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一百九十四章 都是苦命人

    第一百九十四章都是苦命人

    小道姑放下手里的菜刀就一步步朝我走来,我惊到了,不知道怎么办,只有一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从这里退过去就到了床那边,茅屋空间不大并没有分隔得很细,所以我直接被小道姑逼到了床上,寻思着这姑娘会不会是变态呢?如果她要用强我怎么办?那也只好从了吧,在这种地方生活的女人我绝对是打不过的,与其挣扎不如享受,反正她长得挺好看。

    这时候我就郁闷了,如果她长着小熊的脸蛋就完美了,身材也不错,虽然上半身分数比小熊偏低,但好歹还有下半身加分,小熊的下半身失分严重,咦,我在想什么呢?

    “你怕我?”小道姑慢慢走过来,仿佛在接近一只受惊的兔子,“别怕,我不是鬼,我是人,正宗的女人,该有的都有,在这里天天看的都是道士,终于碰到个正经男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打了个哆嗦,问她:“不会吧,这个阵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就不信伍松会安排这么一个女人照顾我们,女人不是不可以主动,但她这样……有点过了吧?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男人,我是女人呢,这要是传出去我还怎么混?

    啪地一下我就倒在床上,她一脚踏过来,正好抵在我两腿之间。

    “在茅山,我也是为数不多能进出这个阵的人,因为我的八字很轻。”她微笑着靠过来,“所以我从小就养不活,算命的说我阳寿没有了,家里就把我送到这里来养,二十多年啊,我就没出过这里,出去恐怕也活不了多久,是这里让我逆天改命的,可我好羡慕外面……”

    完蛋了,我估摸着自己贞洁不保,只好长叹一声,闭上眼睛躺着:“来啊,反正咬咬牙我就挺过去了,两个小时后又是一条好汉!”

    但是情况出乎我的意料,她贴过来就没了动静,我睁眼一看,她在我面前眨巴着眼睛,一副很期待的样子,我就不满了:“姐姐你是什么意思,要来救痛快一点,不来就马上给我煮饭去,这样浪费大家的时间多不好。”

    她的神色僵住了,然后问我:“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我欲哭无泪,好容易做好了自己的思想工作,你却不懂怎么来,你让我怎么办?

    “你先起来,坐。”我让她坐一边,问她:“既然你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,那为什么还要和我这样,要做一件事情至少得有目的,你的目的是什么呢,就是找我搂搂抱抱胡乱蹭蹭?”

    她看了看我,为难地低下了头说:“我不知道,自然而然就这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嗯,身体总是诚实的,咋个不怪她,从小似乎也没接受过什么正经的礼义廉耻教育。

    在这里看的都是道士,一般能主动来这里的都是那啥冷淡,不会和她有什么基情,也不会教她这方面的东西。我觉得她挺可怜的,就拿出手机让她接受教育:“看,我让一位老师来告诉你,接下来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一部短片教做人,省略了过门情节的老师直奔主题,小道姑才看了几分钟就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她撑不住,五分钟后就开始扑我:“我知道该怎么办了!”

    我也没料到她会这么实诚,看见什么就马上学什么,这方面她和动物的区别也不大。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,我眼看贞洁不保,一个声音娇喝道:“住手!还有住嘴!”

    醋坛子到了,拯救了我,天地良心,这个时候我的心情是感激的,小熊冲到门口就接着说:“放开那个男人!”

    小道姑不懂人情世故,不解地问:“为什么,我们的事关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问得好,大家都成年人了,要干什么你管得着吗?

    小熊气势磅礴地冲过来,在小道姑愣神的时候就把我扯开拉到一边去:“什么你们的事,这是我的男人,你要是想男人就找你的去,不能用我的!”

    什么叫不能“用”你的?她把我当什么了?我当下大怒:“哎你……”

    小道姑打断了我的话:“为什么说这是你的男人,盖了章签了你名字吗?还有,你让我去找我的男人,我也有男人吗,为什么我不知道?嗯,肯定是那伙道士藏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般这话是用来吵架的,但小道姑说出来是很认真的态度,她是真想知道我身上有没有盖章……我也是太苦逼了,虽然两个都是美女,但我却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男人雄风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小熊以意识到和对方说不通,就开始找根源。

    “我是茅山道姑啊,生出来就没来得及起名字,来了茅山也没人注意我,扔到这里就没人管了,他们整天叫我烧火做饭,我是唯一可以在茅山禁地来去自如的呢。”小道姑忽然想起了什么,“对了,他们都喊我‘喂’。”

    我去,这就是茅山隐形人啊,估计伍松吧我们送来的时候也没想到这个人的存在吧。

    她给我们讲了一个悲剧,最悲剧的地方在于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个悲剧。

    小熊转脸看我,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控诉:“你这样对吗,虽然茅山对我们整体不算太友好,但你也不能败坏人家的风气啊,还有很多人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错了,我是禽兽。”我低头承认,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。

    谁知道小熊就缠了过来:“你真想的话,怎么不找我,我们从小就在一起,知道的东西一样多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天,这样闹什么时候是个头啊,让我跟一条蛇那啥?

    “等等,我们有重要的事情做。”我一手把小熊撑开,刚好撑在她胸上,感觉好烫。

    这么闹下去迟早会出事,我个人倒是不要紧,关键是我儿子出生之后会不会送去做研究?所以现在我必须快刀斩乱麻,先把要紧的事解决了,问小道姑:“先别做饭了,你能把我带出去吗?”

    她看了我一眼说:“命格轻的人才可以出入,一般人都不行,而你的命格比一般人的硬多了,可能有点麻烦。”

    没说不可以,只说有点麻烦吗?

    “那我是不能出去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一般人不能把你带出去,我是可以的,因为我进出这里多了,知道该怎么走出去,只要不撞上要害,我再帮你遮挡一下,就可以带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我兴奋道:“好,你这就带我出去,我有要紧事。”

    她却毫无反应:“我为什么要对你这么好,帮你出去又没好处。”

    咦,人的变化居然能有这么快,她这么多年在茅山任劳任怨,还被当成透明的,这都没找人要什么好处,居然问我要好处?我也是醉了,难道和其他道士比起来,我的脸上写着“冤大头”三个字吗?

    正犹豫着怎么说服她,小熊把我勒得更紧了:“你要干什么去?她哪里比我强,你能找到任何一个比我漂亮的吗,我在这里为什么要去找别人?”

    现在的小熊刁蛮耍赖,还是以前的小熊可爱啊,那才真的是逆来顺受。

    我语重心长地对她说:“还记得那个桃花脸说过什么吗?你这次中毒是个机会,可以把你的尾巴变掉,变得和普通人一样,你不想这样吗?”

    小熊果然犹豫了:“想啊,可是我……这真的可以?”

    “行不行的,不试试怎么知道,你不想和正常人一样生活?”

    小熊终于被打动了:“好吧,让她带我们出去,如果我变正常了,你要娶我!”

    我们?这可是要去见真正的幕后老板,绝对的高人,带着一个妖孽不合适吧,万一人家一言不合斩妖除魔怎么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