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一百四十八章 遗弃的小村

    第一百四十八章遗弃的小村

    我们一起逃出了那个山区,逃出去的时候正好天亮,拦下一辆车去到最近的城镇。

    现在我很伤脑筋,不敢回去,怕连累其他人,可又不知道去哪里,以江水的本事我估计移民都不管用。着急上火了,从山里跑到大路边我就开始犹豫,我到底该何去何从?

    隽绣和小熊都藏起来了,隽绣说小熊情况很不乐观,得找到安全的地方再看看。

    可哪里安全?

    江水拥有了那样的能力,摆明了谁都奈何不了他,老豪和伍松俩货还是借着我当盾牌和江水交手的,真正的交手没看见他们露出什么本事,就直接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老豪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,问我:“在想什么,不知道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我觉得是打开天窗说亮话的时候了,对他说:“这里就我们两个人,你告诉我,你是不是想过要杀我?”

    老豪微微一怔,连忙反驳:“没有的事,我和你无冤无仇,为什么那样想?”

    “不要再自欺欺人了,这里就我们两个人,大家心照不宣。”我不想再含糊下去,“说说你的计划是什么,怎么利用我破江水的能力,然后在什么合适的时间再干掉我,不让江水真正把邪术完成?”

    老豪就长长地叹了口气:“那个,只能怪你命不好,这辈子就是给江水的邪术做准备的,没有人想做坏人,我也不想,小时候只想做一个大英雄,滥杀无辜显然和我的理想不符。”

    是啊,每一个大坏蛋小时候都是纯洁的,都是希望世界和平的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我的存在,让更多的人受到威胁对吧?”我明说了,“大道理谁没学过,我小时候也想做大英雄,不怕死,可这件事情上我也是无辜的,你以为我愿意吗?如果真的可以做出什么壮举,哪怕真的会死我也不会太纠结,可现在的情况呢?我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就像以前无辜被诛连的人一样,有谁甘心?

    明明什么坏事都没做,也和坏蛋一起受死了,挂了都没个好名声。

    反正我的想法是,丢命不要紧,经历那么多死人活人的事已经想开了,可总得换回什么。

    有哪个人的牺牲不想换点东西的?一个都没有!

    佛教瞎编的那些故事,牺牲自己普渡众生,看似很高大上,但其实他们每一个都换到了东西,否则他们永垂不朽的地位哪里来的?都好意思说自己无欲无求,哄人家去死。

    不存在的就不说了,看看那些革命烈士,他们的牺牲多有意义,换到了今天的时代。

    我就不奢望自己也永垂不朽了,起码不能像路障一样被他们踢到一边去吧。

    老豪遗憾地对我说:“这个,其实我能做的很少,只能看命了,伍松那样的茅山正统,不也一样和我在商量怎么阻止江水,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把你除掉吗?”

    好吧,我莫名其妙地成了正派人士的对头,不知道这个时候报警他们管不管……

    “那你们打算在什么时候杀我?”我自暴自弃地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老豪支支吾吾,“现在还不行,江水获得的能力也过于离奇了,如果我们杀了你,江水会再无顾忌,而且他现在这个能力,和鬼道比起来哪个更恐怖都不一定呢,所以……我知道是有些对不起你,但找不到别的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我拍拍他的肩膀:“既然你们能留条裤衩给自己,那我再信任你们一次,伍松回茅山找他师父了,我的希望还在,现在由你来保护我吧,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藏着,等伍松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只能等了,虽然江水现在处于最弱的时期,可就算这样老豪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小熊的这个能力是无解的,显然江水也不明白鬼道究竟是什么样,和小熊的能力比起来哪个厉害都不一定呢。现在的情况是他两个都想要,能力想保留,鬼道还想继续,真是贪心不足啊,一个劲要把小小嫁给我。

    老豪感动地点点头:“我会尽最大努力的,只要还有办法,我就不会动你。”

    我对他点点头,这个时候我应该感动吗?

    他又说:“现在你跟我来,我有个地方不错,带你去躲一阵,伍松那边我来联络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们在路上拦了车,一路往东走,来到了长江边上。

    一路曲曲折折地换车,老豪带着我来到了江边的一个小村,然而我们要去的并不是这个小村,而是小村不远处的山里。根据老豪说,原先这个小村不是在这里的,而是躲在山里,那是解放前的事了,所以现在的小村是新址,战乱年代的旧址是藏在山里的。

    而在小村旧制,居然还藏着老豪的一个据点!

    我们在小村买了不少东西储备,然后进山,一路走老豪一边对我说:“这个地方是我一个师妹的家乡,江水绝对不知道,他进师门的时候,我这个师妹已经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擦,看不出来啊,老豪居然有这么不老实的一面,背着师父养师妹?

    能干出这种事的人似乎都不太靠谱……

    我问他:“这么说,你师妹就住在那边的山里?”

    “我师妹已经死了,哎!”老豪长叹一声,“也是我们的命,拜师的时候我就看上了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然后你师父不同意,而你们又处于青春叛逆期,开始和长辈对抗,荷尔蒙爆发之下你们决定私奔来到这里,结果导致了这个悲剧对不对?”我顺着他的话就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咦,你怎么知道的,你也懂卜卦?”老豪惊讶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靠,用得着卜卦吗,电视里都这么演的,不是棒打鸳鸯的戏码能有这悲剧的结果?

    我也不解释,对他笑着说:“理解理解。”

    老豪又嘀咕道:“不过这事你可不能拿出来乱说,我师妹会不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我乐了,果然是纯洁的初恋啊,安慰他:“我又不是八卦的人,放心吧,这点自制力我还是有的,不会拿出去乱说,想当年班上的同学早恋,我都纠结了半学期才告诉班主任……”

    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小村的旧址,貌似有点远,天黑之前我们才到,主要是路不好走。

    按照农民过日子的观点,这里确实不能再住人了,交通不便,周围也没有多少耕地。

    但是按照吃饱了撑着的观点,比如古代那些文人雅士,以及现在城里人来说,这里是一个好地方,依山傍水,环境幽雅。路不好没关系,古代雅士不过是进来喝喝酒作两首骚诗而已,又不长住,现代人更简单了,只要有价值,就把路修进来。

    这里有一个被遗弃的村落,房子基本都塌了,和我上次见到的鬼村差不多。

    但有一间庭院房还是很新的,肯定是老豪经常过来整理。

    老豪带着我进入了院子,里面虽然简陋但非常整洁,四处连灰尘都没有,这让我很惊讶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山里干净的缘故?虽然没有人在这里,也没有汽车乱跑,但空气流动是无法杜绝的,总得有点风吹吧,可这个地方仿佛老豪昨天才离开的一样。

    我进入屋子里,在一张木桌上用手抹过,真的是一点灰尘都没有!

    “老豪,你够痴情的啊。”我看着他嘿嘿地笑。

    他也有些不好意思,挠挠脑袋放下东西,说:“这里你先住着,我这就去找伍松问问清楚,等江水缓过来可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我大惊:“天色都晚了你还要走,有那么急吗?”

    老豪还是坚持:“一分钟我都不想耽误,这里信息太闭塞,手机没信号的,我留在这里就是耽误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那我是得多无聊啊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晚上早点睡,明天你可以到周围村子的小集市逛逛,别跑太远就行。”

    他又压低了声音:“还有,晚上千万别出门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