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二百三十章 小熊来了?

    第二百三十章小熊来了?

    原来这么简单,老太婆刚才说得多厉害似的显然在吓我。

    金蝉婆婆收回了黑蛇,慢悠悠地在地室里闲逛,查看每一个角落,其实没什么好看的,这里非常的干净,四处干净得一点土灰都没有,我不禁问她:“在找什么呢,经验丰富的人,能从现场的蛛丝马迹看出这里面蛊的厉害,高手比一般人多的往往只是经验。”

    什么经验啊这是,我不由得揭穿她:“这里干净得洗过似的,有什么蛛丝马迹不是一目了然?”

    “正如你说,这里很干净。”金蝉婆婆点点头,“但这本身就是一个线索,凭这里的干净程度,我就可以判断童蛹现在的威力如何,不是一个,而是所有的。”

    真有那么厉害?明明什么都没有,这居然也能成为一种线索,我果然看不透她。

    我只能问点别的:“你说,江水他们能对付这些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以江水的能力当然可以,这有什么奇怪?”金蝉婆婆平静地说,“我只是希望他再可以一点,最好把其他的童蛹都清除了,我们可以坐在这里等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水?那你开始还说得这么严重,仿佛这些变态的东西多厉害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水吗?凭着江水可以在茅山来去自如的本事,做到这些很奇怪?”

    也对,说起来江水也算是这一行里高精尖的人物了,我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和我一起东奔西逃的时候呢,那个时候为了躲小熊他怂的跟什么一样,现在看来我看到的都不一定真实,有的人不管死活都很擅长装逼。

    “江水是个可怕的对手,不过我也不简单。”金蝉婆婆把手伸出来,又一只蜘蛛顺着她的手臂爬到地上,“现在就看他那边的情况了,他那边顺利,我们就跟上去,否则等他完事再说,这一次如果他不死,我们必须把里面的蛊王拿下。”

    我听天书似的,不知道她在说什么,只见那只蜘蛛在地上下了个蛋,然后往通道里爬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意思,蜘蛛蛋有这么大?”我觉得好神奇。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这是蛋了?”金蝉婆婆淡淡说了一句,继续放出蜘蛛。

    难以想象她身上居然还藏着那么多虫,接二连三的蜘蛛爬出来,一共爬了八个!

    八个蜘蛛下了八个“蛋”之后爬走,进入了黑暗的通道,而那八个蛋整整齐齐排列在我们跟前,我就奇怪:“不是蛋是什么,你让它们去冒险,还让它们每个都留了种。”

    金蝉婆婆也懒得解释:“你等着看就明白了,年轻人应该少说话多做事。”

    问题是我也做不了什么事,多问问还能在关键时刻保命,否则怎么死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们继续着无聊的等待,忽然“啪”地一声,蜘蛛蛋爆开了一个,弄出不小的声响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爆开的蛋里什么都没有,居然是空的,金蝉婆婆就为了听个响而已?

    我想不一惊一乍都难:“这是什么意思,蜘蛛放的屁吗?你抓蜘蛛还真是矜贵,放个屁都用蛋壳包起来,这代表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意味着江水除掉了一个童蛹。”金蝉婆婆依旧淡淡地说,“这家伙说得没错,鬼门的手段和我们养蛊是差不多的,就等着他把麻烦都解决吧。”

    没多久,“蜘蛛蛋”接二连三爆开,那意味着童蛹被一个接一个地除掉。

    最后就只剩下一个没爆的,坚持了很久,一直没爆,我似乎看明白了:“难道说江水被童蛹干掉了吗?”

    是真的那就太好了,挂掉江水是我的最终目标,没想到现在就实现了。

    金蝉婆婆却摇头:“当然不是,江水还活着,这个童蛹也还存在,他应该给我留礼物了。”

    她站起来就走,我尾随在后,心想江水也太客气了,还留礼物。

    和金蝉婆婆一路过去,遇到岔路口她根本不选择,直接挑最左边的走,一路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这一路经过的地室我们也看到了各自残骸,就是童蛹留下的,有蛹的碎片,也有大虫子的残肢断体,想当恶心,可就是没有头。金蝉婆婆就当没看见,带着我一直走,一共路过了六个地室,然后她在第六个地室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停下了之后我们面前还有三个通道,金蝉婆婆这回站定在那里盯着中间的通道看。

    随她怎么整了,我就看着不说话,选好了跟我说一声就行。

    金蝉婆婆还没说话,那个通道里就飘出了江水的声音:“怎么样,敢不敢试试我的?”

    试什么他的?听起来好邪恶,这口气好像他的很大似的。

    金蝉婆婆就对我说:“你在这里等着,不要过去,等我回头叫你。”

    我也只能答应,在这里面我什么都不懂,她说什么就是什么,结果金蝉婆婆去了,周围又变得一片黑暗……她也不知道给我留个萤火虫,现在我一个人留在这里摸黑能干啥呢?

    又有了活埋的感觉,说实话,在这样的地方,哪怕没有什么恐惧症也很难抗得下去。

    就比如恐高症,不管你有没有,站在高处总是害怕的,多少会有手软脚软的感觉。

    还好我留了一手,包里有蜡烛呢,现在拿出来点一根。

    火机打燃,蜡烛很快点上,正要松口气,忽然烛光又慢慢缩小,瞬间变得豆大。

    仿佛哪里吹来的风,烛光开始摇曳,随时要灭的感觉,这是鬼吹灯吗?

    我连忙用手遮挡,但架不住烛光还是灭了,这是什么意思,表示里面的空气不够?

    奇怪了,那么我是怎么呼吸到现在的,难道我也不是人?

    难说,这种常年没人进入的封闭地室,我能来到这里已经想当违反常识,哪怕是一点腐烂的树叶,埋藏在这里发酵了那么久,对我来说都是有毒的。而我到现在还没死,都归功于金蝉实在说不通,它能给我兴奋剂,但时效不怎么长,现在手已经不痛了。

    正疑神疑鬼间,我看到烛光居然重新又燃了起来,还没等高兴呢,发现光的颜色不对。

    居然是绿色的烛光,把周围的地室照得如同幽冥地府。

    一定是哪里不对了,我觉得这里面的空气或许含有什么惰性气体,能让烛光变色?

    估计就是这样的,我深呼吸几下,开始查看周围的通道,万一老太婆打不过江水回不来了,我也总得自救,江水已经知道我在这里了,不可以久留。

    忽然我听到地室里一个幽幽的声音响起,似乎有什么人在说话?

    这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飘来,又仿佛就在我身边,可我转了一圈都没看到人。

    竖起耳朵仔细听,我发现声音是从右边的通道飘来的,莫非这里面不仅有什么蛊王,还有鬼魂?那可太吓人了,关键是只有我一个在场,我只是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要不要去看看呢?我十分纠结,老太婆怎么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那声音越来越清晰了,很快我听明白了那声音在说什么:“大熊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是小熊?

    我不敢相信,小熊居然在这里?这一定是什么鬼在忽悠我,小熊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不过细想一下也不是没可能的,小熊进了我的命格,事实上她比小小都牢固,能找到我再正常不过,哪怕现在活了过来,也是说得通,会不会真是她?

    “大熊哥哥……”那声音越来越清晰了,我听得那么真实。

    肯定是小熊,是她找来了,我心里一阵兴奋,原来没想到金蝉婆婆能坑江水一道,所以不想再连累小熊,可现在情况有变,江水被坑中,小熊此时出现能给他致命一击!

    “小熊,你在哪里?”我鬼使神差地顺着声音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