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二百三十四章 不死不活

    第二百三十四章不死不活

    骗人的吧,故作潇洒的对不对?

    其实他没必要这么做,因为结果会马上出来,游戏规定了的东西不容改变,哪怕是规则掌控者也不行,你可以定规则,但必须遵守。就连小熊都必须遵守规则,江水再大也越不过去,所以江水完全没必要吹这个牛皮。

    这么说,江水真的可以逃脱规则的制裁?或者说这个规则对他不管用?

    我们都傻愣愣站在那里等待,然而江水一点变化都没有,他呵呵笑道:“我本来就不算个活人,死亡的惩罚对我一点效果都没有,你一开始提出这个我就觉得有点太傻了,不过胜负未分的情况下,我还是答应比较有利。”

    原来他早就立于不败之地,依然还顺水推舟地和我们玩下去,肯定就是想看看能不能顺带坑掉一两个……真是太可恶了,等于是耍了我们,双方赌注都不对等,他利用本身的特点看了一次猴戏,由于游戏不能相互攻击的规则他还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“好吧你赢了,现在是什么打算,再玩一次?”

    如果江水再提出一次游戏,那么我们是没有机会再把他拉进来的,那个血阵又不在这里,我们会比刚才更不利。但越是这样就越得装得底气十足的样子,我还主动提醒他,让他摸不清头脑,不敢轻易开始。

    然而江水说:“哪有那么容易,游戏也不是说开始就开始的,反正今天是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是被我空城计吓到还是技能真的有冷却时间,总之他是不打算玩了,紧接着他就说:“老是玩游戏有什么意思,分出了胜负就要兑现奖惩,兑现不了没必要再玩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个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刘芸冷冷地说:“还装傻吗,今晚你输给我妹妹了,马上迎亲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你说马上?”我顿时纠结起来,“这种人生大事,说搞就搞太随便了吧,我觉得必须郑重一点,不是我不想兑现,只是不想太草率了,你们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抗拒游戏规则是不行的,我只有拖,拖到下次我万一赢了,也可以当成个赌注赖出去嘛,我不是没有机会,还可以想办法弄死江水……可他要怎么弄才会死呢?

    江水冷冷地说:“游戏结束就得兑现,今晚还有很长,子时都还没到,事情就这么定了,我在山下不远的地方买了栋房子,小小就在那里等你来迎亲,今晚你要是不来,天一亮游戏就会进入强制执行,不是我逼你,谁让你输了呢,我们走!”

    他真的走了,也不用对我们做什么,反正有游戏规则的强制力。

    伍松唉声叹气,拍了拍我的肩膀表示遗憾:“是我大意了,没想到江水是死过的,他这个状态不算活着,也不算死了,所以死亡惩罚算不到他头上,你……还是去迎亲吧,哪怕是跟阴魂那啥,也总比对抗规则强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意思,游戏规则真的很可怕?”金蝉婆婆很难想象。

    她是没见过违背规则的人都什么下场,无论是人还是阴魂都不能抵抗,她只是十分谨慎,比年轻人保守得多,所以不明确的情况下也不会公然跳出来违反。

    伍松沉重地点头:“这游戏就像一个小世界,只要不和外面大世界的规则有冲突,就没有人可以抗拒,否则会遭到很极端的惩罚,刚才江水的惩罚没有执行,是因为江水本来就不会是活人,死不死的都一样,我们应该换一个标准,让他消失的。”

    没错,有规则存在,就有人钻空子,我们还是太天真了啊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,有什么办法可以直接弄死江水?”我都有些茫然了,“伍松,如果我娶了小小,江水肯定用我们来搞什么邪术,到时候你们茅山不是麻烦大了吗?”

    伍松哪有什么办法,金蝉婆婆忽然说:“照你们刚才说的,最好办法就是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把我弄死不让江水得逞?这确实是个办法,但这是最后的办法,我如果死了这里面就没我什么事情了,虽然我已经做好了这种准备,但不到最后时刻我还是不怎么情愿的。

    伍松居然也说:“对啊,这样搞江水就彻底没办法了,所以关键还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可以这样?”我悲愤地看着他们,“茅山高手和蛊门高手都在这里,居然还是被逼得弄死队友,你们不觉得丢脸吗?这个世界也太没有安全感了吧。”

    不是我怕死,他们也太窝囊了,就这也好意思出来混?

    金蝉婆婆是很尴尬的:“我只是提出这种可能,当然不建议你这样做,按照你们说的那游戏规则很强,我们根本就没有机会,他再来一次也不会轻易上当了,到那时会随便玩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重要的。”伍松赶紧又说,“死是暂时的,之后我能把你复活,因为我游戏获得了冠军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:“不对啊,冠军不是小小吗,怎么会是你?”

    莫非小小吹牛了,在地下的时候复活自己就没有成功,是因为她不是真正的冠军?

    伍松解释说:“不,她也是冠军,我们并列冠军,因为在同一个回合里到达终点。”

    对了,这个游戏是回合制,先后看回合,你可以先到达,但如果大家用的回合数一样的话,我们就都是冠军,我惊喜道:“那这样说的话,你有一次复活死人的机会?”

    伍松点头:“是的,不过身体要保护好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最好在不伤你身体的情况下把你弄死,复活起来就轻松多了。”

    金蝉婆婆喊道:“等等,游戏之外的死亡也能复活吗?”

    这个……我们哑然,规则也没有说明啊,这个空子能不能钻?

    还真是纠结了,这个机会不能试,就那么一次,试过就没有了,可不试的话怎么知道可行呢,游戏规则只能管游戏里面的事,超出了游戏范围也能有作用吗?

    “死就死了!”我心烦意乱,“反正不能让江水得逞,我死了又怎么样,不管这个复活的机会有没有用,我都不想再这样混下去,否则早晚有一天得疯。”

    金蝉婆婆点点头:“行,有可能的办法我们都试试吧,我也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帮我?”

    “帮你死,我又办法让你死的同时身体不会受到巨大破坏。”

    我无语,把我弄死还得谢谢她了,她继续说:“还有,我尝试一下把江水杀死,就是让他消失,只是需要点时间准备,万一赶不上你迎娶会不会出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就不去迎娶,就对抗规则了!”我坚定地说,“连死我都不怕还怕这个吗?”

    “慢着,我们天黑就开始搞,到现在夜晚的时间还有很长,所以不用着急。”伍松说,“问题在于怎么杀死江水,他不算活人,也不算死人,我就没想出这么把他消灭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金蝉婆婆笑了:“你没有,不代表我没有,你们都听说过咒人的巫术吧?”

    “是扎小人那种?”我想起了电视上的镜头,宫里的娘娘用针扎一个小人……

    “就是那种!”金蝉婆婆居然承认了,“要做到这种巫术,必须获取对付身体上的某样东西,你以为我刚才是火气太盛才跟他冲突的?我用那个机会,得到了他的毛发。”

    她一伸手,果然几根毛就出现在她手心,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只不过那几根毛弯弯曲曲的,我怎么看都不对劲,这个东西她是怎么拿到手的?

    于是我不由得问:“刚才在下面你和他斗法,到底都干了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