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一百七十四章 各种耍赖

    第一百七十四章各种耍赖

    伍松重重地叹息一声:“现在,由我来指出执行者吧……”

    柳五妹赶紧抢话:“等等,请让她来执行,她现在是最虚弱的时候,绝对没有让我魂飞魄散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她指的是小熊,确实,小熊现在除了能把江水拉进游戏之外,啥能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江水居然没有反驳,他面上毫无表情,仿佛真不会插手,你们怎么商量我都不管。

    伍松点点头,就要指定执行者:“那么就由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这回拦住伍松的是老豪,“由我来执行吧,不用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柳五妹大惊:“师兄,你不是说这个游戏不能反抗的吗,你拒不执行不会受到惩罚?或者说……你真想让我魂飞魄散?”

    这就有裂痕了,他们的友谊小船要翻啊。

    老豪摇头解释道:“只有我出手才是最稳妥的,因为这个游戏不是一般的游戏,我觉得只要提出了判决,哪怕执行者没有那个能力,游戏也会让他做到,否则游戏还怎么进行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这时江水终于大笑,“师兄,你也聪明了一回,没错,如果执行者办不到,那么规则会赋予他这个能力,总之判决必须执行,这是游戏规则。”

    这回连柳五妹的脸色都白了,她目光看向老豪:“师兄,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老豪目光炯炯:“相信我,指定吧!”

    伍松也有些犹豫:“老豪,你确定?这可不能赖我,是你自己要出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赖你,快点宣布。”老豪显得无比果断。

    “好,就由你来执行吧。”伍松一看自己不担责任,就爽快地宣布。

    这时候江水的脸色也变了,我奇怪两点,第一,他仿佛也知道老豪有办法保住柳五妹,很好奇到底怎样才能让魂飞魄散又没事呢?第二,他这活死人表情也太丰富了些,明明那身体就不是活的,眼珠子都会掉,然而都可以当成表情包了。

    选定之后,老豪的心仿佛也定了下来,他看着江水冷笑:“没想到吧,我还可以用这招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就往屋里走,片刻后出来,左手拿着一个木盒子,右手拿着一根杆子,杆子上挂了一块脏兮兮的布,布上好像有字?我仔细看,太脏了,其实不是字,而是奇怪的鬼画符,我看不懂,但旁边有人看懂了。

    “招魂幡?”老道说了一句,“嗯,果然是这样,判决还是有漏洞的。”

    我大惊:“招魂幡不是神话里的法宝吗,老豪身家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伍松回答我:“你想多了,有点本事的随便就能搞出来,招点阴魂而已,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那么他要拿这个东西干嘛,我也大致有了个想法。

    老豪对柳五妹说:“师妹,相信我,进来!”

    柳五妹和他多年的感情,当然不是说破就破的,点点头,化作一缕微光,钻进了那个木盒子里。老豪就把木盒子放在之前的桌面上,然后在旁边插下了那个什么幡。

    看到江水兴趣缺缺的样子,就知道这回有很大可能不会发生悲剧了。

    老豪先是围绕着幡旗走,一圈一圈地绕,然后停在桌子跟前,不知道在喃喃着什么,我听不懂他说什么,也许说什么并不重要,再然后他一掌拍到那个木盒上大喊:“魂飞魄散!”

    那一刻有风,招魂幡瞬间鼓了起来,可我却一点没感觉到。

    点点幽光从木盒四周飞散,逐渐地又合在了一起,终于形成了柳五妹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彻底明白了,魂飞魄散不是没有救,如果抢救及时还是有办法挽回的,否则别人魂丢了还招个什么劲。然而老豪做好了一切准备,在魂飞魄散的同时逆转过来,养鬼的门派什么最拿手?当然是聚魂了,不聚在一起怎么能有鬼,这正是鬼门的根本。

    一开始或许连江水也没想到,不是他没本事,而是这根本就是脑筋急转弯……

    也因为他们平时不会做这种多余的事情,既然要搞得魂飞魄散,那还聚魂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师弟,这样你满意没有?”老豪收了手,冷冷地对江水说。

    江水不甘示弱:“等着,有你们哭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老豪也冷笑:“报应该轮到你了,你这个欺师灭祖的败类,今夜我定将你正法!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相互放起狠话来,我也懒得说了,在一旁默默看他们装逼,拖得越久越好,反正今夜过去就好办了,先躲开江水,把小熊救回来再说,我相信会有办法的。

    两人放了半天的狠话,柳五妹看不下去了:“你们有完没完,这样能把对方说死吗?”

    “我能,不知道他能不能。”江水呵呵地笑,“好了,下一轮游戏开始,咱们抽签吧。”

    我们围成一个圈,江水把八张字条扔下,也没人抢,大家不紧不慢地捡起一张。

    然后谁也没急着看,眼睛都注意着旁边的人,部分人开始慢慢后退,圈子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我退到了墙角边上,才打开纸条慢慢看,小熊大气得多,刚才她直接就打开看了。

    打开纸条,我一看上面写着一个字:“贼。”

    “靠!”我当场大骂一声收起了纸条。

    江水警告:“不允许暗示啊,这是犯规的,知道没有?”

    我不服:“怎么就暗示了,我说自己拿到什么了吗?你们敢肯定我拿的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这个就不好界定了,所以规则也是有灰色区域的,哪怕你不许说话不许动,也能理解成为一种暗示吧,只要没有明说的,他又怎么分辨我到底算不算暗示?

    显然没有起到暗示的效果,没人相信的我的反应。

    不过我也真是够倒霉的,四分之一的机会,两次我都拿到了贼。

    就不能威风一次吗,贼是最弱的,没有发言权,也没有反抗力,抓贼的多拉风啊,我这种奔跑能力简直是天生的追捕者……当然也可以看成天生的逃亡者,可是总得让我尝尝鲜不是。

    看来是我最沉不住气,大家都看过之后,脸上居然全都没有太大变化。

    可以啊,这一堆的影帝影后,就我一个跑龙套的,还好他们装过头了,不信我的话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开始分辨谁是贼了,江水居然径直走过来问我:“你到底是不是贼?”

    注意,贼是不能说实话的,但不说实话不意味着要说谎,所以这里面有学问。

    我好歹控制住自己不往门那边移动,淡然地说:“谁知道呢,你不会又是抓人的吧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。”江水微笑着摇头,又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我们进行了一次交流,然而这次的交流没有任何意义,没提供任何线索。

    这时候老豪居然又奔着我来了,问的居然还是同一句话:“你是不是贼?”

    靠,怎么都怀疑我,我天生脸上写着这个字吗?于是我说:“你这样急匆匆地出来质问别人,不会是因为心虚吧,想把别人的注意力引开?”

    不错,老豪是显得太冲动了,有种急于嫁祸的嫌疑,我都觉得他可能也是贼。

    老豪的脸色一僵,马上又说:“你引开话题,没说实话,不敢直接回答,肯定是贼!”

    我当然有办法应对:“说什么呢,直说贼不能说实话,但没有说别人必须说实话吧?”

    果然规则有漏洞,我真是太机智了,凭这个就能定我的罪吗,你们图样图森破。

    老豪脸上又是一僵,连忙退了回去,没有再问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候追捕者出现了,只见小小一个箭步冲出来,逼近老豪一把抓住他。

    “你是贼!”小小淡淡地说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