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一百五十二章 小熊初长成

    第一百五十二章小熊初长成

    那老头居然把五块钱都还给我了,欲擒故纵?

    我立即揪住他,不惜引起乡村械斗,大喝:“你这算怎么回事,摊是你摆的,招牌也是你挂的,钱都给你了,现在跟我说不行?”

    老头也慌了,连忙对我说:“放开放开,这样吧,我可以给你一个建议,在你遇到各种不太平的时候,也许这句话可以帮你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果然要划重点了,主角一般在困难无解的时候,总会有神秘高人出来指点的。

    我满怀期待地等他指点迷津,然而他却丢出了一句:“要相信爱,爱会指引你前进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就趁我发愣的功夫跑了……

    靠,这老头到底看什么长大的啊,他那个年代就有狗血剧了吗,这么扯淡的台词都有。

    我深深地明白,自己被人坑了,还以为这是什么高人呢,没事他帮你说出点事来赚钱,真的有事他就不灵了。我不由得深深叹了一口气,双方这是误会了啊,本身我也没指望他能铁口直断,就想听几句吉利话而已。

    这年头吉利话都没人肯说了,伤心地返回柳村旧址,我还以为遇到一个脑子有坑的骗子已经足够倒霉,但没想到真正倒霉的事情还在后面,我开始在隽绣和柳五妹的指导下学习剪纸……什么鬼啊,她们居然让一个男人学这些?

    按照习俗应该是女方给男方做衣服好不好,除非是要嫁给一个裁缝。

    但是我没有办法,必须得学,因为她俩不能做这个,只有我是活人。

    在隽绣这个裁缝高手的指导下,我几乎花了五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剪出一件嫁衣,浪费了好大一堆红纸,而且这还不算学会,剪出来之后我就忘了,让我再弄一件这样的都不再可能。

    隽绣对这件嫁衣勉强满意:“可以了,嫁衣是要穿的,所以必须精细,其他的东西你可以随便剪,好坏无所谓,有就行。”

    我这才松口气,其他的大约也没什么东西,剪出纸花以及首饰什么的,乱来呗。

    弄好后先把嫁衣给送过去,我摆好香烛,在供桌前把嫁衣烧了,然后再回来剪其它的。

    小熊的日子不多了,既然这是她想要的,我就尽量满足,哪怕做得不够好,质量不行数量补,我剪出各种房子的模型,还有豪车、游艇、飞机……花就不用了,那玩意就算是假的只有象征意义我都懒得剪,情怀到了阴间都不值几个钱啊。

    当然,剪得不怎么好,房子别墅歪歪扭扭的,豪车似乎都缺少轮子?

    没事,我不是剪了很多吗,这架缺轮子可以从那架拆过来,如果烧过去还有维修站的话……

    做好了这些,我一股脑拿到供桌钱准备烧了,这样小熊一下成为富豪,直接飞升。

    可转念一想,这样搞出来也太容易了,敢情阴间就没穷人,我随便一下就能弄出这么多家当来,估计和别人比都很寒酸,人家有专业的裁减,连仆人都剪得有模有样的。

    这么烧过去应该不会收到的吧,还有冥币什么的,面额都吓死人。

    我曾经见过别人烧冥币,太可怕了,那上面的数字看得我眼花,这么烧过去阴间不会通货膨胀吗?

    有疑问咨询专家,我想找隽绣和柳五妹问个清楚,小熊是否能收到这些。

    可我喊了好几声没人应我,咋回事,都跑了?

    忽然我心中暗道不好,不会是江水又追杀来了吧,可他不是受伤了吗,这么快恢复?

    我紧张起来,开始到处寻找,这院子屋子也多,我直接冲进里屋就看见了她们,好像是在布置新房?等等,她们能做这个啊,那为什么让我来剪东西?说不会也就罢了,但隽绣明显是个中高手,居然让我一个外行来做这种事。

    忽然一声尖叫,声音不大,可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下却相当吓人。

    声音是隽绣发出来的,只是一声轻呼而已,我就纳闷了:“隽绣,你这女鬼当得有些丢人啊,我是活人,我进来你喊什么,应该是我喊才对吧?”

