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八十二章 她到底是谁

    第八十二章她到底是谁

    废话,我也认出来了,这就是马玉喜。

    她脸色苍白,但看起来比我梦到的正常,但身上的衣物却很破烂。

    果然聚魂了,效果还不错,应该是人死没多久的缘故,头七还没到吧,她似乎也看到了我们,但目光呆滞,反应不怎么强烈,应该是丢失了很多记忆和意识。不可能百分之百把人的魂魄都聚拢,能做到这点的话,她就和隽绣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马玉喜吗?”我硬着头皮问。

    她的身影就移动过来,一直逼到我们跟前,女警还算坚强,没有尖叫,躲我身后去了。

    我吓得浑身僵硬,所以没有动……

    “马玉喜”在看我,我得趁机问点什么,聚拢的魂魄不记得很多东西,但一些印象深刻的应该记得,比如自己怎么死的,凶手是谁,第一次是跟谁有一腿……

    “是谁杀了你?”我没什么过门就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他,是他杀我,是他杀我!”马玉喜脸上的表情狰狞起来,和我梦里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他是你男朋友对吗?”我又提问。

    “我男朋友……男朋友……”她神情变得复杂,我并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。

    我抓紧继续问:“你只有那一个男朋友吗,还是之前有过别的男朋友嫉妒杀人?”

    “只有他,就是他!”马玉喜咬着牙,盯着我的眼睛狠狠地说。

    靠,我又不是你男朋友,至于对我这样吗,还好她散得比较快,没到厉鬼的程度。

    我深呼吸,接着问:“他在这里杀了你,杀人工具是什么,在哪里?”

    这些就是线索,上面应该能留有一点痕迹的,如果有的话那就是铁证。

    马玉喜缓缓伸出手指,指着房间里一个角落的地面说:“埋了。”

    我身后的女警一直在注意我们的谈话,此刻她立即动了起来,找到一根棍子到角落开始挖,这里都是松软的泥地,应该能挖下去。要找凶手,没有证据是不行的,不管马玉喜的阴魂在这里说了什么,我们又看到了什么,总不能和法院说这是鬼话吧?

    女孩挖得很快,我才看了片刻,她就把东西找到了。

    那块地面比其他地方更松软,因为前不久就被人挖过,和周围泥地的硬度不一致。

    她挖上来刀具,斧子,血衣……我去,这还有什么好说的,下面还有很多松软的泥,女警喃喃道:“这原来是一个大坑,凶手应该是把沾上血迹的泥土一道埋了!”

    我耳边忽然传来隽绣的声音:“要散了,你没什么话要问她吗?”

    马玉喜果然是在看着那些凶器,身体发抖,有要模糊的迹象,我得赶紧问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“马玉喜,你还认识我吗?”我提示道。

    终于把她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,她睁着无神的双眼看我,但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我只得从她目前印象最深刻的事情问起:“你男朋友为什么要杀你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马玉喜忽然晃动了一下,她的身体里居然又分出了一个马玉喜!

    两个的神态不一样,前一个就如同尸体一样麻木,而刚分出来的这个,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,眼睛直勾勾看着我,手也伸了过来,仿佛傻子,又好像要勾引我似的。

    我的心提了起来,但这个突然出现的马玉喜并没能靠近我,她仿佛被固定了。

    低头一看,是小熊站在我跟前,用小小的手指指着对方。

    我松了口气,现在我是左青龙右白虎,怕什么,接着问:“这是你的异能?还是精神分裂……他就是因为这个才动手杀你的吗?”

    这被定住的马玉喜不理我,只是一个劲朝我媚笑,声音好吓人。

    此时原来那个马玉喜忽然有反应了,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来,转头看我说:“是我吓到他了,我身体里还有另一个,他终于受不了了,其实不怪他……”

    分出来这个居然反驳本体:“不怪他?呵呵,他也很享受吧?刚毕业的时候,不就是他骗了我的身子?他以为我不知道,由于我的存在,他才欲罢不能,这怪谁?”

    果然是精神分裂了,居然出了两个阴魂!

    原来那个马玉喜转头盯着分出来的那个看:“还不是因为你这个荡妇的存在,才让他起了心思,灌药骗了我的身子?可之后他也一直和我在一起,不算太坏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,什么叫骗了你的身子?”

    我忽然发现了话里的问题,“你意思是说,你毕业被他灌药什么的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