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一百零四章 摊牌

    第一百零四章摊牌

    刘芸的笑容凝固在脸上,换上了疑惑的表情:“你怎么了,这话是什么意思,我是谁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本来是知道的,现在不好说。”我也有自己的疑虑,“你前后态度让我很纳闷,还有,你为什么弄个假的生辰八字给我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是假的?”刘芸站了起来,神情立即变得很严肃,“刚才你出去遇到谁了,人呢?”

    她果然有什么秘密藏着,听到我说这个,也知道瞒不下去了,这里就两个人,我回过味来了她就不好再抵赖,给谁看呢。既然我能知道生辰八字是假的,那背后肯定就有精通奇门遁甲的高人,她也意识到自己穿帮了吧?

    我没接她的话,继续沿着这个话题说:“你和那个鬼新娘的生辰八字一样,说明你和她要么一样大,要么年龄有甲子的差距,你竟然帮他们用阴婚算计我?”

    “没错,你认识的那个江水,他是我师父。”

    刘芸居然不装了,直接冷冰冰地和我坦白,一点余情都没有吗,好歹咱们有一腿啊。

    她接着又说:“你觉得我漂亮吗?如果是和我生活在一起,你愿不愿意呢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两码事!”我拆穿她的阴谋,“真要着了你们的道,我就不是跟你生活在一起了,而是和那个鬼新娘,到时候还不知道她要怎么样采阳补阴呢,我脑子有坑才愿意!”

    刘芸淡淡笑了笑:“又有什么关系呢,反正你活着也就是为了男女之间那回事,这个你同样可以享受到,有什么不好呢。”

    什么叫活着就是为了那回事,她这是侮辱我的人格,我坚决不同意!

    所以我不和她就这个话题展开讨论了,问点现实的:“徐慧身上的催眠术,是你弄的吧?”

    “一点小伎俩,还拿不出手,不过对付你是绰绰有余了。”刘芸笑着走过来,“怎么样,从了我,我可以让你享受更美好的感觉,徐慧也很漂亮对不对,我保证让她也一起跟你。”

    她过来用手攀住我的肩膀,如果是以前我肯定飘飘欲仙了,可现在我有种惊悚的感觉。

    貌似条件不错啊,要不我从了她得了?

    “如果我按你说的做,会有什么结果?”我不放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结果,你会快乐得像神仙一样,不仅是那新娘子和徐慧,连我一起也服侍你怎么样?人家为了你都肯这样了,你还有什么好顾虑的,人活着不就是为了这个感觉吗,我们让你一直这么快乐直到死为止,多少人求都求不来呢。”她居然摸我的脸!

    没错,很有吸引力的条件啊,而且刘芸出面勾引,吸引力比徐慧要大得多,徐慧还是太瘦了……咦,这个时候我想这些干嘛,他们费尽心机折腾了几年时间,肯定是对我不利的。

    用脚指头想也知道,如果这么简单的话,直接跟我说就得了,我分分钟沦陷。

    “不行,其实我是一个正直的人。”我只好咬牙昧着良心说,“这样的好处不是我不想,而是不合公理没有道德,你把徐慧拖进来,也不想想她愿意吗?确实我心里想得很猥琐,但也只是想想而已,如果男女在一起没有真心,那一切都是虚无的。”

    “哟,说得大义凛然呢。”刘芸捏起了我的脸颊,“人家把第一次给了你,你吃干抹净不认账了,这是哪里的公理道德?我最宝贵的东西丢在你身上,你说这也是虚无的吗?”

    这……貌似我说得是有些便宜了,人家给是预支了点东西给我的。

    “徐慧那样对我是因为催眠,不是真心,所以我不能下手。”我依旧撑着说道,“还有你,当时我处于醉酒状态,没有正常的行为能力,所以这全部责任不该由我一个人承担吧?”

    “说得人家好伤心。”刘芸又把脸贴过来,钻到我怀里,“你心跳加快了,还说不动心呢,我身材也是很好的,你想不想看看?你摸着良心回答我,如果当时你完全清醒,还会不会对我做那样的事?”

    这个……正确答案是显而易见的,你说一个校花对我那样,不同意就是矫情。

    “那无辜的人,你先把他们放走。”我板起脸说。

    “为他人着想,很高尚啊。”刘芸忽然放开了我,两步退回去,“只可惜已经晚了,我现在也没有办法,因为我师父已经来了,你说你早点从了该多好。”

    我急得出了汗:“早点,你也没告诉我啊,现在我才知道你跟他们是一伙的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你?你再摸着良心说说,如果你早知道这回事,会不会就同意了?”

    同意了那个鬼新娘的逼婚?当然不,用屁股想就知道不对劲了,再说我缺她这样的吗?左右不过是个女鬼而已,谁敢说今后就没有美女愿意跟我?犯不着屈从于一个女鬼吧,再说了,我哪怕就真找不到活人愿意跟我了,不是还有隽绣吗,把小三扶正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我回答不上来,刘芸又笑了:“你看看,我就知道会这样,大家都不傻,别说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太强势了,我扛不住,但我还有疑问:“你师父那个邪术,需要一阴一阳,我就是那个阳,那么阴是谁?告诉我,还有哪个人在你们的算计之中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怕告诉你。”刘芸淡淡道,“我师父是养鬼的你也知道,养个阴魂不在话下,所以阴那一极指的就是你看到那个鬼新娘,但阳他不能养,所以落在你身上,我们还得回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对啊,为什么就找我,天下那么多男人?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阴阳必须从小培养,我们挑选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刘芸忽然贼兮兮地笑道:“你还不知道吧,你并不是现在父母的亲生儿子,是我师父把你送过去给他们养大的,挑一个符合条件的婴儿也不容易啊,从小都不能让阴气近你的身。”

    靠,当老子是牛羊一样饲养吗?太丢人了,从小到大我都被人跟踪而不自知?

    对了,市郊那个村子其实不是豪叔的地盘,而是江水的藏身之地吧,我从小到大他都在旁边看着我,想想就毛骨悚然,还有刘芸,她估计来念书就是冲着我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对我说这些,是不是代表你们已经胜券在握了?”我感觉就不对。

    刘芸点点头:“是的,现在外面那两个哪怕把他们师父请来,恐怕也于事无补。”

    那两个?就是伍松和豪叔了,豪叔不说,伍松可是茅山的人啊,茅山那么有名,变态一定很多,但江水依然不怕他们,想必是他的邪术给了他信心,而我就是他的垫脚石。

    “那小鬼又是怎么回事,她到底是谁的孩子?”

    “她?当然是你的孩子了,没听她叫你爸爸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问她妈妈是谁,我从小到大唯一一次就是和你,你不是那还能是谁?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啊,她没有妈妈。”

    果然,小熊没有说谎话,可是,没有妈妈怎么生出来的,真是我撸到地上她又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吗?细思极恐啊,到今天我孩子不得比地球人还多了吗?

    刘芸笑道:“其实,她就是一种伴生的副作用,把你养大并不容易,不允许你近阴,其实也是对你身体不好的,阴阳调和才是正常人,所以极阳的地方自然会伴生极阴,你没看到她是个小鬼吗,从头开始她就不是活人,没有人生了她,她是自然出现的,有了你,就有她。”

    这也可以,难道不是阴阳相克吗?

    我去,小熊还真是我生的,还以为阴魂都是死人变的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