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二百二十四章 最后一招

    第二百二十四章最后一招

    金蝉婆婆咬了咬牙:“你是对的,不再犹豫了!”

    这时候江水已经把他的球弄进了坑,下面就该对付我们了,所以不能犹豫,再犹豫下去我们会被他都弄死。只要金蝉婆婆挂了,其他人哪里还挡得住江水,他简直为所欲为了。

    再发展下去,恐怕就可以拍灾难片了,没准还得用军队打怪兽。

    江水还狠狠地对我们说:“等着吧,我可以让你们三个并列垫底,再用冠军的机会救活一个,你们谁想活呢?”

    没错,这游戏还有并列的,是回合制。

    金蝉婆婆冷冷看了江水一眼,小声对我说:“是时候了,一会儿我们都会陷进去,你要准备好,控制下面那个大蛊,除了你,我想不出还有谁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什么,我来?大娘,我的水平就是什么都不懂的境界,谁都比我靠谱啊。

    金蝉婆婆已经出了手,“出手”就是把手伸出去的意思,她手掌摊开,掌心处有一个虫子……是甲壳虫,貌似眼熟,很像是屎壳郎,还真是屎壳郎?

    太不严肃了吧,这时候你放个拉风一点的出来还像话,不然就放一个长相凶残的,屎壳郎算怎么回事?这东西除了吃屎也没别的能耐,还指望这种虫子拯救世界?

    甲壳虫被扔在地上,见地就钻,眨眼就已经入了土,只能看见一个小洞旁边一堆土。

    江水在催促我们:“快点,别磨蹭了,没用的,这里已经被我彻底掌握。”

    但是下一刻他就发现了异常:“球呢,木球呢?我的弹珠!这坑怎么突然塌陷了?”

    没错,火坑往下陷进去,仿佛下面是一个大的空腔,火光也没了,江水跑过去看,又亮起漫天的鬼火照明。原来火坑的地方塌陷出一个大洞,江水在洞口边喊了两声,居然还有回音……

    这时候从大洞里忽然钻出了一只巨大的虫子,比人还大,长长的一条竖着冲出地面。

    好恶心的虫子,身上有千节,两边有千足,波浪一样游动着,仿佛蜈蚣似的,但又不是蜈蚣。江水正好在洞旁边,被虫子的千足一把抱住,他怪叫了两声:“怎么回事,为什么我的鬼阵也控制不了,这些不是蛊吗?”

    金蝉婆婆冷笑不语,我又看到了胜利的希望。

    但同时我感觉脚下地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拱出来似的,奇怪地低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我就看到一个硕大的脑袋从地面钻了出来,好眼熟,和江水那边那个一样。

    那脑袋拱出地面,一下吧我掀翻,我还不知道怎么反应呢,就感觉很多带刺的脚抱住了我,回头一看……擦,我的状况和江水一样,背后都被一只巨大的虫子抱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我惊呼了几声问金蝉婆婆,“太恶心了,你也不管管,你能接受我可不能接受。”

    我看到金蝉婆婆也跟我们一样,被大长虫子抱住,这一口咬是咬下来……

    她淡定地说:“别瞎喊,别挣扎,那没有用,刚才不是跟你说清楚了吗,这蛊我控制不了,他也控制不了,所以在阻挡了他的同时,我们也陷入危险,你要冷静。”

    冷静个屁啊,现在好容易我见鬼不怕了,居然开始玩虫子,这也太恶心了好不好?

    被鬼弄死的大不了是吊死窒息,掐死,吓死,或者意外受伤致死什么的,但如果被这么大的虫子吃了,比那个感受恶心得多。好好想喊金蝉婆婆住手,可惜她也没办法了,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从了江水呢,现在要是有什么自杀的办法我一定用。

    我错了,死在江水手上,好歹还让我洞房一次。

    江水也不甘心:“不可能的,鬼阵都控制不了,你怎么可能有这种水平?”

    金蝉婆婆呵呵笑道:“我也控制不了,如果能的话,你以为我到现在才用?”

    江水是彻底急了:“那怎么办啊,你得想点办法,我不能忍受被虫子啃了,要不我撤掉鬼阵,你也让这东西走开,咱们再重新开始好不好?”

    我也是这意思:“既然江水那么有诚意,咱们就……”

    金蝉婆婆却摇头:“晚了,我没骗你没,这些蛊我没办法控制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疯婆子,想带着我们一起埋……”

    江水的话才说一般就没了声音,我朝他那边一看,他没了,那只大虫子也没了?

    怎么办,我不太敢动,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后颈的鸡皮疙瘩一阵又一阵的,我感觉大虫子的复眼一直在盯着我脖子看,它一口下来绝对能咬掉我的脑袋。这不算恐怖,脑袋掉了碗大的疤,可在死之前,我的头要伸进大虫子的嘴里,这猜是最恐怖的……

    我不要这样,不求死得惊天地泣鬼神,也让我留个全尸吧,再不济也别让虫子舔我。

    忽然我感觉到了向下的力,身体被往下一拉,我眼前就黑了,连鬼火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应该是那虫子把我抓着带到了地下,这天杀的要干什么?

    估计是比刚才我胡思乱想更可怕的事,我接着脑补,也许这下面有一大窝虫子,这条大的要把我带回去喂小的?更恐怖的事情来了,让小虫子吃我,比大虫子一口咬掉我的脑袋更恐怖,我意识到刚才是我的脑动太小了,还有大惊喜在等着我们呢。

    想想那无数小虫子啃噬我身体的场景……

    一下死了还好,但我估计死不了这么快的,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脚没了,手也没了,皮没了,肉也没了,剩下骨头和肠子……拼命让自己别想这些,听说有人可以嚼舌自尽的,不知道靠不靠谱,我原本不相信,那么多人被割了舌头都能活,咬舌怎么可能死人?

    不过现在我想试试。

    看不到江水了,也看不到金蝉婆婆,早知道就不让她使用这种招了。

    再次重申,我不怕死,但没想到这么恶心。

    到了地下,我什么也看不见,本来就是夜晚,还被拉进了深深的地下,我没指望能看见什么东西。但我知道自己一直在动,沙沙的声音就是那大虫子在钻,下面肯定像蚂蚁窝一样复杂,怪不得金蝉婆婆什么都不怕,她就住在这恐怖地狱的上面,谁来挑衅她都能带着一起坑了。

    忽然我眼前鬼火亮起,仿佛有什么人影出现,没等我看清,那人影就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是哪里来的大侠吧,这大侠手里拿着一把好像剑一样的东西,直接刺进了大虫子的脑袋,大虫子居然一下就不动了,抱着我的手也顿时松开。不是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吗,就算是蛇,挂了也不会马上放松,看来这位大侠有两手,本事非常大。

    我掉到地上,碰到了光滑的泥地,显然这不是临时挖的,已经被虫子走过无数遍了。

    爬起来我就想对大侠表示感谢,不管他是什么,都比虫子可爱多了,哪怕是死人诈尸呢。但我看清那人之后,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,因为他是江水,居然是江水救了我!

    “怎么,不表示感谢吗?”江水看着我淡淡说,他身后跟着鬼火亮点,很拉风。

    但我知道他不是英雄,救我也只是为了再次弄死而已,所以我对他说:“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江水冷冷说:“你们这到底弄的什么手段,看得出来,你们连自己也陷进来了,为了杀我有必要这么拼吗?”

    “死在你手里,我没垫背的啊。”我弱弱地说。

    江水又冷笑:“那也总比被这些虫子吃掉的强吧,我会给你一个体面的结局。”

    虽然我和他是仇敌,但不得不承认,这次他说得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