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追风 作品

第八十章 复活的阴魂

    第八十章复活的阴魂

    讲故事让孩子睡觉的办法很不错,反正我睡着了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的时候,小熊正用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看着我,怎么以前没感觉她眼睛这么好看呢,跟宝石一样,就是会往下掉……没什么,掉也是掉宝石,我开始觉得不那么恶心了。

    她这一夜就没合眼?

    擦,讲故事讲得爸爸都睡着了,好丢脸。

    然后她又凑过来吧唧亲了我一口:“天亮了,爸爸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你和那个小三姐姐一起,每天也是跟着爸爸吗?”

    “是,我们藏在爸爸后面,爸爸真笨,都看不见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那你怎么每天都只出现一次,不想和爸爸玩吗?”

    小熊摇头:“不是,是那个小三……姐姐,她不让小熊出来和爸爸见面。”

    然后我耳边出现了一个幽幽的声音:“你要再教她这么说我,我就不帮你带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小熊,以后喊姐姐就好。”我继续说道:“不过你现在和之前不一样,也没那么大的杀伤力了,可以不那么拘束,什么时候想玩可以出来玩玩,那个小……隽绣你要是不喜欢热闹的话,把小熊放出来透透气也好,当然得是我有闲空的时候,孩子老拘着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要求还真多。”隽绣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们究竟躲在哪里,阴阳眼都找不到?”我对这个很好奇。

    耳边的声音稍微一顿,说道:“当然是躲在你的命格里,有你挡着,别人当然看不见。”

    我去,命格还是个实体存在的东西?应该不是吧,不过她们也不是实体。

    “你说,人死之后,能把魂给招回来吗?”我问她。

    隽绣说道:“不是每个人都能聚成阴魂的,当然如果人死不久,我也许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今天你想办法替我把一个人的魂招回来。”我说,“小熊就跟着我吧,那人很可能是她妈妈,我想让她们见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得晚上完成,刚聚拢的阴魂受不得日光。”隽绣说着,忽然疑惑道,“你真的肯定那人是小熊的母亲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就剩这一个,她不是谁是?”我感觉隽绣问得不太妙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觉得,小熊跟我们是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我们是指谁?活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,和我们这些阴魂不一样,我也说不好,没见过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说不清楚就别说嘛,总是这样说一半藏一半的,显得你有水平?指望隽绣懂得很多是不可能的,她又没老师教,完全是做鬼做出来的经验,她没见过的多了,这方面伍松毕竟靠谱。

    既然要等晚上,那我今天就暂时闲空下来,带着徐慧到医院检查。

    要知道,徐慧最怕的就是去医院,因为她在医院里能看见很多不正常的东西。

    在医院等候检查的时候,她就一直瞪着一个阴暗角落,紧紧靠在我身边,我问她怎么了,她指着阴暗角落说:“那里有一个,每次到医院我都能看见,特别是晚上,它们到处都有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一动问她:“这些东西是不是不能在阳光下出现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吧,它们就喜欢躲在阴暗的地方。”徐慧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我扭头看向另一边,因为我另一边就坐着小熊,阳光已经照在她身上了,却一点事都没有,我能看到她这么真实地存在,而阳光也能穿过她,不留下一点影子。

    好神奇的事情,记得之前小熊也不喜欢阳光的,鬼村那次去后山她还特地找阴处躲避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她仿佛对阳光一点感觉都没有,恬静地看着我笑。

    奇怪了,她整个人的气质也跟之前开始出现的时候不一样了,再没有阴森森的恐怖感。

    此刻的小熊,就如同一个粉雕玉琢的瓷娃娃一样可爱,皮肤的白也不是吓人的惨白,而是晶莹剔透的嫩白,甚至还能透着一股红润,再这么下去她还不成精啊。

    徐慧也看了过来,她当然看得见小熊,就对我说:“是不是觉得小熊有些不一样?”

    我感慨道:“她变化很大,你不知道,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她有多吓人,现在好像化过妆似的,有时候我简直觉得她就是一个活人,你有阴阳眼,帮我看看真相是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也是这样的。”徐慧点头道,“她是和其他的不一样,因为和人接触多了嘛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她这话有些太扯了:“要照你这么说,接触多了还能变成活人?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没有这个例子,你没看过聂小倩吗?”

    “你少扯,倩女幽魂我又不是没看过,几部都是人鬼殊途的悲剧。”

    徐慧白了我一眼:“你说的是电影,我说的是蒲松龄的原著,在原著中,聂小倩最后就变成了一个活人,还嫁人生子了,她儿子还当官了呢。”

    靠,蒲松龄真行,比我们解放思想的现代人还要能扯。

    徐慧进行了全面的体检,耗费了我一整天的时间,检查完毕,证明她恢复得不错,但还需要时间,医生也对我们嘱咐了各种注意事项。比如该吃什么不能吃什么,活动量也要有限制,那啥事能不做就不做了,忍不住的话就想别的办法解决……

    徐慧的小脸红透了,而我对医院的检查不报什么信心,他们没检查出徐慧未经人事吗?

    我倒是一直在注意着小熊,别人看不见她,只有我和徐慧看得见,我不时就忍不住伸手捏一把小熊的小脸蛋,那种真实的感觉也只有我能体会。然而我心情是复杂的,刚才还觉得蒲松龄很扯,可到了小熊的身上,我又希望蒲松龄这个故事有真正的原型。

    但是,所有故事都不是一样的吧,聂小倩能活过来,为什么隽绣就不报这种希望?

    回头我得问问隽绣,看看她是否知道聂小倩的事,这个我觉得是有什么条件吧。

    带着徐慧出了医院,门口有卖冰淇淋的,小熊看见不肯走了,定定看着一个小孩吃冰激凌,我无奈地去拉她:“你和他又不一样,能感觉到什么吗?就图个情怀罢了,好吧,回去爸爸给你买,现在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旁边有个小伙子刚打开一瓶饮料喝了一口,看见我的动作后,他果断把饮料扔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把徐慧送了回去,再吃过晚饭,我就去找马玉喜的案发地点,不对,那应该是叫抛尸地点。

    那地方看报纸就知道,警察搜了一通之后也撤销警戒了,我趁着夜色遛到了河堤上。

    看着乱糟糟的河岸,我召唤隽绣:“小……那个谁,隽绣,就是这里了,你觉得能招回来不?”

    绿裙身影出现在我身边:“这里不是死亡地点,她的魂并不在这里溃散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能找到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可以,魂魄不可能一下子散掉,会有各种蛛丝马迹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马上动,又问隽绣:“你知道蒲松龄吗,一个比你小那么两三百年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隽绣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误会,我并非嘲笑你的年龄。”我立即解释,“只是这个人写了本书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知道,小熊是否也可以活过来?”

    没想到隽绣一下就说出了我的心思,我心里发毛:“是不是我做什么你都能看到?”

    隽绣冷哼:“你那些烂事,老娘还懒得看呢,这个你放心,不过你一问起这个人,我就知道你想干什么了,告诉你吧,聂小倩是真事,但名字可能不是这个名字了。”

    我去,聊斋志异还成真事了,她这不是鬼话连篇吗?

    “还有,别指望人人都可以那样,否则我就不用耗这么多年了。”