”金蝉婆婆去查看她的坛坛罐罐,仿佛很有信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我们心里不踏实,伍松看着房顶担忧道:“这房子是不是撑得住,他不进来照样能砸死我们啊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金蝉婆婆把她的坛子一个个打开,里面竟钻出各式各样的虫子,还有蛇和老鼠,一般我们平常见到的恶心东西基本都齐了。她这爱好也是怪异,收集点正常的东西还算个爱好,尽找些不靠谱的养着,什么恶心养什么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从罐子里出来,又从窗户冲出去,外面就听到稀里哗啦一阵响。

    谁都搞不清楚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,仿佛什么声音都有,也判断不出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嘈杂的声音吵得人都快要疯了,忽然所有声音消失,房间里又变得死一样寂静,我们相互交换着目光,这么安静都不敢说话了。安静持续了一分钟,我才小声问:“金蝉婆婆,你的虫子都死光了吧?”

    她摇头:“没有,应该是把外面的东西引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到底是什么东西,眼睛居然有那么大!”伍松用手比划着一个大小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什么东西。”金蝉婆婆摇头,“那就是江水的魂魄,没想到他还有这本事,也算是鬼门出了奇才,然而鬼门自己都被这个奇才害得灭门了。”

    我吃惊不小:“你是说,刚才外面看到的那只眼睛没有实体,而是阴魂而已?”

    金蝉婆婆点点头:“就是这样的,那就是江水,不过他不是阴魂,是介于阴阳之间的魂魄,要做到这一点最难,没想到他成功了,怪不得要修鬼道。”

    按照众多高手一致的说法,岂不是没人能制得住江水了吗?

    我担忧道:“那现在怎么办,我们是搞不过他了,看来只能用伍松那招,先把我杀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还没有输呢。”金蝉婆婆冷冷道。

    我就喜欢她这种不服输的精神,对于前辈来说,江水这样也太打脸了,如果今天让他逞威风,那往后人家还怎么混?要知道金蝉婆婆在茅山几个老祖跟前都是很有面子的,她甚至还可以鄙视几个老家伙,现在被江水搞了这么一下显得很弱,以后会被嘲笑的。

    其实她确实比茅山几个老头强,起码她也和江水对抗了这么久,茅山几个老祖直接被坑,连威胁对方的机会都没有。起码她这个小屋都坚守了这么久,江水在茅山可是来去自如的,这么一比较金蝉婆婆确实强大了很多,江水是个变态不讨论。

    如果江水没有获得小熊的能力,那么小熊还有可能坑掉他,然而他一切尽在掌握。

    一开始就隐藏目的跟在我身边,直到获得了小熊的能力才露出獠牙。

    今晚注定是个长夜,早知道刚才玩游戏的时候就多耗一点时间了,我们三个人面对面站着,难道就这么站一夜?我面对门的方向站着,忽然一个人居然出现在门后,竟然是江水!

    我倒退了好几步才惊叫:“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金蝉婆婆和伍松也大惊转身,看到了江水,金蝉婆婆说:“不要慌,他除了能被我们看见,什么用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意思是说这只是个幻影?

    那个“江水”忽然说话了:“还能说话,你们是谁在害我!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汹涌的血水从身下流淌出来,湿透了他的裤子……

    金蝉婆婆和伍松都看着我,我毛了:“怎么样,你们都怕他是怎么着,我不怕!江水,有种冲我来,老子跟你拼了,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!”

    不就是捅了他菊花吗,有什么了不起,有种把我干掉,老子眉头都不皱一下。

    “是吗,你这是打算以死相逼?”江水阴沉着脸。

    我被他提醒了,左看右看,跑到厨房拿出了一把菜刀架在自己脖子上:“没错,你再敢比我的话,我就死给你看!”

    语气很雄壮,可这个场景看起来很弱的感觉,不是很妥啊,能不能威胁到他?

    江水静静看着我片刻,才慢悠悠地说:“你是不是有了死的打算,是不是不会去迎亲了?”

    “被你猜到了,哈哈,没有人能威胁我的婚事。”我强悍地说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不明白游戏规则的惩罚啊。”江水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地说,“游戏要达到的,一定就能达到,游戏规则不让你死,你也死不了,不信的话你一刀下去试试?”

    擦,他这样说,我还真不敢一刀干掉自己。

    不是信他,问题是我没这个勇气,你说要跟他干一架被搞死我敢,自己搞死自己太难了,刚才伍松怎么说的?他的意思是身体保存完整才好复活,否则机会恐怕不大。

    我拿着刀犹犹豫豫,江水催促我:“一刀下去啊,不敢吗?你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被他这样激了一下,我脾气也上来了,一刀就一刀,以为我没种吗?

    手上用力,我就想一刀切断自己的脖子,但这个时候情况又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一个声音在外面大喊。

    然后“砰”地一声,大门被人踢开,江水被踢开的门直接夹到了门背后……

    是小熊!

    我看着小熊揉了揉眼睛,没错就是她,她怎么找来的?

    她一看到我,就直接扑过来哭:“你到哪里去了,我现在再也找不到你,心里好怕。”

    “找不到我,那你是怎么来这里的?”我奇怪。

    小熊抬头泪眼婆娑地看我:“跟伍松来的,他身上有我放的花瓣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我就看见伍松身后飘起一瓣桃花,飞过来贴在小熊眉心的桃花印处,我连忙用手抓住扔掉:“别什么东西都往脸上贴,多脏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伍松不满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江水又出现,堵着门口说:“我说你们,我还在这里呢,就当我不存在吗?”

    小熊连忙站在我跟前,用身体挡着我说:“有我在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好感动,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出一个人这么替我着想了,紧紧抓着她的肩膀,要把她拉到后面去,这种事当然是男人出面了。

    江水冷笑着说:“你来了又怎么样,不记得上次他输掉了吗,今晚他再一次输掉了自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