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一百一十八章 争相赴死

    第一百一十八章争相赴死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就明白这个人已经想通了先死的妙处。

    否则不会有人一开始就暴露身份,唯一的可能就是要争夺那复活三次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有可能是警察,也有可能不是,如果是平民的话,这么做就是为了提醒大家,先死的人占优,你们不要联名选择那个杀手。有这两层意思,其他人就应该明白了,我也判断不出他到底是警察还是平民,果然是个好市民啊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警察,请你们联名选我成为疑犯,这一轮我被处决,就拥有三轮的复活能力。”

    果然,他把这个道理说了出来,“四轮不会出局,哪怕是乱选也能把杀手找出来!”

    他一说完,其他人的目光在四处乱射,一边思索还一边查看其他人的反应,有几个还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我也配合地微微点头,反正有样学样,跟大多数人一样总没事。

    然而悲剧的是,在这个人之后,又有一个跳出来说自己是警察……

    这个极有可能是扰乱视线的,好市民们可真机灵啊,于是我也来,我是第三个说自己是警察的,就吸取了前面一些经验教训,开始走心。每人只有一次说话的机会,法官说停就停,我得好好利用后发优势,攻击一下前面两个。

    先让大家提高警惕,一旦我暴露之后要如何应对杀手,把该说的都说完了,最后说:“综上所述,哪怕是我第一轮拿到了三次复活,大家也不可以掉以轻心,杀手藏在我们当中,他可以比你们更像平民,也许我们还得付出更多的牺牲,但胜利终将是我们的!”

    此处没有掌声,不过我已经把他们唬得一愣一愣的,他们中有几个看穿着已经有些年头了,所以我看过的影视剧应该比他们多吧,一些正义光辉的形象信手拈来。

    起码比前几个都像是正面人物,话说回来,哪里用演,我也不是反面人物啊……

    趁热打铁,朝前面几位甩飞刀:“最后,让我在此谢谢前面几位聪明的好市民,如果不是他们,我还没有想到用这一招,不过我想说,多余的牺牲就免了,我们当中还有杀手的存在,所以我这个警察直接上,把一切阴谋诡计都摆在台面上来!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们的表情,满意地点点头,法官示意下一个开始陈述。

    看来是我的演技起了作用,这样的可信度很高,如果他们能想得深一层,那我要么是警察无疑,要么就是杀手在拼命了。因为,我摆出了这样的姿态,绝对不是平民,平民不会在这个时候给警察添乱的,所以我的真正身份已经摆在了对手的面前。

    平民不知道,但我的对手知道,他们该不该保护我呢,这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警察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,他自己做不了什么,我绝不第一个杀他,他也杀不了我,唯一的出路是让平民相信他是警察。现在看来,我比任何人的可信度都高,虽然他们还下不了结论,但我可以逼他们下结论,我的身份已经暴露,你们保不保吧。

    你们不保我,万一我是警察,你们这全局的胜负就悬了。

    最后是那个小女孩陈述,我本以为她年纪小说不出什么东西来,可她一开口就震惊了我:“其实,我才是真的警察,他是杀手!”

    她指向的是我,我立即作出一副震惊的样子。

    要装得很淡定?你们错了,这个时候越淡定越有问题,简直假得没边了,至少也要作出一副凝重的样子。杀手被指出来就得慌吗?是有这个可能,但如果我是真警察,这个时候同样也是心情波动的,不淡定的表现不能确定是什么身份,可淡定的表现一定是杀手!

    换做我是他们,一定会先试着把这个装逼货先除掉,可能性超过八成。

    想想就知道这是个阴谋,是杀手装警察的阴谋,能淡定的人,肯定是事先就想好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我是略慌张的样子,仿佛没想到对方会这样。

    一边装逼一边在心里盘算,这小女孩要么就是警察,要么她的玲珑心思能和大人相比,如果不是警察,那这一招就是她掩护真警察的高招,至少能缓一轮身份被暴露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我猜不到警察是谁,他们进可攻退可守。

    厉害,不过这次送死的机会我抢定了!

    接下来的陈述里,小女孩并没有什么新意,也没人能弄出什么新意,才第一轮的陈述,大家相互都还不清楚,谁都不好下结论,可是她也把我身上的注意力分散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说完,到了投票时间,法官刘芳却笑道:“有意思,杀手没找到,却出来四个警察,你们四个可以有一次对质的机会,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居然还有这个?我有些措手不及,但相信他们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还是我的反应快,立即第一个说:“我只有一句话,你们不要白白送死,杀手是很沉得住气的,至少他在杀了人之后还能不表现出惊慌,所以别错失这个机会,到了第二轮,杀手有了准备,情况就复杂得多了,越往后,复活的次数就越少啊。”

    谁说不惊慌,我一直在心情激荡,只是此刻我表现为一个警察的忧虑而已。

    小女孩似乎被我说服了,接下来的对质里她并没有说什么,反而是另外两个“警察”说了些坚持的话,大家都在争当警察啊,这个风气不错。我也开始在缩小嫌疑对象,和我争当警察的四个最有可能,但不排除那个警察太沉得住气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“警察”已经觉察到了我的身份,进取一点的就什么也不做,继续沉住气让别人吸引火力,挨过四轮再对我致命一击,保守一点的会争取平民的信任,看机会争夺第一次挂掉的机会。

    没搞错,什么也不做是最进取的做法,他得看着平民牺牲,看着人数越来越少,这需要勇气。

    因为如果我成功地被干掉,他将有四轮对我无可奈何,现在我已经掌握了主动,他再抢送死机会的话就落在我后面了,让人感觉有一种歹徒困兽犹斗的架势。

    什么都不做就是以退为进,争当警察就是凑热闹,保守,随大流。

    所有人说完,刘芳点点头:“该说的都已经说了,你们的心里大概也有了打算,现在开始投票,记住,你们这一轮选择的人,将会被当作杀手处死,如果你们选中警察或者是杀手,他们将会获得三次复活的机会,想清楚了再投,我给你们都遍了号,按号码投。”

    不记名投票,每人给法官报出一个号码,最后票数多的获胜。

    但如果最高票数有两人或者两人以上,这一轮将不会有人成为凶手,就算其中有一个确实是凶手,这样做也是滥杀无辜,因为肯定有人被杀错。

    一个个对法官报数,我们都忐忑地等着,这个时候不紧张也要装出紧张来。

    我是真紧张,最后一个人报数完毕,刘芳笑了:“不错,这一局玩得挺成功,还要告诉你们最后投票结果,你们顺利选中了杀手,结果杀手获得三次复活机会,之后的三轮,杀手确定不会出局。”

    其中的五个人看向我,似乎有些惊恐,看来这几位是选我的人,到了最后他们全都看向我,终于意识到谁是杀手了吧?哈哈,用主动暴露身份来获得四轮无敌的状态,我成功了。

    我干脆装得彻底一点,学着电影里的变态作出了猥琐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准备迎接神圣的洗礼吧,你们都有罪,没有资格活下去,哇哈哈哈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