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一百二十章 民匪勾结

    第一百二十章民匪勾结

    棍子还没落下,那个女孩闭着眼睛退了一步,我当时就收回了桃木杖。

    因为地上有血淋淋的字:“别动手,别出声,我不是警察,会帮你找警察。”

    我大为惊讶,居然这样也可以,现在是杀手活跃时间,她一个平民跟我交流是规则不允许的。好吧,就算是不说话,光写字不算犯规,可她在设定里是平民,和杀手串通绝对违反规则,平民只能在天亮说话,而且绝不能帮杀手。

    所以我开始觉得她不靠谱,有可能她就是警察,可这样暗示也算犯规啊。

    在杀手睁眼的时候,警察不能有直接影响到杀手的动作。

    可转念一想,万一她真的要帮我呢?还是先看看她想干什么,我不会被一个小孩忽悠吧?果然是小鬼难缠,这小家伙都跟我有交流了,法官居然没有出现收拾她?

    也许,串通还没有实际达成,规则还没有发挥威力吧。

    我小心关上门,壮着胆子用手指蘸地上的血写字:“你不是骗我吧?”

    忽然字迹模糊在一起,然后血液仿佛是滴在蜡上一样又开始形成别的字。

    “我一旦帮了你,就会受到规则制裁,所以骗不骗你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谁知道呢,万一她想拉我垫背怎么办?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的,而且我下一轮保护就过期了,直接面对败局,这已经是我最后杀人的机会。对方还有六个,哪怕是六分之一的机会也比没有强,她为什么要和我串通,这样有什么好处?

    仿佛能猜到我的心思,地上的字迹又变了:“我没骗你,万一我真的不是警察,你就输定了,如果你信我,排除我一个还有五个,范围更小,而且我已经有怀疑对象了。”

    我连忙蘸血在地上写:“你怀疑的是谁?”

    然后对方用血字写出了一个编号,我回想了一下,是个长相猥琐的老头。

    颜值即是正义,那么猥琐的一个老头能是警察?

    我犹豫不定,开始继续询问:“如果我按照你的说法来做,你就是影响了整个游戏的公正性,既然不管是不是你,你这轮都得消失,那为什么会帮我,而不帮你们那边获胜?”

    她的回答是:“我就是不想让我们一方获胜,和一般的游魂野鬼比起来,我们的智力高得多,你以为这不需要代价的吗?这都是养鬼人在做的手脚,你不知道我们的存在付出多少代价,反正我宁愿消失,也不愿意再被控制。”

    这可能是真话,也可能是假话,可她是首轮承认警察身份的三人之一,仅存的一人。

    我会放弃干掉他们三个的机会吗?

    理论上是他们三个中有警察的可能性高一些,但也不排除对方一开始就故意让几个平民争夺先死的优势,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过去,警察安全,要不怎么刚好是三个呢?

    三个人,刚好抵消三次复活,越看越像是一个陷阱,如果是突然出现被抓来玩这个游戏的,那可能小女孩的话不成立,但我现在居然更信她。因为这个游戏本就是为了对付我的,刘芳为了装得很公正就让我当了杀手,他们事先就有预谋吧。

    我开始相信小女孩不是警察了,不过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下不了手……

    颜值啊,好,我信她一次,虽然信江水养的鬼会很奇怪,但这时候选谁都可能输。

    这个游戏是靠运气和感觉的,和俄罗斯轮盘一样,玩的就是刺激,什么推理逻辑的都瞎扯淡,除非是你很了解的人,否则你都不知道对方真傻还是故意设的陷阱,怎么说都成立。

    于是我毅然走了出去,这一轮就到这里结束了,不管我有没有杀到警察。

    我对刘芳说出了编号:“这个我就不动手了,总之游戏到这里结束,你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刚才和对手串通了,这个结果不算数。”刘芳看来是知道那小女孩的行为。

    她居然是真的在帮我,现在想想都很神奇,我笑道:“我的对手犯规,我应该赢吧?”

    刘芳想了半天才问:“她是帮了你,我不知道她为什么,但你能坦然看她消失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,这是她的希望,她的心愿。”我开始对刘芳展开心理攻势,“她比你懂好坏,最主要的是你没活过,你姐姐没死过,你们没有发言权,真正死过的人才有资格说话。”

    刘芳声音冰冷:“不会的,师父不会害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该存在的东西一直保持存在,那不是害人是什么?反正每一个死去的人都有资格评论,信不信就由你了,我不再多话。”点到为止,要我扭转她二十多年的信念这个难度很大,“反正我赢了,他们该怎么处理是你的事,你把这一层关押的魂魄还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刘芳声音还是听不出喜怒:“走廊的尽头那个房间,里面有一口棺材,你去打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找到人我就直接下去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,我会在下面等你的。”

    听着好瘮人,好像她是被我害死的一样,什么叫“我会在下面等你”?

    我奔着最后一个房间而去,打开一看,里面果然有个棺材,里面不知道是哪位仁兄,还是肥婆?反正这位能活着真是幸运,按理说这个杀人游戏我获胜的机会渺茫,而且已经落到对方的三人陷阱里了,如果不是最后有义士相助,这个家伙我就该放弃了吧。

    棺材没有锁,当然也没有钉死,我把棺材板挪开,就看见伍松一脸惨白地躺在里面。

    他从棺材里坐了起来,直勾勾看着我就问:“其他人呢,我的身体呢?”

    好神奇,徐慧就只有个形象,而这位话都说得挺溜的,好奇地问:“难道他们把你所有魂魄都拘来了?那么这样一来你不是死定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在这里的是两魂四魄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觉得神奇,徐慧只有一魂一魄,都不能正常交流,木偶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很正常,她和我怎么比,我又不是普通人……可这个时候你好奇这些有用吗?”

    好吧,我抖了抖道袍:“那你进来,我带你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里面有阴魂的气息,我活人的魂魄怎么能进去?”他居然还嫌弃了。

    我不耐烦:“你爱进不进,完整的魂魄不在这里,你魂飞魄散别怪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普通人,我练过的能一样吗,我会跟着你自己走的。”

    伍松说完,竟真的直接飘了出来,他的魂魄看起来比徐慧的清晰很多。

    不错,他终于体现出厉害的手段了,这样总比我照顾他好一些,多个人也多一分力。

    徐慧不能说话不能动,隽绣则是羞于出面,她们都不能和我一起进入游戏玩下去。

    伍松这样不用我照顾着的,才是真正的队友。

    往前找楼梯,伍松忽然伸手挡住我:“小心,前面有阴魂出现。”

    挡得有点急,我都穿过他的手一步了……但我还是停住问他:“在哪里,我看不见。”

    看来伍松以魂魄的状态,灵觉就清晰得多,很快一个阴魂出现了,是一个老太婆。

    这家伙老得都像是怪物了,一出现就对我们说:“别紧张,我是来通知你们进入一个游戏的。”

    靠,还没到下一层呢,又来?

    可我又不能不同意,游戏的强制性很可怕,就咬牙对她说:“有屁快放!”

    “这边,和那边。”老太婆伸手指了指,“有两条路通过下面一层,但只有一条路是真的,一旦走进了真的门,就能穿过下一层,你们的一个朋友也在路上,可如果走进了假的门,以你们的能力就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,那会是死路。”

    我隐约感觉到了什么,这是送分题啊,笑着问她:“你肯定还给提示的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