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二百一十六章 跳大神

    第二百一十六章跳大神

    我狐疑地在屋子跟前停下,没敢进去,生怕里面有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刘芸来了,江水也很有可能会出现,还有她妹妹小小,都是有可能出现的,说不定一个前面堵,其他的来抄我后路呢?我小心翼翼地走到封死的窗边,摒住呼吸探听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里面的动静开始很小,可慢慢地就大了起来,从窸窸窣窣的声音转变成砰砰声。

    这貌似有人在敲窗户?那窗户是木制的,里面的砰砰声仿佛有人在用力敲。

    我就奇怪了,如果是江水他们,疯了才这么干,不过有可能是老婆婆靠谱,把他们困在里面了呢?我好奇地听了十多秒钟,然后砰地一下窗户被撞开了,又吓了我一大跳,我被撞得坐倒在地,窗子里冲出来一大堆的虫子,嗡嗡地从我头顶飞过,光是那声音就镇得我头疼。

    这才是金蝉婆婆的大军,怪不得她会晚上才出现呢,晚上飞虫多啊。

    蚊子飞蛾什么的一般都在晚上出现,别看这些东西又小又弱,它们才是真正危险的。

    我算是看明白了,什么巫蛊其实就是放毒,虫子小非但不会有损威力,还能更隐蔽,简直是无孔不入。只是我不明白,虫子再毒,也只能对付有实体的东西,产生一点化学反应,但阴魂怎么对付?

    算了,这些不是我应该管的,让他们在外面撕逼,我先躲进屋里去。

    反正跑不掉,等他们撕出个结果来咱们再说吧,外面是神仙打架,我连个小鬼都不如。

    进屋里我安静坐下,都看开了,所以淡定无比,金蝉在我面前的桌子上晃来晃去,反而很不安。我在思考怎么办,如果是老太婆赢了,那当然好,我得小心她对我又企图,如果是江水那边赢了,那么我又该怎么选择呢?

    脑子里一团糟,其实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选择,到底要不要一了百了?

    正在思考呢,忽然在地上游荡的金蝉嗖一下钻进了我的裤腿里,这家伙还真恶心,直接爬外面不行吗,非得从里面钻,我和它不熟,吓得没敢动。然后我很快明白了金蝉为什么会这样,因为有人来了,它的感知比我要灵敏,提前就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门打开,进来的人我看着愣了,居然是伍松!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这句话我们异口同声地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先说,昨天开始他就找我找得急了,然而我们都没料到的是,这个老太婆居然就是茅山老道让我们找的人,就是来找她保护我们的。还真是神奇,我这其实也不算误打误撞了,因为金蝉婆婆是闻着气味过来的,她大老远就闻到了我身上的气味特殊。

    我就问伍松:“你在这里,那小熊呢?”

    “她?她去找你啊。”伍松说,“昨晚她着急地找我,说你被盯上了,然后回头你就没了影,我说怎么回事呢,原来你在这里啊,还真是缘分。”

    缘分个屁,我追问他:“你还没说小熊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她去哪里找你了啊,没找到?”伍松惊讶地问,“你们两个不是有默契吗?”

    我大概知道那么一点,小熊现在是活人了,也失去了原本的一些感觉,所谓有得必有失,她获得了身体的感觉,获得了活着的机会,就必须放弃一些东西。原本是可以通过命格找我的现在不行了,我一开始就是这么猜测,果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居然让她一个人去找了,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?”我急了。

    伍松叹气道:“我哪里想到这么多,当时还以为……她这么漂亮,确实挺让人担心的,万一被人祸害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是怕她祸害别人!”我无奈,她身上有桃花仙,一般人也祸害不了她。

    小熊和小小不一样,她和我一起长大,我见过什么她就基本见过什么,不算是涉世不深的女孩,所以一般人坑不了她的。就算她不懂,桃花仙也是成精的东西了,这样还能被人祸害简直丢脸,应该是她们祸害别人才对。

    可事到如今还能怎么样呢,我们正在发愁,忽然金蝉婆婆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被赶走了吗?”我问她。

    金蝉婆婆不说话,忽然挥舞着一把菜刀就砍在桌子上,吓我一跳。

    这是要动刀吗,可她的身份特殊,动刀不如动虫子厉害,我没来得及问呢,她又转身出去,良久之后居然抓着一只大公鸡回来,又对我说:“帮我拿个碗过来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要杀鸡啊,我松口气,跑到厨房拿了碗。

    鸡血倒进了碗里,金蝉婆婆就把死鸡往旁边一扔,怎么回事,只会杀不会弄?

    刚想问,伍松拉住了我:“别吵她,我们有眼福了,她要跳舞。”

    这叫什么眼福,七老八十的老太太跳舞都觉得好看,伍松一定喜欢往广场跑吧。

    我整鄙夷他看老太太跳舞都这么有劲头,金蝉婆婆那边就开始用鸡血在地上画了起来,画了个奇怪的图案,然后还真就在图案上舞起来。当然不是一般的跳舞,而是像跳大神一样的,她找来一根木棍,赤足散发,疯疯癫癫地踩着刚才那个图案跳。

    一边跳还一边嘴里振振有词,不过嘴里那些词一点都听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这是跳舞吗,真不是跳大神?”我小声问伍松。

    他摇头:“这是巫舞,是最早的舞蹈雏形,现在没几个人会了,施的是巫术,当然看起来像是跳大神,其实跳大神就是从巫舞发展过来的,这个规矩很古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跳这个是干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知道,我只知道她一辈子也没跳几次,以后恐怕也难见到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我们在这里看的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啊,我看老太太很投入,没打扰她。

    金蝉婆婆手舞足蹈中带有特殊的韵律,让人不知不觉地想要模仿,我还好,伍松都开始跟着哼哼起来,身体也在摇晃,手也开始动。我是觉得挺神奇的,可这个时候也不是展示自己的最佳机会啊,外面没有危险了吗,江水依旧被她驱走了吗?

    直到她跳完了,我才问她:“那个,外面的人还在吗?”

    金蝉婆婆伴着张脸说:“他们马上就要进来了,我不得不做些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就要杀到你房间里来?”我我是没想到金蝉婆婆垮得这么快,“然后你还能安然在这里跳大神?让他们进来我们就很危险了,现在都讲究拒敌于国门之外,让他们进来打,万一打破了什么坛坛罐罐可都是你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是为了防着他们。”金蝉婆婆声音似乎也没什么底气,“为了对付他们我今天才特地学了这个,但愿能有用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现学的啊,我瞥了伍松一眼,伍松也遗憾地低下了头,

    “在地上倒鸡血就能对付他们?”我深深地表示怀疑。

    金蝉婆婆点点头:“一般人不行,我却是可以的,在我这里,你们最好被别乱碰东西。”

    到处是虫子谁敢乱碰啊,吃的东西喝的水我都没敢怎么动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鸡血阵……行,她说可以就可以吧,可就算有用,这么明显人家能上当?

    我往地上一看,咦,刚才还有鲜血画出的图案,现在却不见了,仿佛渗入了地里。

    然而我们都知道,鲜血是不可能不见的,又不是水可以渗透,正常情况是血液在地面凝结。

    最让人震惊的还是金蝉婆婆接下来的话,她又说:“这个巫祝术不能直接对付他们,但只要对方的巫术过来,我也能把他拖下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