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二百零六章 危机解除

    第二百零六章危机解除

    “你们是最后一队了啊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厉长老等一群老家伙,看起来他们也不比几个老祖年轻,“既然老祖是茅山的根基,那茅山的将来就靠你们几位了,拜托了,如果连你们都不行,唉……”

    颇有一种将军百战死的悲壮,最后一队长老也在相互鼓励,加油。

    那边道袍老者才透了口气,大喊道:“你们倒是认真一点啊,就是个游戏而已,怎么学那么久都打不败我们?看来真是一窝不如一窝了,茅山的未来还能抱什么希望?”

    厉长老泪流满面,挥起拳头大喊:“加油,我们能行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也是茅山的坐镇长老,天赋过人。”

    “冲啊,为了茅山!”

    “加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结果是他们又输了,我发现几个老祖的进步很快,跳橡皮筋已经是出神入化,那一套动作下来看得人眼花缭乱,流畅得都不带卡的,让别人怎么玩得过他们?

    如果是我上,没几下就被绳子缠住了,哪里玩得过他们。

    败下阵来的最后一队长老面如死灰,其中一个还哭了:“我对不起师父,对不起茅山,竟然连个游戏都玩不好,现在开始我要闭关十年,一定要把这个游戏精通!”

    “闭关个毛啊,你输了,以后都不能玩这个游戏。”我提醒道。

    还是厉长老比较有志气:“哭什么,匹夫不可夺志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还在玩游戏的老祖们听到了,“谁是匹夫?你给我们说清楚,是不是嫌弃我们老了,不想管了?你们有没有认真在玩啊,我们已经是手下留情了,还玩不过?”

    我出来打圆场:“好了,现在茅山已经全军覆没了,输的人不能再玩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是还有你嘛?”孤尘老道看着我说。

    我才不参加:“别看我,我要上去比你们输得更快,起码你们腿脚都比我灵活,还是别闹了好吗,你们还是搬救兵吧,现在就打电话,有什么江湖兄弟亲戚朋友同学的都叫来。”

    还是几个老祖威武,三千铁甲竟不能挡!

    厉长老也觉得只有这个办法了,又提醒道:“要找会玩的,得是高手。”

    伍松这时候终于冒了个泡:“各位师叔师祖前辈,我出入茅山的时候,在山下经常看见有几个小姑娘玩这个,你们说她们能不能战胜老祖们?”

    我们都是一愣,然后厉长老说:“肯定能行,马上去请,多带点糖!”

    伍松匆匆忙忙就去了,拉了好几个弟子一起跟他去请人,很快他们一人背着一个小女孩就上山来,小女孩骑在他们背上慢条斯理地吃糖。到了地方伍松几个吧小女孩们放下来,让她们先看看几个老祖玩。

    然后又追过来几个人,我知道那是小女孩的家长,不过他们没有反对的意思,是来围观的,应该是伍松答应了他们一些好处。但是话得说清楚,这不是一般闹着玩的游戏,必须承担后果的,是有不可抗拒强制力的,所以出于公正公开的原则,话我必须先和他们说清楚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对家长们说:“让你们的孩子来玩这个游戏,是有风险的,一旦输了,她们将永远不能再玩这个游戏,这样的风险你们能接受吗?”

    家长们一愣,看看其他道士又看看我,其中一个说:“输了不罚钱吧?”

    “钱倒是不罚,只是她们不能再玩这个游戏。”我再次强调,“如果输了还玩,那么她们身上就会有不好的事情,我先和你们说一下,心里有个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。”另一个家长满不在乎地说,“不玩就不玩呗,以后她敢再玩老子把她吊起来打!”

    唉,他们是不能理解游戏对童年有多重要的,为避免悲剧我还是和小女孩说吧。

    走过去,我问正在围观的小女孩们:“怎么样,看了这么久,有没有信心玩的比他们好?”

    结果她们一个个露出了嘲讽的笑容:“这个水平也勉强能玩玩了。”

    茅山脚下的小朋友都有高手风范啊,看她们这架势,仿佛在说:“老娘多年前就超越这个水平了,你们这算什么玩意啊。”

    我负责任地再次强调:“如果你们输了,今后再玩这个游戏的话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会输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