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二百一十四章 追踪而来

    第二百一十四章追踪而来

    我是没想到一只小虫能有这样的本事,这还是吸树汁的知了。

    一伸手,金蝉就爬到我手上来,仿佛心意相通,当然这么说夸张了,我就是仿佛大致能看出来这小虫子表达出来的意思。比如它举起两只前脚的架势,仿佛正在朝我邀功呢,这玩意真能吸血的话,也算是和我血脉相连了,看着真像个孩子……呸,我生不出这样的孩子。

    反正这一天我就得在屋里度过了,这间屋里藏着许多的虫子,有这金蝉在旁边我也能安心一些。不过我对这些虫子一类的东西没什么好感,可能早年好莱坞恐怖片看多了,动不动就恶心地从身体里爆虫子,他们很喜欢这个路数。

    一天时间并不难挨,不吃不喝其实也不算太严重,更何况这里有吃有喝。

    很快时间就到了晚上,我这一天也没敢出门,奇怪的是这一天都没人来串门,甚至外面连声响都听不见。所以我就纳闷了,没人来串门可以理解,可以说是老太婆性格孤僻和人关系不好,可没人经过这里的话,那不是意味着此地就是荒山野岭?起码得听到隔壁邻居的声音吧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做晚饭的时间了,没听到点人声正常吗?

    老太婆到现在都没回来,我渐渐就有些不耐烦了,大晚上的一个人待在陌生的屋子里,纵然我再大的胆子再怎么经历过事情,也是会发毛的。于是我憋不住了,回过头来想想,这老太婆也不是那么靠得住的,因为我根本就不认识她,凭什么相信她在这里等呢。

    我决定出去看看,先打开窗户,趁着还有一点光亮的暮色观察外面的环境。

    一看就傻眼了,这里完全是荒野,周围好像有被人废弃的田地,还是山坡地。

    得离开这里,这么荒凉的地方,晚上肯定会出点什么事,关键是天都黑了,那老太太一把年纪我觉得应该不会再赶回来,上这高坡都费劲呢。

    于是我趁着黄昏的微光开门出去,看见一条小路直通向下,几公里外是公路。

    我得赶紧跑到大路上去拦车,这是我回到文明世界的唯一办法……

    坡挺高,这路也讨厌,居然不是一直向下的,还七歪八扭,走到半道居然还要钻林子。

    没办法,林子就在半坡,我必须穿过去才能到达平地,咬牙就钻了。

    我下去是一路小跑,最后一缕天光让我勉强看到树叶影影绰绰,仿佛有人影在晃动。

    经历过太多事的我没有太过惊讶,想尽早脱离这片树林,闷着头跑,加快了速度,这时候一惊一乍更容易出事。然而十分钟以后,我居然还在树林子里跑,这时我感觉可能有麻烦了,别说这林子,就这个破我跑下去都不需要十分钟。

    完蛋,肯定是鬼打墙,一般都用这一招,他们是怎么追来的?

    老太婆说过她使用了手段避免我被追踪的,怎么搞的没用?

    看来这个也不靠谱,不过她说起小熊能力的时候我差点就服她了,看来也是瞎掰。

    思绪一乱,我的脚步也开始乱,没注意脚下一根棍子出现,直接将我绊倒。

    还没爬起来,抬头一看,一双脚凌空就出现在我面前,穿的还是绣花鞋,看样子是有点年头了,我心里一颤差点爬不起来。这肯定是江水杀到了,不然就是刘家姐妹,也不知哪儿淘来的这女鬼,一定很厉害,因为我有隽绣,也知道年份越长的越厉害。

