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一百四十章 鬼门关

    第一百四十章鬼门关

    这一路,紧张得我都快累死了。

    既然江水敢这么安排,那就应该没事的,我尽量不去看窗外飞速掠过的灯光,车速刚才我还低估了……先想想怎么应对江水吧,他还不是完全体,修炼没有完成,对上了小熊和隽绣两个,到现在不可能依旧生龙活虎吧,就不信他血槽一点都不消耗。

    从他用小熊和隽绣威胁我的态度看,也没有以前那么强势了。

    所以我又戴上了眼罩,我现在已经明白,这东西不是他们故意想搞神秘,而是怕我吓到……一辆破面包能开出这样的速度,比什么鬼都惊悚,我还是眼不见心不烦吧。

    戴上眼罩抓牢把手,以这种速度开,几个小时都跨省了。

    车终于停了下来,仿佛度过了很漫长的时间,我自己又摘下眼罩,发现车停在一座大山前。此时还是夜晚,什么都看不见,只看见山的轮廓,不仅是面前这座山,周围还有连绵的群山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我知道是什么地方意义不大,难道我还能找来增援?

    “下车。”外头一个声音沙哑地说。

    是那个光头司机,这一路上我有两怕,一怕这车子散架,二怕这光头散架……

    走下车一看,他居然连脑袋都接上去了,真是不可思议啊。

    我不太敢接近,问他:“然后怎么走?”

    他随手一指,不远处放着一块黑乎乎的大东西,说:“你进去。”

    进什么去啊这是,我连忙走过去一看,居然是一口大棺材,江水最喜欢的道具就是棺材了吧,可我进去又能怎么样,问那光头:“难道说江水在棺材里?”

    “进去。”他粗声粗气地只有这一句。

    我也是醉了,好吧,事到如今我也没别的办法,进去就进去,他还能闷死我?

    我要是死了,江水怎么办?

    大步走向棺材,干脆利落地进去躺着,别说,棺材里干燥宽敞,还挺舒服的……

    光头合上了棺材盖子,我倒要看看他是怎么把我带走的。

    然后我就感觉棺材腾空而起,似乎是那光头扛了起来,虽然看不见,但完全可以感觉得到大概的动静,就是一个人扛着走的。好夸张,这棺材又大又厚,光是那块盖子我扛着都不能走几步,他却扛得这么轻松,好大的力气啊。

    要背我进山?这工作量可不小,他要有这本事就由他去吧,反正他又不是人。

    闲着也是闲着,我轻轻喊了一声:“小小,要听故事吗?”

    她是我的人质,在交换之前解个闷儿也是不错的,然而久久没见动静。

    我此行的目的她也知道了吧,作为敌对的双方,此时她也是不好意思再出现了的。

    好无聊,我就想睡一觉再说,这样扛着比在车上舒服,于是我沉沉地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回头想想我的心也真是够大的,虽然判断好了局面,可这么诡异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竟睡得着,也是太累了吧,时间前推一个月的话,发生这种事我起码几天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睡着睡着,不知道过了多久,巨大的震动把我震醒了。

    应该是棺材被丢到了地上,我被震得仿佛五脏六腑都移了位,和被人扛着直接往地上摔效果是差不多的,棺木一点都不软。是到地方了吧,那光头也不好好放下,应该是没力气了吧,不行就别逞能,把我摔坏了,江水会疯掉的。

    棺材差点就倒扣在地上,盖子也开了,我怕出来,外面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凭感觉判断这里是森林,有山林的清新气味,抬头能看见一些星斗,但被树叶遮蔽了大部分,那家伙带我进入密林里来了,可为什么把我直接丢在这里,江水在附近?

    我带着包来呢,掏出了电筒查看周围,我找到了那光头,居然倒在离我不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是……被绊倒了?

    这个江水还是真不靠谱啊,明知道晚上黑,山林里更黑,也不多派一个打灯。

    路都看不见,能不摔跤吗,活人这么一摔都撑不住,何况他那样的身体,随时会散架。

    我电筒一扫,旁边忽然一个人影一晃,仿佛朝我这边冲过来,我下意识就打了一拳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拳没打中人,被人手抓住了,那手仿佛是铁钩子一样抓着我,又硬又牢。

    大惊之下我电筒扫过去,是江水?

    一张脸离我很近,看脸上的皱纹比江水年纪大,在电筒低角度地照射下阴森森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豪叔!”我大喊一声,居然是熟人。

    他放开我的手,勾起嘴唇笑了:“你怎么来这里的,还被我师弟抓住了?”

    我没急着回答,反问他:“你怎么在这里,上次你回去找他没发生冲突吗?你看到小熊她们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上次我没轻易出手,江水受伤不轻,但我还得等待时机。”豪叔走到棺材边坐上去,“你那小鬼吗?被他带走了,你为那小鬼而来?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我们鬼门的禁地,我师门所在之处。”

    有了帮手我自然高兴,不过他可不是和我一路的,他确实想清理门户,但我还要救小熊,所以我没有告诉他我把鬼新娘小小带来了,我得掌握着这个筹码。

    “你的师门?”我听着他这话更惊讶,“你师门要杀他清理门户,他还敢回来?”

    这江水真够大胆的,人家这里一个门派呢,一堆人上来你扛得住吗。

    豪叔点点头说:“是我的师门,其实……这么多年来,这里一直被江水所占据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你师父呢,任由他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鬼门只有我们三个,我师父、我和他,师父死了,他杀的。”

    靠,师徒俩加起来也没搞得过江水,我越来越觉得他们是靠不住的。

    我压下心中的惊讶,对他说:“我是来救小熊的,江水让人把我带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傻啊,自己来不是羊入虎口吗,凭你还来救人?那个伍松呢?”

    “他没跟来,回去找他师父了,我觉得也不太靠谱。”

    忽然我觉得,豪叔还是可以指望一下的,虽然他比起江水来很弱,但起码有一个业内专家提供咨询,我也不会那么糊涂了。专家嘛,也不在乎实力如何,一般不都靠嘴炮体现价值的吗,他能指导两句就够了。

    这时豪叔叹了口气:“你也没什么别的办法了啊,我们的目标一致,让我帮帮你吧。”

    他竟然首先提出了,我当然是惊喜无比:“太好了,我正两眼一抹黑呢。”

    豪叔恨铁不成钢地说:“你也太冒失,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就这么来了,告诉你,哪怕他伤得动都动不了,在这里他依然可以对付我们一百个,冒冒失失进去你想过怎么脱身吗?恐怕人都救不回来自己还陷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急吗,再说我也不知道这方面的厉害啊。”

    我没跟他说手里还有张牌,既然他现在肯帮忙,我觉得没必要再提这个,这是我和江水之间的事,豪叔虽然和江水也是敌人,但未必就见得跟我是一路的。

    豪叔就给我解释这地方有多厉害:“这是传说叫七星楼的地方,不是一座楼,而是七座山形成的大阵,又叫北斗七星阵,靠着这个阵,几百年来从没有人能动我鬼门!”

    北斗七星阵?貌似我在哪里听说过,全真教?

    “这七星阵的七座山是阵眼,又叫风水眼,不知内情的人根本进不去,不管从哪个角度横穿这片山区都会偏开……”豪叔一边喋喋不休,一边朝我招手示意跟他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