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九十四章 间谍战很重要

    第九十四章间谍战很重要

    “首要解决的问题,不是怎么冲进去。”

    伍松大有一副开长会的架势,先进行紧迫性论述,“冲进去不急,反正他们人少,就两个,对我们四个是不敢胡乱出击的,守着门口是唯一办法,我们先考虑的是两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是哪两个问题呢?”豪叔配合地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第一,大熊说他们损失了两个,那么现在两个守门,还有两个在哪里?”伍松正色道,“是守在大本营里,还是已经出了城我们不知道?如果已经出了城,那我们的大本营会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豪叔深以为然地点头:“没错,我们已经放弃防守了,这时候只要有任意一个闯入我们的大本营,我们就得认输。”

    我还能说什么呢,只有阴阳怪气:“如果他们真的有人出来,我们现在就可以认输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的引路者是徐慧,而我这边是小鬼引的路,虽然都不算走过什么冤枉路,但和对方设计的人比起来,肯定是要慢的,我们开会这会儿的功夫他们就应该搞定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,我就再看看谁是对方的间谍。”伍松扫了大家一眼。

    这小子装得不错,妥妥的领导者风范,就在刚才,我还把最大嫌疑栽到他头上呢。

    第一眼,大家看向的肯定是我们四人中唯一的女生,徐慧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是知道我的,要附我的身可没那么容易。”徐慧轻飘飘地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个我知道,伍松可能也知道一些,但世事无绝对,没有什么攻击免疫的说法,只要你的攻击足够强,对魂魄的攻击也一样。换个解释就是火什么都能烧,看你达到哪个温度范围而已。

    当然,人人都有了嫌疑,第二个嫌疑最重的终于轮到我了,他们并不知道我身上藏了个小三的事情,所以我是现场男人中嫌疑最大的,而且赌注就是我……我是最希望我们一方赢的一个,只要把我“上”了,我们这边的竞争意志会下降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第三个是伍松,最后才是豪叔。

    所以我们这个讨论注定不会有结果,想要有结果还得用硬本事自己看,比如徐慧的阴阳眼,还有小鬼天生的条件。但想到鬼新娘和小鬼也有可能牵连,毕竟上次就没有听我的话邀请鬼新娘进游戏,所以小鬼极有可能自己也不知道鬼新娘有没有上身。

    半天无果之后,伍松也放弃了:“算了吧,最多我们隔远一些。”

    但这样又不好配合了,离那么远怎么配合?四对二的优势,不凑到一起才是傻呢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们还有一个要讨论的问题。”我到这时候才想起来,“豪叔不是也控制了一个间谍吗,把这个阴魂利用起来,也许我们就能轻松拿下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你控制的间谍是哪个?”伍松转向豪叔问。

    豪叔瞟他一眼:“这怎么可以随便说,还不知道你们哪个是叛徒呢,万一我说出来被利用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这张牌总是压在你手里也说不过去吧,不能发挥最大作用。”伍松又反唇相讥,“如果叛徒是你怎么办,既是对方所掌握的间谍,又掌握着一个可以做反间谍的加以利用,这才是最可怕的啊。”

    趁着大家在激烈争吵,我悄悄转头,低声问骑在脖子上的小鬼:“你看是谁?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谁?”小熊居然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间谍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间谍?”

    我醒悟过来,对一个几岁大的孩子来说,间谍的意义以及互插探子的游戏设定或许太复杂了,我必须换一种简单的方式问:“你看看他们,哪一个是被上了身的?”

    小熊对他们扫视一圈,然后对我摇头。

    我被搞懵了:“什么意思,你是看不出来还是说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这回小熊给了肯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没有是什么意思,已经被踢出局了?说的是胖妞还是刘芸?

    我忽然想到还有一种可能,也许鬼新娘根本就没有上谁的身,她就是故意要在我们之间创造这种不和谐气氛呢?被上了还好说,如果没有,又被自己同伴怀疑的话,肯定心里不好受。

    这不是说不应该怀疑,怀疑是对的,对大家有利,但个人会有情绪。

    果然好大一盘棋啊,但我这个结果无法对他们说出来,没有用的,说了他们也不会信,而且会更怀疑我,这种奇怪的话能随便说吗,这么好的机会对方怎么不利用?

    我还憋着不能说,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小熊确定被上身的人不在四人里,至少眼前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