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一百七十六章 传说中的白骨精

    第一百七十六章传说中的白骨精

    小熊看着老豪淡淡地说:“你觉得我能被她迷惑吗?”

    老豪手一摊:“你看这结果,她不是做到了吗?说要留下她,说明她已经影响到你了,如果她这样逃过一劫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?往大了说是助纣为虐,从此我们都压不住江水这个魔头,他无论想搞什么事都没人拦得住,你们可知道这是多大的错误?”

    小熊依旧淡淡地说:“哪怕他能毁灭全世界,又关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伍松说道:“这就不对了,我们还是得为世界负点责任的,哪能这么自私,再说这个世界也包括了你,他强大了,也会对你不利,你怎么那么傻。”

    小熊淡淡地笑起来:“我知道,但这些都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那什么才重要?”老豪忽然意识到什么重要了,“对,你让她继续存在,她就会和你抢老公,这对你都不重要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是重要的。”小熊终于说,我很欣慰,但她下一刻又说:“但如果我现在动手灭了他,我的心上人一辈子都会记得她,和这个比起来,世界就不那么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目光又集中在我身上,我急了:“都看着我干什么,我又不能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小熊看过来,对我笑:“大熊,不是我想留着她,只是不是现在,我不会让她留在你心里,你知道我的想法吗?”

    这个比全世界都重要?反正我是不太能理解的,怎么会留在我心里,我会拼命忘记的嘛,天天洗脑还能忘不掉?就算忘不掉,也不会是那种心思吧,这对我来说只是一件比较奇异的事情而已。

    现场各人的表情都不知道怎么摆好了,江水一脸的凌乱,老豪有点焦急,但他又影响不到小熊,而老道表情尴尬,估计是感觉自己插手了别人的家务事,觉得不太好办。

    咦,这看起来就是小小的策略啊,真要命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伍松一言不发,拔腿就蹭蹭跑了出去,临走还丢下一句话:“你们慢慢商量吧,我就不留下来看行刑了,先找个地方清静一下,再见!”

    我们大眼瞪小眼好几秒钟,才反应过来,这小子是贼!

    然后我的反应也不慢,在众人的注意力思想都放在伍松身上的时候,我也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开玩笑,现在就三个人的身份未公布,伍松跑了,还剩下两个人就心知肚明,不需要再怎么证明,身份已经昭然若揭,柳五妹就是追捕者!

    结果我也拔腿就跑,在大家怔怔的目光中溜出了院子,你们玩吧,这热闹我就不围观了,柳五妹不是善茬,她目的是对付江水,不会对我们客气的。

    我们会躲避危险磨时间,但柳五妹和老豪不会,他们会把这看成是珍贵的机会。

    所以柳五妹会狠狠地撕我们,把我们抓回去惩罚,有多快就抓多快,不会管我们的死活,因为这一局江水无忧了。然而再怎么花心思,这种游戏都是有危险的,江水无论占据了执行者和审判者中的任何一个,都可以造成危险。

    我们费尽心思化解审判和执法,一旦有什么疏忽就完蛋,这不是做错道题这么简单,直接影响性命的。

    我就听到柳五妹在外面喊:“你们给我回来!”

    喊破喉咙我也不会理你的,你们想对付江水不顾一切了,我还是想稳妥一点,先保住自己再说,至于小熊会不会真的放过小小,那也不是我能阻止得了的事。

    一溜烟跑出了院子,我几步就追上了江水,他急道:“你跟着我干什么,跑另一边啊,两人扎堆会被一网打尽的,她是疯子你不知道吗,成了阴魂的脑子都不太正常。”

    当然不正常,因为他们没脑子。

    我不理他继续跑:“那边就没什么地方能藏身的,你以为我傻啊。”

    两人才跑出二十多步,后面柳五妹就追出来了,速度居然奇快,仿佛身体没重量似的!

    “靠,你这是作弊啊,说好只能是普通人能力的!”我只回头看了一眼就惊到了。

    伍松也看:“你妹,世界冠军都没这个速度吧,确定这是普通人?”

    “世界冠军就不是正常人类了?”柳五妹狞笑着在缩短差距,“告诉你们两个没用的男人,老娘生前就这个速度,你不行不代表别人不行,规则不是没有惩罚我吗?”

    胡说的吧,我就是运动员水准了,她怎么更变态?

    这娘们儿生前肯定是练过轻功的,看她跑的姿势都有讲究,据说练轻功的都有各自特点,外人看起来很别扭,但那是他们的习惯。

    前面有岔路,江水连忙说:“别扎堆了,分开跑吧,各自跑一边,那老娘们儿从来就不是正常人,我也练过,怎么在她面前就和渣渣似的?”

    你就是渣渣,连我都跑不过好意思说自己练过,真是不要脸。

    我们就分开跑了,身后的脚步声消失,柳五妹先追的伍松,我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个选择是正确的,虽然我们都被限制在正常人水平,但伍松却是在茅山集训营里出来的精英,别看他现在被追得狼狈,一个疏忽就不知道他还能搞出什么鬼名堂。

    茅山的人花样多得很,柳五妹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我就随便找了个地方藏身,确定跑不过柳五妹了,我不服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这里有个很小的房间,我藏进去应该不被人注意,但江水已经在这里布下了天罗地网,我必须随时小心……也没必要了,我再怎么小心也是避不开的,只能求神拜佛不撞到什么邪门的东西吧。

    趁现在还有时间,我点亮打火机看看房间里的奇快,貌似不对啊,这墙壁一点都不光滑平整,仿佛是很多棍子堆起来的?

    靠近了仔细一看,擦,那哪儿是什么棍子,就是一根根的白骨!

    村子里居然有怎么邪恶的地方,这以前到底是什么村?

    只有腿骨吗,其他部位到哪里去了?我上下查找……靠,我找这个干什么,一抬头就看见顶上的天花板一个个眼眶看着我,上面居然是头骨搭成的!

    吓尿了,我立即转身,想趁着柳五妹那边还没解决的空档换地方。

    不就是吓人一点吗,没关系,看多就好了,这段时间来我身边就没正常过。

    夜路走多了会遇到鬼,可你每天睁眼闭眼看见鬼的时候就不用害怕了,习惯成自然,现在每天见不着我还浑身不舒服呢,怎么样,以为这样就能吓唬我,招数用多就无效了。

    然而我一转身,又吓尿了一次。

    门呢?我刚才不是从这里进来的吗,门怎么没有了?

    我后面是一堵墙,门窗都没有,墙上是无数的腿骨以及骷髅,他们在阴森森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居然还出不去了,我再转头,一个黑洞洞的通道就在我面前,还是通往下的,有种走进地狱的感觉。村子里有这种对付正常吗,看来柳五妹的这个村子也不简单,我真是太天真了,村民为什么要废弃这里?这里以前发生过什么是,柳五妹为什么要进鬼门呢?

    忽然那些骷髅头从骨墙里伸出来,渐渐出现较为完整的人骨,脊椎肋骨都有了,还有手骨,连接成一个半人形,仿佛半截身体在墙里,半截要爬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还不止一个,一路过去一排的骷髅,都从墙里钻出半截身子,他们的手仿佛都在示意我往里走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会是白骨精吧?”我身上仿佛每根汗毛都竖着。

    能见到传说中的白骨精也是荣幸,只是见过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