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一百八十四章 上茅山

    第一百八十四章上茅山

    老道再次证实了,这条半人蛇就是小熊,我觉得我的神经已经麻木。

    曾经小熊也吓唬过我,但现在这样黏糊糊的出现我还是有些短暂的抗拒,半人半蛇的生物怎么能不是妖怪呢?无论老道怎么跟我说这不是蛇妖,我心里都觉得不妥,他还跟我说:“以前她还不是活人的时候,你都上赶着和她成亲,现在好歹有个实体真身了,你和她也算是有结合的根基了吧?”

    这老道的心得大到什么程度?

    能一样吗,以前没有实体真身,我大可以玩一下结婚的情趣概念什么的,可现在呢?

    现在一玩就是实战了,以前怎么玩都是娱乐而已,现在我们真正涉及到爱情的最高境界——繁衍后代,天知道她会生出个什么来?

    有了身体必然会有生育能力,我们的基因结合必然会有结晶,那会是什么?

    我不由得想起了叉男人,从我开始,后代一个比一个怪异,终于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物种,和人类对抗,异能和科技的撕逼……画面太美了,从我开始的新时代啊,不知道许仙那事是不是真的,如果是,那他也应该开创了个新物种啊,然而故事告诉我们他儿子参加公务员考试还考过了。

    那肯定不是真的,我相信肯定有许多特殊的物种潜伏在人类当中……

    小熊这里,事情已经发生了,谁都改变不了,谁知道她当时为啥要进蛇蛋里呢,那也没必要再这里呆着了,老道就把我们都带了出来,集体上茅山。

    老道的两把刷子还是生猛的,他一出来百兽退散,大蛇都不见了踪影,天坑里甚至连只蚊子都找不到。事不宜迟,他要带着我们到茅山躲一阵,看看能不能屏蔽我的命格让小小再也找不着我。

    这是鬼门和茅山的对抗,江水和孤尘老道看起来都很有信心。

    本来我觉得,小熊跟我们分开隐藏会保险,但老道坚持要把她也带上茅山。

    他的担忧是怕小熊今后不学好,如果任由她出去闹,世间会出现不好的传闻,这不还是把小熊当妖怪吗?至于小熊怎么来的,我觉得这是一个生物学划时代的难题,没有实体,是怎么能影响到基因的呢?基因可是实体存在,小熊之前不过是一团能量而已。

    出了天坑我们就直奔茅山,我带着小熊,踏上了一条不归之路。

    嘴上不说,但我心里还是做好准备的,不能相信茅山老道表面上的话,他的意图可能藏得很深,至少他不会为了我做那么多。选择上茅山,我就必须面对残酷的撕逼,老道需要我来对付江水,起码我是江水要的人,这算是拿了个人质。

    而小熊也有用,她是唯一能抗衡江水掌控者身份的……人,有她在江水不敢轻易使用能力组织游戏,因为小熊可以把他也拉进来,风险大家承担。

    这种能力是无敌的,但用出来之后江水未必能胜,无敌指的单单是这种能力无人可以拒绝反抗,没有小熊江水可以玩别人,有了小熊这个能力对江水来说就是双刃剑,伤别人的同时也可能伤到自己。

    我们一路马不停蹄地上了茅山,经过这一路的来来去去,我发现老道认识很多高官。

    他有个神秘的顾问身份,可以在不影响民生的情况下调用很多资源,比如直升机,又比如这一路开过去没有人敢拦车。这让我意识到现在的道士也并非是闷头闭关修炼那么简单,其实各个朝代他们都不简单,都和上层人物有联系。

    当然,作为国家机构也会对宗教机构适当地进行一些监管和联合,否则领导也不放心。

    想当年,哥白尼的惨剧还不够警醒后人吗,宗教一旦高于政权,会让世界疯狂。

    中国就从未发生这种事,哪怕皇帝再怎么迷信,也不会让宗教势力的手伸到政权里来。

    扯远了,这其实也是从另一个角度看出老道的本事。

    我们连夜驱车,天亮的时候就到了茅山,以为茅山就是旅游区看见那些?你们太天真了,一个很诡异的现象不知道有人注意没有,茅山现在没有传代的掌门,那掌门哪里去了呢?

    老道带我们上茅山的时候,那山门就很荒凉。当时我们的车围绕着一座山峰转了好多圈,我都以为遇到鬼打墙了,也不知道在第几圈的时候,一条往山上的阶梯小道出现。

    山脚处建了一座古色古香的山门,一个纯正的道士守在门口。

    我本以为孤尘老道这样的身份在茅山哪怕不是掌门,也是可以呼风唤雨的地步,然而守门口的那个道士就没给他面子,板着脸问:“诸位什么身份,上山何事?”

    孤尘老道不仅不能发作,还得恭恭敬敬地报上身份,连我的都得报,不管我是不是默默无闻。这些还不够,他盯着我的背包问:“还差了一个,自己说还是等我动手?”

    我连忙打开背包把小熊露出来,看了看孤尘老道,小心翼翼地说:“这是小熊,我媳妇。”

    让小熊出现我就很担心,怕这守山门的道士“呔”一声大喊:“哪儿来的妖孽!”

    所以我还给小熊带上了个媳妇的身份,生怕这道士乱来,孤尘老道恐怕拦不住他。

    然而我低估了守门道士的见识,他看了小熊一眼只是点点头,嘀咕道:“明明是小蛇,怎么起名叫小熊呢?”

    我估计他是抓错重点了,在守门道士不解的目光中,我们上了阶梯,直奔茅山总部办公室,那是一个很奢华的大殿,感觉到处都散发出民脂民膏的味道。

    出来一大堆的老道,级别都很高,不是长老就是真人,连孤尘老道都不敢呵呵了,一张老脸庄严肃穆,给众人介绍我的身份,还有伍松也参与讲述了一些发生过的事。

    然后我也被问话,小熊怯怯地趴在我身后的背包里,露出半截脑袋。

    专家们就在这里,有什么我就说什么,他们再解决不了我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们把我撇到一边,一群人就江水的问题吵了起来,很有政客议员的架势。

    我大概听得出来,江水那个邪术他们还是很重视的,如果让江水练成,他们就没好日子过的样子。江水是没说要称霸地球毁灭世界,但人家一群老道是正统传承,哪能容你一个邪魔外道比他们厉害?

    忽然站出来一个蒜头鼻老道,看样子他的资历很高,他一出面其他人都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很好解决的事,你们为何争吵不休?”他一出现,就指着我说:“邪术还未形成,我们就该未雨绸缪,等到邪术成的时候我们要解决就必须付出代价了,而邪术的关键就在他身上,为什么还要留着他?”

    他这是要干掉我的意思?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孤尘老道出面说:“厉长老,这位是熊先生,他只是一个不知情的人,如果害他的性命,恐怕有违我们修道的初衷吧?”

    那个厉长老板着脸训斥孤尘老道:“你这意思是贫道这些年都修到狗身上去了?”

    由此可见,孤尘老道还算是节操满满的,这老家伙还好意思问,可不是修到狗身上去了吗?

    他接下来的话说得义正词严:“如果留着他,那个江水还有设局害人的能力,谁都无法抗拒,如此一来想拦住他修炼邪术代价会很大,邪术一旦成功,我们的代价会更大,鬼道啊,知道的人没几个了,我还记得这种邪术的厉害,那还是没练成的,所以,你们认为孰轻孰重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