    我不敢起来,趴着就想后退,却被一双手抓住双肩,猛一下往上提。

    这一下我就魂飞天外,那双手把我拉起来之后,就和那双脚的主人看了个对眼,竟是一个和上次百鬼阵里差不多的吊死鬼,怪只怪古代妇女吊死的太多了,自杀不二法门。

    装扮不一样,不过舌头一样很长,两眼也是通红的。

    那舌头忽然一下伸出来直接缠住了我的脖子,猩红色的舌头又滑又韧,直接勒得我差点眼珠子都爆出来。这种行为太不卫生了,人家接吻是伸进嘴里的,她这舌头就在外面乱晃,还湿淋淋的抓都不好抓,我想扯开一点,对付缠的比蛇还牢固。

    舌头缠着我,嘴巴自然就张着,那女鬼半边脸仿佛都烂掉,嘴里喷出恶臭。

    太难看了,怪不得要上吊,。

    经过几次打滑,我艰难地扯开一点,喉咙一松我就大喊:“隽绣,小三!再不出现后你就成孤魂野鬼了!”

    一个绿影闪过,我忽然感觉脖子上松了,用力一扯。

    那吊死鬼就被绿影带得往回倒飞,没入了黑暗中,我蹲下不停地喘气。

    把气喘匀了,我站起来,就看见隽绣在我面前,我想感谢她来着,她却抢先说:“就帮你到这里了,有人过来,我得藏好,接下来的麻烦你自己应付。”

    说着她一转,居然消失在我眼前,怎么回事,帮人又不帮到底。

    这时候我看见了另一个女人,刘芸……还是刘芳?

    她站在我面前,似笑非笑地看着我,我忽然明白过来,刚才那女鬼是拖着我等她过来的,包括这里的鬼打墙,这说明她跟踪我也不是那么顺利,要不怎么现在才来?

    那么这个是小小?

    只有她才能感觉到我在哪里,其他人是不行的,可我看神情又不像。

    虽然两姐妹相貌一模一样,但我现在基本还是能从她们的表情神态分辨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刘芸?”我确认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我。”她开口了,“给你几个小时,没想到还真能藏啊,我花了一天才找到你。”

    我就不明白了:“你又没有捆绑我的命格,是怎么找到我的,你妹妹跟你说的?”

    她居然直接拿出手机说:“用这个,我在你身上装了跟踪器,昨天趁乱的时候就放上去了,否则怎么这么有信心找到你,不过你出了市区还是蛮难找的,好在也能找到。”

    我去,一直都防着她们用什么灵异的手段,没想到现在居然靠的是这个。

    他们鬼门也算是与时俱进了,刘芸用的都是现代手段,不行还发通缉令人肉我,反正我算是服了,什么手段我都玩不过他们,干脆就不跑了吧。

    其实到了现在,冥婚对我来说也不是那么难接受,问题在于江水。

    他让我和小小结婚,就是为了利用我搞什么邪术,这个一旦成,我就没命。

    没命是没命,我还助纣为虐当了回帮凶,所以我宁愿挂了也不帮他,反正都是挂。

    最好是有什么其他办法消除我身上的那什么阳气就好了,我无法成为江水修炼邪术的帮凶,他怎么闹腾也没办法从我这里占到便宜。嗯,最好还是通过啪啪来解决,不是有什么采阳补阴吗,真希望哪位女侠能把我身上的阳给采了,我感谢她家八辈子祖宗。

    心里一阵乱哄哄的纠结,刘芸不耐烦了:“赶紧跟我回去,跟我妹妹成亲。”

    看她这话,说得多无情,好歹我们也有过一段吧,我没感觉你还能没感觉吗?

    “就不娶,你能拿我怎么样?”我也来气了,男人哪有被逼这个的。

    刘芸冷笑:“那我就只能强行把你带回去了,不论生死,反正死的也有用。”

    我去,怎么现在死都不行了吗?

    好悲哀,我该怎么办呢,早知道就和小熊抽空成亲了,在她还是阴魂的时候,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效果,隽绣不行,她根本没进到我命格里去,有花堪折直须折啊。

    “你跑得掉吗?”她冷冷地逼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想试试。”我深深地呼了口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