    忽然一抹红影从她身后闪出来,好漂亮一个姑娘!

    我一时看呆了,要不说我还以为是谁捏的蜡像呢,太精致了,是那种让人生怕一碰就碎的模样……不对,这姑娘是谁?她身上穿的嫁衣我眼熟,这式样好像在哪里见过?

    刚刚穿上的嫁衣,那姑娘手还在不断整理呢,隽绣回头看了看,又问我:“怎么样,漂亮吗?”

    “漂亮。”我点点头,可这关我什么事?你们又从哪里弄个姑娘来试穿嫁衣……

    等等,我的目光在那嫁衣上定格,好合身的嫁衣,带有些古典的样式,反正这是在隽绣指点下裁减出来的,赶上潮流是不可能了,她自己是几百年前的审美观,所以也潮不了。

    那姑娘不仅是脸好看而已,身上也是玲珑有致,古典嫁衣都挡不住完美曲线。

    长长的黑发如云,垂下来及腰,更映衬着她俏脸娇嫩,头上居然还戴着一个红色蝴蝶结。

    以前我真是没见识,以为见过几个校花就算阅尽天下美女了,今天我才知道是坐井观天。

    不,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……这嫁衣怎么那么大?

    这是穿在小熊身上的嫁衣,现在穿在一个大姑娘身上居然很合身,肯定不对。

    可是,我裁减的时候嫁衣只有巴掌大小啊,谁知道烧过去的时候那么大。

    我擦掉嘴角的口水,正了正神色,强行把目光拧回来,对隽绣说:“衣服不合适怎么不叫我,这可怎么办,反正已经烧过去了,要不你给改改?”

    隽绣惊讶,伸手示意我看那大美女:“这都不合适,你还要怎样?”

    懒得说她了,正因为这合适,穿在小熊身上才不合适,看来人挂掉以后智商真会下降的。

    她们要试衣服怎么找来这么一个大姑娘,显然应该当童装试才是正确的啊,我心里忽然咯噔一下,小熊?刚才我死命喊,一个都没应我,现在她们在这里,那么小熊呢?

    “你脸色好难看,怎么回事,不高兴?”隽绣疑惑。

    “这能高兴吗,你们在这里,那小熊呢?”我着急地问,“我刚才喊了没人应我,会不会江水他们过来了?你们也是,怎么可以让她一个孩子单独待着没人陪,那太危险了!”

    我转身要出去找,却迈不动步伐,感觉后面有人拽着似的。

    还真是有人拽着,一下我又被拽了回去,面对隽绣他们,她指着身边那大姑娘对我说:“你找什么小熊,这就是小熊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小熊她……你说什么?”我惊呆了,看着隽绣指向的那个姑娘。

    这一定是在试探我的对不对?以为我在美女面前走不动道?

    美貌诚可贵,感情价更高,更何况小熊跟我是过命的交情,这二者皆可抛啊。

    “你们开什么玩笑,小熊才多大,这位都大姑娘了。”我摇头笑。

    她们以为我的智商和她们是一个水平线的吗?不过说起来,这大姑娘还真有几分小熊的影子,如果不是太侮辱智商的话,我就当真了。

    可那穿嫁衣的大姑娘往前走了一步说:“大熊,是我。”

    我发觉自己的声音都抖了:“你们……不会是怕我难过,合伙把小熊藏起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我,小熊!你从小到大每一件事情我都知道。”她急得跺了跺脚。

    真的是小熊?整过容了吧?

    我当时就愣住了,感觉背后冷风嗖嗖地吹过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我整肃神色对隽绣和柳五妹说:“关于昨晚上我说的,洞房那个最后环节的事,我想重新再考虑一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