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二百二十二章 决战到来

    第二百二十二章决战到来

    那小帅哥看着火坑的方向发呆,然后又转头看我,嘴巴都张大了。

    我昂首阔步走过去,强忍着手臂的疼痛,虽然很疼,但还能忍受,就怕不疼了我没这个力气,金蝉在我身上做的手脚肯定是有时效的。金蝉婆婆说这是个蛊,那金蝉肯定是以中毒的方式改变我的体质能力,难怪这么疼呢,神奇的是这居然不算作弊。

    江水说过,只要不破坏游戏规则,有什么能力都可以用。

    游戏规则里并没有说不能用蛊,所以这个是不犯规的,但正规的比赛告诉我们,刺激人体的药物是违禁的……所以我才对这个小心翼翼,在人类比赛中兴奋剂的使用违反公平,但在他们这些特殊人群的眼里,不能使用这些能力才是最大的不公平。

    那我还能怎么说,人家都用特殊能力了,我用用也没什么了不起。

    怎么说这蛊也是金蝉婆婆花费毕生精力才搞到整个水平的,我只是希望没有副作用。

    刘芸看着我都有些吃惊,她不知道情况,正常人无论如何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里有这水平的吧,只有金蝉婆婆看着我微微点头,她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不过刘芸毕竟有实力,很快就恢复了正常,也开始出发,她的力量和小小差不多,天知道那纤弱的身体里怎么会有这种力气的,总之不会是肌肉力量,她就没几斤肌肉。

    力量差不多,但刘芸的技术差得还很远,打出去没什么准头,竟然还偏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太能隐藏了。”我看到小帅哥咬牙切齿的模样,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爽。

    “一般一般。”我知道了结果,心中十分淡定,死道友不死贫道。

    第一轮结束,我占据了最有利的位置,最有希望首先进洞,结果第二轮的时候小帅哥出招了。他力量比普通人强,但还比不上我这种用了兴奋剂的,但很神奇的是,他技术很好,在射程之内准头很高,所以他第二棍居然直接把我的球给打飞了!

    我的球出界,离火坑又十万八千里,人人都怕入火坑,我们却是想入而不得其门而入。

    他有这种技术,刚才伍松是怎么赢他的?

    我看向不远处站着的伍松,黑夜里,他的脑袋在一直摇个不停。

    伍松的水准也是真高啊,这样的他都能赢,看来他挑的游戏没错。

    我急得朝刘芸喊:“你这样还怎么玩啊,水平都不如我高。”

    第二轮我把球打了回去,却没有刚才第一棍的水平,没打中小帅哥的球,也没有靠近火坑,这下局面逆转,变成小帅哥最有利了。

    刘芸的第二棍,由于刚才第一下偏得有点远,她要打中小帅哥球的难度不亚于第一棍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打过来了,还命中了!

    结果刘芸的球留在了火坑边上,小帅哥的球直接被打回了起跑线……

    她也真能装啊,明明自己水平也不错,居然一直装着不太行的样子,可想而知金蝉婆婆是个多么强大的对手,速战速决居然把刘芸这样的高手给干掉了。

    我惊讶,小帅哥却暴走了:“师父,你看啊,师姐胳膊肘往外拐,她帮别人!”

    一切尽在掌握,我都没理他,刘芸也懒得看他,可江水不能不管,徒弟是你的,也是你坑的,好歹你得给人家一个交待吧,他对小帅哥说:“游戏没有结束,不要停下,继续。”

    小帅哥不干了:“师父,我还是不是你徒弟,这一轮输的人会死啊!”

    江水淡定地说:“怕什么,忘了我们是干什么的了?放心吧,不过是换种方法活着而已。”

    差远了,怎么可能是换种方法活着,那就相当于机器人一样。

    只能看到和听到,其他感觉一概没有,那不是机器人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不干,不干了!”小帅哥自暴自弃。

    江水冷冷地说:“现在说不干了?别怪我没提醒你,你承受不了游戏规则的惩罚,那样连阴魂都保不住,我也帮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小帅哥最终还是胳膊拧不过大腿,抄起棍子重新上场,然而这时候场上已经全是他的敌人,刘芸毫不掩饰地帮我,不入坑,拼命地攻击小帅哥的木球。小帅哥哪里扛得住,刘芸是先入门的,学了那么多年本事,基本上她有多大就学了多久,小帅哥再怎么天才也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所以几棍出去之后,我确立了不可动摇的优势,刘芸也不紧不慢,她只需要赢最后一名。等到最后我进完六洞以后,居然领先优势达到了四洞,真是让人难以想象啊。

    当我过了终点线的时候,小帅哥完全失去信心了,直接扑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刘芸他是赢不了的,所以他做什么都没有用,江水走过去到他面前说:“我来动手吧,好在我还有这个资格,放心,师父不会让你消失的。”

    遇人不淑,碰到这样极品的师父有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江水会真心收什么徒弟?收徒是为了传承,他是准备不死的人,不需要传给谁。

    小帅哥躺在地上,已经完全放弃了任何动作,呆呆地看着江水,只见江水抽出一根尖尖的木刺,动作迅猛地朝小帅哥心口扎去。一切都进行得很快,江水捂住了小帅哥的嘴巴,不让他发出一点声音,看那动作就是惯犯,以前没少杀人。

    终于小帅哥停止了挣扎,江水又招来四个黑影,竟把小帅哥尸体也扛走了。

    刘芸正好也站在我身边,我小声对她说:“看见没有,这样的师父,你还跟着他干什么,总有一天你的命运也和他一样,趁早弃暗投明吧。”

    她却仿佛没有波动:“我,当然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很有信心嘛,我冷笑:“有什么不一样?那是因为你的价值还在,你的价值就是我,如果我没了,你也就没有了价值,他如果达成了长生的目的,要徒弟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刘芸没有回答我,默默无语地站着,不知道她怎么想的,我也懒得再说。

    十几年的洗脑,我知道很难把她转变过来,无所谓了,努力搞江水吧,只要江水一垮,所有压力都会烟消云散,成不了什么气候。

    这下胜者组六人出来了,我们将进行最后的决胜,一局定输赢。

    不用分开比,六个人先后出发,最先到达的就是冠军,最后到达的死!

    双方数量也是三比三,就看怎么相互配合了,好在我这边的两个盟友不弱,不是经验丰富就是实力强大,短板是我。江水那边貌似实力平均,他们的手段都很多,可能强不过金蝉婆婆,但没有短板。

    其实看起来最没有压力的是他们,目的已经达到了,保住自己就成功。

    江水的目的就是我,小小已经赢了我,只待游戏结束我就得娶她……

    所以,他们只要保证自己不是最后越一名,就万事大吉,争冠军也毫无意义,除非是为了救活小帅哥,但江水是那样的人吗?显然不是,如果没有必要,他根本不会全力去夺冠。

    要知道对上的可是金蝉婆婆,连茅山老祖都忌惮的人物,江水失去了游戏的保护,他不会冒险硬杠的,到时候只要保住他自己,再保住小小,我认为他也许连刘芸都可以放弃。

    只要他自己可以长生,其他人重要吗?

    但我也不是志在夺冠,我的目标就是让江水成为垫底的那个!

    把金蝉婆婆和伍松召集到一起,我低声地对他们严肃说:“全力攻击江水的球,不要害怕垫底,用出你们所有的本事,我要他死!如果有万一,你们也不要怕,我给你们垫底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