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一百六十六章 砍死三个

    第一百六十六章砍死三个

    他们也都被吓尿了,还是我遇到的这种事比较多,也因为我和挂掉的这个家伙不熟吧,我主动走过去,踢了那脑袋一脚,脑袋滚到一边,似乎真的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现在没反应不代表一直没反应,刚才这脑袋还说话来着呢。

    老三问道:“大哥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牛老大沉吟,良久没有回话,我忍不住说:“还能怎么办,出人命了,报警吧。”

    老三跟着点头,老二骂道:“报什么警,我们案底太多,被抓起来还不如马上就死了呢。”

    几位还是惯犯,那我是劝不动他们了,老三战战兢兢地问:“要不要出去把老四埋起来?”

    牛老大摇摇头:“现在我们不要乱,把脑袋和手都扔出去,大家不要离开这屋子。”

    他一锤定音,我还得帮着他们扔脑袋出去,情况太邪门,谁也不敢出去了。

    四个人挤在一间屋子里,谁也没有睡意,等待着即将发生的惨案,我们每个人都知道这必然发生。

    忽然老二站起来就往外走,牛老大叫他:“你干什么去?”

    这个老二不知怎么忽然感性起来:“你们不去我去,说好大家同生共死,哪怕这是说着玩的,我也不能让老四这么暴尸荒野,我要去埋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回来,现在不是时候。”牛老大急道,“对方就是要我们这样,不要上当,有什么事我们天亮再说。”

    老二这时拧了起来:“不行,你们不义,我不能让老四委屈。”

    老三出来打圆场:“二哥你说什么呢,大哥不是那样的人,等到明天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老二才不管,现在谁也拦不住他,直接就出去了,老三怯怯地看着老大说:“大哥你别怪他,二哥这是驴脾气,一时绕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,他也是我兄弟,我能把他怎么样?”牛老大一下就火了,“走,起来,我们一起出去,送老四一程。”

    他们这就站起来要出去,一个都没理我,我也懒得理他们,你们出去就出去,反正我得睡一觉,死的又不是我兄弟。牛老大走到门口回头看了我一眼,没有说什么,我知道他什么意思,意思是发生了这样的事,你一个人敢在这房间里睡觉?

    我就是敢,江水要杀我早动手了,现在我还能活着,就不怕他搞什么名堂。

    他们一走,房间里变得阴森了起来,说老实话,我真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本以为自己想得明白,人大不了就是一死,今晚我死过十多回了,还怕个球啊?其实不然,不怕死归不怕死,该害怕还得害怕。

    我在地上铺好报纸,躺下来,忽然看见房梁上好像吊着个人。

    是江水!他在冲着我笑,舌头伸得长长的,对我阴森森地说:“你知道怎么养鬼吗?”

    我浑身发凉,想站起来却动不了,只有不说话,懒得理他。

    他继续说:“去找什么孤魂野鬼落了下乘,人死就不值钱了,必须从活着的时候开始培养,就像今天这几个人,直接杀死多可惜,他们活着的时候我不折腾一番,死了就没了,别以为人死都会有阴魂,所以我们得未雨绸缪,让他们有各种怨念。”

    我不明白他这是要干什么,教我如何养鬼吗?

    他继续说:“活着的时候让他们有各种纠结执念,这样去死才能有合适的阴魂产生,就像农民一样,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,一会儿我让他们自相残杀,这样死才真正有鬼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?”我忍不住问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他看着我直乐,“因为你也要这样,我会这样把你杀死,你有怨念就不会魂飞魄散,到时候才能为我所用,养鬼也看水平,小小那样的天下没有几个人能做到,也只有我了,主要也是因为条件好,她死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一个人思想成熟的话,就很难控制了,死的时候不是怨就是哀,不是怒就是恨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小小那样的很难得,如果一张白纸,还能学习拥有其他的情绪,你他妈的把她教坏了!”

    我听着就乐了:“那你想把我怎么样,死之前弄成一个愤青?还是什么贪吃鬼爱哭鬼?”

    他“哼”了一声消失不见,我感觉浑身冷冰冰的,知道有人在惦记着自己那感觉真的不太好。看来牛老大四兄弟凶多吉少了,被人利用到死,临死还被养了鬼。

    然后我就看见牛老大进来,他神色不太对,我问他:“你们家老四埋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他一怔,马上清醒过来,“你管那么多,这是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很快后面的老三跟着进来,然后是……居然是老四,他跟着老三进来了!

    我当即跳了起来:“你们怎么回事,到底埋了谁?”

    牛老大一怔,看向老四,也疑惑了:“老四你怎么在这里,刚才你不是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?”老四在那装傻,“什么意思,我好好的啊。”

    牛老大看向老三:“老三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什么?”老三一脸的迷糊,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这也太诡异了,刚才那一幕和现在的情景,必须有一样是幻觉,可刚才明明一起看的,他们的态度怎么就不一样呢?

    我打断他们:“先别吵,说说你们出去干嘛了?”

    老三顺口就说出来:“二哥死了,我们出去把他埋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死了?”我还没说话牛老大就跳了起来,“老二什么时候死的,不是老四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死,我就在这里啊。”老四怔住。

    老三也指着老四说:“你说老四死了,那么他是谁?”

    牛老大也卡住了,支吾半天才说:“那么老二呢,他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二哥死了,我们出去把他埋了啊。”老三还是那句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刚才还和我们在一起的,怎么会是老二死了?”牛老大开始抓头发。

    他们就这么吵了起来,在争论到底谁死了,我忍不住又打断他们:“谁死了我们不知道,可刚才死的怎么又活了?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牛老大反应过来,揪着老四看,“你到底是谁,怎么又活了?”

    他们这回吵得更凶,我感觉事情不对,离他们远了一点。

    牛老大不能接受老二死了,老四又活过来这个事实,我也接受不了,但我没他那么火爆,拔出刀来就要砍。死的总不能再死一次吧,结果在我埋你去惨剧就发生了,牛老大活活砍死了老四!

    满地的血,老四躺在地上抽搐着,我们都看呆了,牛老大也呆住了。

    “活的,真的没死?”他嘴里喃喃道。

    这回是老三不服:“大哥,你怎么砍死了老四,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……”牛老大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结果他们又对砍。

    反正我是服了,几个人被莫名其妙地搞得团团转,结果牛老大又砍死了老三,说老二就是他在外面弄死的,这还没过多久呢,就挂了三个,我们怎么挨得到天亮?

    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江水搞的鬼,我看到的和他们看到的可能不一样,而他们之间看到的又不一样。真服了,一点力气都没花,这就弄死了三个,这就叫实力啊。

    等一切平静下来,我躲在墙角,牛老大呆呆地看着地面的尸体,他是凶手!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,怎么就成了这样?”他仿佛一瞬间变成了老头,眼睛瞟过来看见我。

    我连忙说:“早提醒过你们,那家伙不好对付,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怎么办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